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精神高度紧张易患癌

来源: 本站编辑   发布者:福照→虚名 时间:2008年4月15日 14:29 浏览1560次

  飞行员,这一在我们眼中一直“高高在上”的职业,因为东航“3·31”集体返航事件,骤然变得模糊起来。

  近年来,已在多家航空公司发生飞行员集体辞职甚至出现无故返航的事件。尽管东航“3·31”集体返航事件的真正原因,目前还扑朔迷离,但飞行员工作压力过大等一系列问题,已经越来越引起公众的关注。

  4月10日凌晨1时,健康时报记者连线了一位刚执行完飞行任务的某航空公司机长董先生,他向记者讲述了飞行员的真实生活。

  飞行员的胆子越来越小

  飞行员,对于许多人来说一直是一种“高高在上的职业”,除了这个职业本身的特殊性外,还包括美国大帅哥汤姆·克鲁斯主演的大片《壮志凌云》里那身酷酷的飞行服。

  在美国电影里,这些战斗机的飞行员们,除了在课堂上调皮捣蛋气哭女教官,在天上争勇斗狠外,就是在酒吧里喝酒、泡妞……但对于某航空公司上海飞行部飞行四部机长董先生来说,“这些只是电影里的情节而已”。

  4月9日这一天,董先生刚刚得知他的一个同事马上要做开颅手术,而另一个同事前几天刚刚做完手术摘除颈部的一个肿瘤。他自己于4月10日凌晨1时刚从哈尔滨飞完回上海。进了家门,亲亲熟睡中一岁的儿子,开始和记者在电话中聊了起来。

  “飞了十年,这是一种生活常态。每天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确认自己身在何处。这十个除夕夜,也都是在空中或国外度过的,更别说五一、国庆、中秋、端午了。”董先生叹息道。

  虽然谁都知道飞机是所有交通工具中最安全的一种,但每一次“空难”的报道总是让人对坐飞机心有余悸,不久前,一段名为“97年南航深圳5·8空难黑匣子最后12分钟录音”的音频在网络疯传,听后令人不寒而栗,许多人甚至因此患上恐机症。

  对于在天上的时间比在地上多的飞行员来说,其实,他们也会胆小,也会害怕。

  在董先生的记忆里,最多的就是与天气做斗争。有一次,天气相当恶劣,旅客从舷窗两侧就能看到不断打到靠近地面的闪电。起飞过程中,旅客能明显感受到飞机的“晃荡”。平稳了之后,一名乘务员进来送饮料的时候,似乎心情还没有完全镇定下来,一直在试探着问董先生刚才有没有“哪怕是那么一丁点儿的害怕”,他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她。

  董先生说,飞行员是越飞胆子越小的。“前几天一个机长和我飞,在绕来绕去地落地之后,他感慨地对我说‘感觉现在是越飞心里越没底。’我说:‘这就对了!如果你越飞越觉得一切敌人都是纸老虎,那就离出事不远了。’胆子越来越小实际上这是一种自我保护意识的提升,也可以说是一种责任意识的提升。”

  从飞行员的角度来讲,一年四季里,没有特别轻松的季节适合飞行。春天刮大风、夏天有雷雨、秋天的低云导致能见度低、冬天有冰雪霜。即便在同一个季节里,在南方和北方之间执行航班的时候,同样会遇到不同的天气系统。“比如澳洲航班,冬天飞澳洲,你得带好夏天的一切装备;夏天飞澳洲,你又得老老实实地穿好厚厚的外套。”

  连续5天与浓雾大战

  从某种意义上说,飞行员真正是“靠”天吃饭,天气会对他们的工作甚至生命安全带来直接影响。

  董先生最近的一次雾天大战,发生在今年1月初,上海连续5天大雾,而他则从1月7日开始连飞5天,从上海分别到釜山、福冈、济州岛、澳门飞个来回,每天都要从上海的大雾中穿梭,天气刚达到符合标准的边缘就出发,回来时,往往要么备降别的机场,油够的话就在天上“逛逛”等天气达标。

  为了和天气抢时间,飞行员还不得不“夹塞儿”。就在从福冈回来的那天,接到天气预报说上海的天气不久有变坏的趋势。董先生的机组只好一路高速度,在日本管制区域超了三架飞机,到了上海区域,又快马加鞭抽空超了一架,被安排在前面落地,好在报的天气刚好够标准,没有等待多久就落地了。

  董先生表示,这5天他付出的精力都赶上飞一年的了,感觉上比战台风都累。那一次飞完赶上寒流,感冒了,还没好利索就又接到新的飞行任务,打起精神工作。

  飞行员讨厌“4”和“7”

