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痴迷烧伤治疗的“倔”人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3年4月15日 11:12 浏览5次

在熟悉刘昭宪的人眼中,他几乎是个神话。这个从事烧伤治疗30多年的59岁“倔”人独创了一套纯中药湿润疗法,即便是全身烧伤面积达95%的患者,经过半个多月治疗,全身就能长出一层新皮肤;大面积烧伤感染绿脓杆菌已被“判死刑”的烧伤患者也被他治愈;他每年都要接到近百例烧烫伤病人,治愈转好率在95%以上。

很多人羡慕甚至嫉妒刘昭宪的成就,却很少有人知道为了研究出独特的烧伤中药疗法,他曾天天躲在医院将试验用的动物烧伤后又治愈,弄得整个医院都是焦臭味,被人斥为“疯子”;他天天泡在钻研上,女儿被烫伤,妻子也跟他离了婚。他独创的疗法,至今没有如他期待的那样推广……

立志攻克难题

今年1月,59岁的刘昭宪被他所在的仪陇县中医院返聘,继续担任烧伤科主任。算起来,刘昭宪也是出生于仪陇县先锋镇铁佛二组的中医世家,其父曾是仪陇县人民医院中药房配药师,刘昭宪从小就熟悉中医。

1964年9月,刘昭宪参军后被分在部队采药分队,经常上山为部队医院采集中草药材。也是在部队医院,他第一次见到烧伤患者的惨状。那时部队被烧伤的多是消防战士,一般采用西医植皮疗法。先期治疗需要大量使用抗生素控制感染,最惨不忍睹的是换药的时候,部队医院准备了一个装满药水的大池子,将需要换药的烧伤患者轮流抬入药池中浸泡,但需要换药的人太多,不少战士因浸泡不充分,纱布和伤口粘连,换药扯纱布时扯得战士满身是血,换药房一片惨叫,年轻的刘昭宪常常被这一幕震住。

“采用植皮治疗烧伤还有一个弊端就是容易形成大面积疤痕。疤痕没有毛孔,汗液无法渗出,憋在里面,患者往往奇痒难耐,忍不住用手去抓,常常是创面刚长好就被抓烂,导致感染,有些患者会因感染而丧命。”刘昭宪说,那时他就琢磨能不能用其他方法,比如中药疗法来提高烧伤治愈率。

熟悉中药的刘昭宪在采药分队前辈带领下,对药材的属性和用法越来越熟悉,其中一些对烧伤有疗效的中草药引起了刘昭宪的特别关注,他开始琢磨这些中草药的用法。

1977年,刘昭宪从部队转业后进入仪陇县人民医院中药房,他因此可以更为全面系统地接触中药材。刘昭宪将能用于烧伤治疗的中药研磨成粉,有些经济困难烧伤程度较轻的患者找到他,他就为其敷上自己配置的中药,伤者痊愈后竟然连一点疤痕都没有,惊喜的同时,刘昭宪也有了几分自信。患者家属的口耳相传,让“药房刘医生能治烧伤”传了开来,不少轻度烧伤患者找到他,基本上都治愈了。

但真正让刘昭宪铁了心专注烧伤治疗的却是一件不幸的事。

1979年10月,刘昭宪在乡下老家杀猪,几岁大的女儿蹦蹦跳跳从屋里跑出来,不料撞翻了架在院坝里已经烧沸的开水锅,滚烫的开水从头到脚淋下来,女儿严重烫伤,刘昭宪急疯了。

孩子先后在仪陇、南充的医院治疗,由于烫伤太严重,治疗效果不好,引发了败血症,医生告知“医不活”了。刘昭宪为此跟主治医生大吵一架,不信邪的他把女儿接回家里自己医。

每天敷药、换药,悉心照顾,奇迹发生了,孩子不仅被刘昭宪治好了,全身仅在脖子处留下一块疤痕。女儿长大后,刘昭宪又为她进行了疤痕修复术。如今已长大的女儿身高1.72米,是大家公认的美女。

治愈女儿让刘昭宪在仪陇名声大噪,中药治疗烧伤的技术也因治疗女儿大为提高。来找他治烧伤的患者更多了,尽管那时他只是医院中药房的一个初级药师。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