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雷人!我和他们三人同床

来源: 福照搜医网   发布者:妮子 时间:2009年5月12日 16:39 浏览20次

  22岁的女孩,34岁的男人,在毫不设防的情况下,她爱上他。这是她的初恋,她欢欣跳跃,满怀憧憬;他成熟潇洒,似乎一切尽在掌握。

  和陈刚相识于2007年6月里的一个雨天,当时我在解放碑一家饭店做前台接待,陈刚和一帮朋友来吃饭。在一大群人里,他的帅气引人注目。

  吃完饭,陈刚跑到前台和我聊天,要了我的电话。我很欣喜,之后便是痴情地等待。然而,他却像消失了一般,杳无音信。

  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他的电话姗姗来迟。我们开始在网上聊天。每晚的9点到12点,我雷打不动地坐在电脑前敲打键盘,满心满眼的甜蜜幸福。然后,我们开始约会。他从未对别人说我是他女朋友,但两个人,就这样暧昧着,在这个城市里开始拥抱。

  两个人相爱,彼此应该真诚坦白。她为他洗衣做饭收拾房间,他却对过去讳莫如深,只字不提。她以为,爱可以开启他尘封的心,谁知道,现实远比幻想现实。

  9月底,我搬到陈刚家里,开始与他同居。他很有钱,家里的摆设及装修彰显着他的生活方式。我们经常一起出去玩,一起吃饭,然后回家聊天做爱看电视。他总是拿钱给我用,但我常常拒绝。

  他对我说,我们都不必为对方负责,我们只是因为寂寞和孤独走在一起。只有今天,没有未来。

  我很伤心,却挣不脱感情的牢笼。对于这份随时可能跑掉的感情,我选择了继续。

  没过多久,我便把陈刚介绍给好朋友微微。她是第一个知道我和陈刚关系的人。

  三口之家

  叶涓和微微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有18年的感情。小时侯一起分享糖果玩具,一起上学一起回家,长大后又一起工作。不是姐妹,胜似姐妹。叶涓会经常打电话问微微吃过饭没有,要不要带东西给她吃。她们有时候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同性恋。

  微微对陈刚印象很好,私底下叫我不要离开陈刚,不然她就见不到他了。我和她都这样,有什么从不隐瞒对方。哪怕是这种在别人看来很忌讳的事。

  这时候,微微由于要到南坪上班,离家太远,于是问可不可以住我那里。我很开心,陈刚也答应了,于是,同一屋檐下就有了3个人的笑声。我们去买了锅碗瓢盆柴米油盐,开始了真正的居家生活。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感情都会有激情退去的一天。渐渐地,我与陈刚有了隔阂。有时候同处一室,也各行其事,不发一语。我试着去改变,但陈刚始终保持沉默。

  这时候,微微辞职了,天天在家为我们洗衣煮饭,而我开始热衷去健身房,每晚运动到很晚。一个周末,我做完运动回家,打开门的刹那,发现微微和陈刚坐在沙发上,微微神色慌张,头发蓬乱,脸颊通红,而神色自若的陈刚则盯着电视,电视上正放着他最不喜欢看的广告。

  我有刹那的迟疑,然后便洗澡去了。我一直很信任他们,一个是我的好姐妹,一个是我的男朋友,难道会做出背叛我的事?

  三角迷情

  古代有娥皇女英的传说,有大乔小乔的故事。但叶涓无法预料的是,这种事情也会发生在现代,而且就在身边,就在自己身上。一个男人同时得到了一对情同姐妹的女孩。

  五一时,我和我的健身教练相约去北碚玩。

  第二天我便收到了微微给我的短信:茹芸,我要搬家。我追问发生了什么事,她只哭,不说话。

  我知道一定有事情发生,我立马赶了回去。一开门,微微就抱着我哭,说陈刚想非礼她,但她努力挣脱了。我去问陈刚,他满不在乎地说,是她自己跑到我床上来的。

  我无言。自从微微搬来后,我们3人之间的相处一直很随便。微微经常会跑到我和陈刚的床上看电视,即便我不在,她也会如此。陈刚的理由让我有苦难言。

  由于我的挽留,微微没有搬走。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微微是喜欢陈刚的。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留住她,难道在我眼中,友情真的比爱情重要?难道我宁愿牺牲自己的幸福,也要成全朋友的幸福?后来,我想过这个问题,答案是肯定的。为了微微,我可以让出一切,哪怕是这个我一直深爱的男人。

