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全民输液利益催生中国怪胎

来源: www.ssooee.com   发布者:搜医网 时间:2011年2月14日 23:26 浏览45次

  国家发改委关于中国人"一年人均输液8瓶"的统计数字一出,举国哗然。曾几何时,输液似乎已取代了打针、吃药,成了治疗的代名词。

  眼下正是呼吸道感染的高发季节,记者在儿童医院看到,抱着孩子排队输液的家长组成了一条令人瞠目结舌的长龙,而这样的情景在本市各大医院都可以看见。有的医院输液室挤不下,允许家长举着输液瓶带孩子找地方,于是楼道里、候诊椅上、甚至自家车里都成了输液地点,看到这种情景,就不难理解"全民输液"的景象了,中国人对于输液的依赖程度已经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为什么会这样?

  记者走访了患者、医院,并对药品生产销售企业进行了调查,发现"全民输液"的背后,已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被人们认为见效快,疗效好的输液就是一块圈内人抢夺的利益蛋糕,药商、药厂、医院都想从中分得一杯羹,最终导致生产畸形膨胀,竞争手段花样翻新。为了这条利益链,人们不断被强化对输液的迷信观念,有人甚至到了"你不输液我就跟你急"的地步,于是刺激了新一轮的生产和推销,这个恶性循环的怪圈使利益链上的相关环节均获益,但危害的却是这个民族,尤其是下一代的健康。

  治个感冒花1812元 必须输液才能好?

  看病贵一直是民生之苦,"看个感冒也得花个千儿八百的"抱怨声比比皆是。记者了解了一些病患的经历,发现看病的钱有很大一部分是花在输液上。其中比较极端的一个例子是一位患者治疗感冒花了1812元。这位患者自称因感冒发烧在本市一家三甲医院就诊,当时一位女大夫先得知他是公费后,为他做了一系列检查,随后建议开三天青霉素输液,又开了一点药。

  但令患者大吃一惊的是交费结账高达1812元,其中仅输液就1300多元,而且输的是一种他从来没听说过的药——"注射用哌拉西林钠舒巴坦钠",18支一共1374.48元。他问药房工作人员:"医生不是说开青霉素吗?"该工作人员称:"这叫类青霉素,是青霉素的一种。"并表示这种药比普通青霉素疗效好,当然价格也贵一些,"难道就因为我说是公费,就输这么贵的药治感冒,这不是大炮打蚊子吗?"

  多位患者的就诊经历显示,最常见的病诸如感冒、气管炎、拉肚子等,医院的治疗方法就是输液,而且主要是输抗生素类药物,少则三天,多则六天,其花费从300多元到八九百元不等。

  很多患者都心里起疑:"我的病是不是必须输液才能好?"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主任委员、解放军总医院内科教研室主任刘又宁的回答是令很多人震惊的"常识"——感冒可以不治自愈。他指出,治疗感冒最好的药就是"多喝水、多休息",还要注意"保持室内通风和合适的湿度"。在很多国家,医生不会给感冒患者开药,尤其是抗生素。但一些医疗机构不但很少向患者普及"感冒可以不治自愈"这种科学理念,反而在利益的驱使下过度医疗。

  能开输液不开口服 医生收入一半靠药

  记者了解到,门诊输液主要为抗生素,业内据说流传着一条不成文的"行规"——住院病人"每人1瓶",急诊病人"先来1瓶再说"。而随着新药越来越多,输液所用抗生素的级别和价格也水涨船高。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李玲一针见血地指出,大部分患者进医院,其实是不需要输液的,过度治疗的主要原因是医院的生存和发展主要从药品的收入里获得,而医生收入的50%要从药品里获得,所以开大处方、输液,实际上是以药养医的体制造成的。

  为什么医生对输抗生素如此"厚爱"?记者从一名医药代表的口中了解到,行业内有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抗生素是当前医药市场的"暴利之最",通常利润率为20倍,而医生从抗生素中拿到的回扣点数也是最多的。

  "抗生素的回扣一般都高于30%,个别低于30%的抗生素,如果加上学术交流、旅游、出国考察等因素则远远高于30%;有些医生拿回扣的数目惊人,一些重点科室的重点医生每月仅拿药品回扣就超过万元......当然,上述费用最终都得由患者'埋单'。"

  而且,同一种抗生素药物,输液往往比口服药贵出几十倍,这意味着更高的回扣数字。一位曾经因肠炎就诊的患者告诉记者,当时医生给他开的是左氟沙星输液针剂,一天的花费超过100元,3天下来需要近400元,而一盒口服左氟沙星药片,价格是12元,可以吃3天。这种情况普遍存在,例如常用的抗感染药物甲硝唑,如果是口服的,一个疗程七天的花费只有大约3元钱,但是改用打点滴,一天就要花费大约20元钱。

  推抗生素的医药代表 都是业内"牛人"  正是这样一条"利益链"的存在,抗生素撑起医院与某些医生、销售人员的腰包,使医院、医生和供货商都患了对抗生素的"依赖症"。

  这名医药代表在业内混了五六年,自诩深知其中门道,她告诉记者,由于各医院抗生素的用量非常大,竞争也最激烈,所以,销售代表没有超强本事是做不开的,在医药销售这一行,能做抗生素的人都是"牛人",是顶级的销售代表。如果能把一种抗生素推进一家医院,就意味着这个医药代表不愁饭吃了。

  另一种顶级销售代表就是做大输液的。何谓大输液?就是给凡是来到医院的病人都能补液的药品。这些液体针剂单支的价格很低,但这些药品用量非常大,可以薄利多销。

  "只有一种药品是销售代表、中间商最愿意做的,那就是中国医院大量使用的抗生素。在这种药品上,厂家和中间商的利润百分比是不会变的。变的是医生回扣这一块。最少也要给到零售价格的30%,你这个抗生素才有可能经过医生的笔出现在处方纸上。一般一种抗生素只要能进一家三甲医院,一个月最少也能卖个3000盒,那么这个销售代表一个月也能赚3000元。"相比于抗生素,其他药品的利润远远不及,"现在20元以下的非抗生素类口服药基本已经没有医药代表在做了,因为根本赚不到糊口的钱。"

  据业内人士披露,抗生素大多售价较高,但成本十分低廉,单价数十元甚至上百元的药品成本往往只有几元钱。近几年,国际抗生素原料市场价格也不断下降,欧洲最近抽样调查的100种发酵抗生素与合成抗生素中,95种的价格均比1995年下降2/3到4/5。而在我国,抗生素药品价格却一直居高不下,"我国抗生素药品价高主要是其药品回扣、返利等非成本因素带来的。"正是老百姓看病花的"冤枉钱"支撑起了抗生素巨大的利润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