圣荷丰胸

5旬男子全身90%重度烧伤 儿子“卖身”救父(图)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3年4月09日 11:03 浏览2次

诸海燕全身90%大面积烧伤。

河源5旬老伯全身90%重度烧伤家人债台高筑无力再筹后期费用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本版文图: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殷航 通讯员 吴燕玲 刘先军 王艳

温暖425号

温暖诉求

父亲诸海燕躺在病床上,脸上盖着碘纱,看不到他的表情。医生一片片揭下他身上的纱布,清洗、擦药、包扎。雪白的纱布与焦黑的身体产生强烈的对比,刺痛了诸伟奇的双眼。他无助地站在床边,想帮帮父亲,却不知如何入手。从3月4日烧伤至今,诸海燕辗转求治,已花费十余万元。诸伟奇借遍亲友,却再也筹不到接下来手术需要的费用。

因家中煤气罐发生泄漏引发大火,现年51岁的诸海燕全身90%大面积烧伤。在解放军458医院的烧伤病房里,面色苍白的诸伟奇告诉记者,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和高昂的医疗费用,一家人陷入困境,“我们什么都不奢望了,只求父亲能保住性命。”

煤气泄漏引发火灾

诸海燕的妻子也守在病床前,回忆起3月4日发生的变故,她仍一脸惊恐。“我准备洗澡,但热水器打不着,他就去浴室外检查煤气罐。”没有修理经验,诸海燕估摸着煤气罐可能一时修不好,便走到旁边的厨房点燃炉灶,准备为妻子烧水洗澡。

可怕的是,他忽略了一旁还未拧紧的煤气罐,“吱吱”泄漏的气体很快与明火遭遇,轰隆燃烧起来。诸海燕瞬间被大火围住,全身的衣服化作片片焦灰。听到儿子凄厉的惨叫,诸海燕八旬的老母亲跌撞着从房间跑出来,与儿媳一起,情急中只记得用双手为儿子扑火,两人的手脚也被火焰灼伤。

在邻居帮助下救出诸海燕时,他已失去知觉,全身如焦炭一般。当天下午六时许,家人将诸海燕送至乡镇医院和县人民医院,然而由于伤势严重,两家医院均表示无法收治。当夜11时,诸海燕被送至广州,入住解放军458医院。

伤势严重仍处休克期

据诸海燕的主治医师张燕介绍,诸海燕全身90%深二度和三度烧伤,伤情严重。由于缺乏急救烧伤常识,患者已引发严重的脑水肿症状,并伴随呕吐、头疼、血尿等反应。更严重的是,诸海燕曾有高血压、心脏病病史,各种脏器功能也随伤势而衰减,同时还有呼吸道感染、吸入性损伤、喉咙轻度肿胀的问题。

幸运的是,458医院的医护人员马上对其采取了脱水治疗,3月5日,诸海燕的脑水肿、呼吸道感染等症状便得到缓解。但目前依然处在休克期的诸海燕,病情依旧不容乐观。他全身都裹上了厚厚的纱布,因意识不清,偶尔会发出含混的言语。张燕医生表示,在度过休克期之后,诸海燕需要进行大面积的创面处理,即植皮手术,三度烧伤的部位全部需要进行植皮。手术后还需要大量抗生素药物跟进治疗,以预防感染。“预计从抢救到后期手术和恢复性治疗共计需要15万至20万元。”

走投无路愿“卖身”救父

26岁的诸伟奇是家中独子,他的三个姐姐已经出嫁。因为家境贫困,诸伟奇至今未婚。他低声告诉记者,父亲20年前遭遇车祸,左腿粉碎性骨折后置入钢板,失去劳动能力,只能靠卖猪肉养育家人。在诸伟奇心里,父亲虽有腿疾,却能顶天立地。“但他一天天老了,我工作赚钱,就想接过他的重担。”所以,诸伟奇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几乎全部用于父母和奶奶生活,毫无积蓄。

诸伟奇说,父亲的入院押金,也是亲戚邻居一起凑齐的。加上后来东拼西借,目前的花费已超过十万元。“已经想不到还能开口再借的人了,但父亲不能不救。”诸伟奇说:能想的办法都已经尝试过,但仍无法筹齐接下来需要的手术费,走投无路,他只能求助社会,“谁能救救我父亲?我后半生可以为他打工还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