  微微也哭着对我说,她爱陈刚,好爱好爱,这个男人是她的初恋。

  三人同床

  同床共枕,按照我们一贯的理解应该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睡一张床,枕一个枕,共度黑夜,做爱做的事。但是,如果床上是3个人呢?他们又将如何相处?你见过比这更惊世骇俗的事吗?

  他们开始在我面前变得放肆,即便我在一旁,只要背对他们,他们也能拥抱、接吻,甚至,做爱。我的心痛得厉害。留微微下来,我似乎已经在某种程度上默许了他们的关系,但我想不通的是,我这样做是出于对友情的重视,但微微呢,她为什么就真的能够毫无愧疚地接受?她真的不怕伤害我,不怕伤害我们18年的感情吗?

  顺理成章,她直接把她睡觉的地点移到了我和陈刚的床上。我强自按捺心中的悲苦,说,我到隔壁睡。陈刚一把攥住了我,为什么走,就在这边睡。而微微则满怀歉意地说,茹芸不要走,你走了,我会很难过的。那实在是令人极度尴尬的状态。我不想让他们为难,惟有委屈自己。然后,我留了下来,陈刚睡中间,微微和我睡两边。半夜时候,我总会被他们发出的声响弄醒———他们以为我睡着了,其实,我什么都知道。

  这样畸形的生活让我发疯。

  与茹芸对话

  小陈:微微和陈刚在一起后,你和陈刚以什么关系相处?

  茹芸:朋友。我们仍会互相关心,但我和他再没有性关系。

  小陈:为什么?因为怕对不起微微?

  茹芸:说不清楚。或许是由于对爱情与友情的一种抗拒与绝望吧。

  小陈:明知3人睡一床让你痛苦,为何不避开这种局面?

  茹芸:陈刚不让我走,微微也不让。似乎如果我不和他们一起睡,就是不原谅他们的表现。我不想让他们为难,所以只能为难自己。

  小陈:恨微微吗?

  茹芸:不恨,从开始到现在我都不恨她。我对她说,为了你,我宁愿不要陈刚。只是,感情的事没有定数。陈刚是个只要今天不要明天的人,即便我败阵弃权,她也未必会永远留住他。如果她不听我的,以后受了伤害,我也会因此而难受的。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我把伤害带给了她。

  小陈:恨陈刚吗?

  茹芸:虽然他那样对我,我还是放不下他。可能初恋就是这样根深蒂固吧。但不可否认他毁了我和微微对于爱情的最美丽的梦想和希望。

  小陈:考虑过搬出那个家吗?

  茹芸:想过,但在那里住久了,有些欲罢不能。

  小陈:是贪图陈刚家的物质享受?

  茹芸:不知道。反正不想回家,家里父母老吵架,离上班的地方又远。

  与微微对话

  采访第二天,我找到了微微,单刀直入的说明了我的意图。

  小陈:你和茹芸是好朋友,为什么要抢她的男友?

  微微:对于这件事,我一直觉得很对不起她,但我喜欢陈刚是真的。我搬过去不久,发现她与陈刚的感情已经淡了,我也问过茹芸还爱不爱陈刚,她说不爱了,我再问,说我喜欢陈刚了怎么办?她说如果你喜欢,我就退出。我后来才知道她是口是心非,其实她爱陈刚,只是为了成全我。

  小陈:陈刚对你抱着什么样的态度?