  很多特殊的职业都有很多忌讳的字句,虽然多是调侃,但也反映了人们的心理。

  董先生告诉记者,自从干了飞行这行后,身边的人自然而然就多了许多的忌讳。什么吃鱼不能给鱼翻身啦,说话不能说“摔”、“掉下来”之类的,连数字4和7都尽量避免,4是“死”的谐音,7的读音是“拐”,上海话又是摔的意思。

  董先生说,一次飞航班前和一个朋友聊天,朋友顺便问候了一句,“飞出去还回来吗?”虽然知道朋友是问今天这个航班飞出去是在外地过夜,还是到站后接着飞回,但心里还是不大舒服。

  他还记得这样一件事,有一个乘务员,因为飞长航线要准备三顿饭,就征求机长每顿饭都什么时候吃,问了前面两顿的时间后,接着又问机长,“那你最后一顿饭什么时间吃?”机长一愣神,眉头一皱:“你才吃你最后一顿呢!”

  首飞后立下生死盟约

  飞行员,作为一种高危险性职业,其承受的压力也是其他职业难以比拟的。

  董先生至今还记得自己大三飞完初教机后,曾经和一要好的同学盟约:不管谁出了事情,另外一个都要倾心照顾对方的家人!他笑着说:“想来这也不是什么危言耸听,毕竟生活会在不经意间跟你开个玩笑的。我们可以用超然的态度去面对,但我们不能奢求亲人朋友们也能这样。”

  董先生嘴里的“出事”,其实并不仅仅是飞行中的意外。威胁飞行员生命的,还有疾病。董先生1998年进公司到现在,平均每年都会一位同行因肿瘤过世:“据说飞行员还没有活过70岁的!”

  这种情况,记者从某航空公司一位飞行员的妻子口中也有所了解。她说,该航空公司飞行员仅在2007年一年间患病的就好几个,其中,患中风导致生活不能自理的一名;患肠粘连终身停飞的一名;患心脏病长期停飞的一名;患胆囊炎临时停飞的一名;患肝癌医治无效去世的一名。……他们的年龄只有40来岁。

  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太空辐射不会有什么危害,但对飞行员来说,这是直接的伤害,他们是离天最近的人,也是离太空辐射最近的人。丹麦癌症流行病研究所的学者早就得出结论,认为宇航员和那些长途航班上的空勤人员得白血病和其他癌症的几率比一般人要高。

  而对于飞行员的妻子来说,最大的影响还是下一代的问题。那位航空公司飞行员的妻子告诉记者,有相当一部分飞行员的妻子结婚几年都怀不上孩子,要不就是怀孕了没几个月就流产了。

  相对于别人老公“脚踏实地”,有一个天天“漫天乱飞”的老公,表面光环下的辛酸只有自己知道。那位飞行员的妻子说:“别人都羡慕我老公是一个飞行员,其实我每天下了班只有一个冷冰冰的屋子,连新婚时的房子都安静得可怕。”

  “尽管如此,飞行员中,没有人愿意放弃这一职业。”董先生说,“毕竟,我们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飞行的人!”

  ■专家说法

  应有专业人员帮飞行员解压

  北京青年压力管理中心主任熊汉忠表示,东航飞行员“返航”事件,从深层来看就是压力太大的表现。这种压力不解决好,会带来很严重的社会后果。“情绪不好,开车都危险,更别说开飞机掌握着上百人的生命,这是一个威胁公共安全的问题了。”他说。

  目前,压力管理的意识,中国的企业和个人都较为欠缺。据了解,世界500强的企业80%都购买了员工帮助计划,这是一种系统的、长效的为员工解压、提高员工心理素质的计划,但在我国的企业,要么没有,要么最多只是请个心理专业人员来上一节课,这是远远不够的。

  “返航”是飞行员的一种发泄,但这种发泄的社会后果太严重了。熊汉忠表示,有效的压力发泄要掌握好两大原则,既能达到发泄的目的,又不能对社会、外界和他人带来负面影响。“‘返航’行为显然越了轨,对于待遇问题,飞行员们可以和公司协商解决,但用‘返航’的方式来抗议,那就是另一种性质的问题了。”熊汉忠说。

  缓解员工的压力,这是一个社会性的话题。熊汉忠指出,东航“返航”事件应该给航空公司以及所有企业提个醒,是时候对员工进行心理干预了,不能总等出了事才去解决,而是从一开始就去预防,当然,除了单纯进行心理辅导外,企业领导采取好的方法改善员工待遇、增强员工满意度才是最根本的办法。(作者:薛京 戴志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