  微微:他告诉我,不会和我有结果,在一起是因为寂寞。我很矛盾,但这是我的初恋,不想轻易放弃,所以最终我还是决定留在他身边,哪怕是暂时的。

  小陈:为什么要留茹芸和你们一起睡?你不觉得这样太残忍么?

  微微:我也很为难。我想过去睡,陈刚拉着我不放,茹芸要过去,陈刚也不放。而且我觉得如果茹芸不睡在旁边,我会感到更对不起她,好像是我把她的家给占了一样。

  小陈:希望茹芸搬出去吗?

  微微:不,她走我也走!我好希望我们3个人能像亲人一样地生活在一起,互相帮助互相爱护,但我知道,我们做不到。我也曾想过,我和微微都搬出去,但只要陈刚一句话,我心就软了,就会留下来。

  小陈:在你看来陈刚是个什么样的人?

  微微:他很关心我,对我也很好。但有一次茹芸因为我的介入要走,我给陈刚打电话,陈刚说,大家在一起,心里都清楚没有结果,如果一定要走,走就是,又不是我什么人。那一刻,我觉得他好冷酷。

  小陈:自从你和陈刚在一起,茹芸有什么变化没有?

  微微:她以前很爱闹爱笑的,但如今变了很多。很少说话,经常沉默,然后迷上了网络,她说,她宁愿相信网络,也不相信生活。这个男人,毁了我和她一辈子。

  小陈:恨他吗?

  微微:恨不起来。

  小陈:你觉得你们这样下去会发展到何种地步?

  微微:我想茹芸会离开重庆,她说现在留下来完全是因为我。我好矛盾,不想失去爱情,又不想失去友情。除非有一天陈刚不要我,否则,我不会离开这个家。

  小陈:不想对茹芸说点什么吗?

  微微: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控制不了自己,而陈刚又太优秀。我想过离开,让她和陈刚在一起,但陈刚说,如果我走了,这个家就散了。有时候,我真的痛恨自己的脆弱。

  微微最后说,茹芸是个好人,陈刚是个好人,而自己是个坏人。她从未想到过,有一天她居然会抢自己最好朋友的男朋友,这该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负罪。

  后续

  后来我又接到了茹芸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她的声音透着快乐和轻松。她说,她正在石桥铺处理些工作上的事情,趁工作间隙打个电话。她告诉我,她已经从那个“家”搬出来了,准备回父母家去住。而微微依然没搬,她说除非陈刚不要她了,她才会离开。茹芸最后说,过去的生活太荒诞,解脱了,感觉好轻松。

  我也觉得好轻松。

  由于茹芸与微微均拒绝提供陈刚的电话,所以,我最终没能见到那个让两个女孩又爱又恨、欲走还留的男人。

  主持人手记:爱情不是堕落的借口

  这个故事很荒诞,让人无法理解。

  但人们对于荒诞的态度往往是:越荒诞,越有兴趣去了解与探求。就像文中那两个女孩子,明知这样的“爱情”不可为,却偏要为之,而且执迷其间,不可自拔。难道真的是越堕落越快乐吗?

  然后,再了解,我发现了另一个根本的事实--她们爱上的,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离开父母的管束,没有生活的忧患,拥有物质的享受,有自由,有物质,还有所谓的爱情,这样的生活,大概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吧?既然能够拥有,哪会轻易放弃?所以,即便受些委屈,只要还能继续在温床上过日子,舍得些尊严或是脸面,又有何妨?

  这让人心惊。爱情一旦失去尊严,还如何能够成其为爱?

  两个女孩一直强调自己的爱--因为爱,所以才会接受无耻男人无耻的游戏规则;因为爱,才会屈辱地三人共睡一床。这让人迷惑。倘若是真爱,就该让自己的灵魂纯净,不容沙尘污秽的存在。

  手抚胸口,我们确知,爱情,不该成为堕落与荒唐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