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前夫带炸药棒打岳父 她是故意杀人还是正当防卫?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2年11月16日 18:41 浏览6次

她是故意杀人还是正当防卫?

前夫身带炸药斧头 撬门棒打岳父 被前妻砍杀

今年1月30日晚,武定县已衣乡派出所接到分耐村村民杨秀华的报警电话称,他的前女婿杨春财在他家外强行撬门、放火并叫嚣要杀死女儿杨绍香,接报后警方立即出警,行至半路,接到电话称杨春财被他的前妻杨绍香打死了,等警方来到杨秀华家时,杨春财已经被斧头、木棒“爆头”而亡。

回访 离婚后夫妻反目成仇

杨绍香和杨春财育有2子,大的11岁,小的5岁,2011年11月,二人离婚,根据离婚协议,杨春财的房屋归杨绍香,杨绍香承担杨春财所有债务,大儿子归杨春财。

今年1月29日,杨春财打电话给杨绍香,让她去他家协商房产交割事宜,杨绍香和父亲杨秀华一起过去,这个房子不久之后将属于杨绍香。

交谈中,杨春财有个附加条件,他所欠的9000多元债务前妻必须立即还清,因杨绍香一时拿不出,双方爆发矛盾。据证人证实,当时杨春财大骂前妻,并拿起啤酒瓶准备砸杨绍香,但被他姐夫拦腰抱住,最后打中前妻面部一拳,杨绍香父女退出杨春财家后,杨春财拾起路边的石头追打。

1月30日晚8时许,杨春财携带斧头、十字镐、雷管、导火索以及炸药等来到前岳父家,这里只有杨秀华一户人家居住,家里有老伴、女儿杨绍香,和两个未成年的外甥。

杨春财拍打叫门,杨秀华见状隔着门对杨春财说“有什么事明天再来”,不料杨春财表示不开门就“烧死你们全家”,并在墙脚放火,这时,杨秀华向派出所报案。

之后,杨春财用十字镐挖撬杨秀华家的铁门,然后手持木棒冲进屋去,对着前岳父杨秀华就是一棒,杨秀华中棒后抓住杨春财衣领,用头顶住杨春财,杨绍香拿起木棒打中前夫,木棒打断,她抄起一把斧头击打前夫,致使前夫头部受伤死亡。

起诉 案情简单,起诉书简约

当警方到达杨绍香家时,一脸血污的杨绍香站向警方坦承,“人是我杀的。”警方将她带走,并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固定证据。不久后她被以故意杀人罪批捕,以后的一切法律诉讼程序也是按故意杀人罪进行,然而杨绍香的律师、楚雄佳信律师事务所的李光银律师认为,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正当防卫案件。今年七月的庭审中,李光银律师提出了无罪辩护。

楚雄州检察院的起诉书却出奇的简单,总共700来字。“2012年1月30日晚8时许,被告人杨绍香的前夫杨春财为离婚财产纠纷,到武定县已衣乡分耐村委会沟以头村大脑包被告人杨绍香的父母家,踹门进入院内,用一根木棒击打被告人杨绍香之父杨秀华头部,二人在大门口发生扭打,在二人扭打中,被告人杨绍香上前用木棒击打杨春财头部,接着用斧子砍杨春财头部、手部及腰部等多处,致杨春财重型开放性颅脑损伤死亡”。检控方遂以《刑法》第232条之规定以故意杀人罪提出公诉。

楚雄中院在一审判决中认定了杨春财携带爆炸物、棍棒、十字镐等物到杨秀华家寻衅的细节,也认定了之前杨春财用十字镐破坏杨家铁门后进入的事实,但表示杨绍香的行为触犯《刑法》关于故意杀人的规定,因此楚雄中院支持检控方对杨绍香的罪名认定,同时也认定杨绍香的自首情节,故作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

争议 是否是正当防卫?

李光银律师表示,杨绍香的一切行为都符合《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的规定,所以检控方所提出的“故意杀人”一说与事实大相径庭。他说,杨绍香是个身高不到1米6的柔弱村妇,在前夫丧失理智携带炸药、雷管和十字镐破门而入的情况下,她除了以死相拼还有什么行为可以保护她年近60的父母以及一对不满12岁的孩子呢?

“检控方关于‘击打杨秀华一棒之后,侵害停止’一说非常牵强。”李光银律师觉得,杨春财在一棒击中杨秀华后,双方处于一种搏斗状态,而不是什么“侵害停止”,也不是什么“没有威胁”到被告的安全,反而是杨春财不法侵害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杨家父女为自身安全而进行的有效防卫。

另外,起诉书中说被害人杨春财“踹门而入”更是严重违背事实。案发时,杨春财先是放火威胁,后是用十字镐撬门,从警方笔录中看到的就是一个强行破门而入,而不是“踹门而入”。

他们因此接到判决时向云南省高院上诉,要求改判。

律师观点

定性关键在于

首次击打前夫的细节

云南曲直律师事务所王渝波律师认为,该案的重点其实在于杨绍香持棒首次击打前夫时的细节,他说,如果杨绍香第一棒立即让杨春财失去反抗能力,或者杨春财在遭到反抗后停止不法侵害,那么杨绍香之后又持斧头击打前夫的行为当然可以定性为故意杀人。

他说,本案的焦点就在于杨绍香第一下击打前夫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致命一击用的是木棒还是斧头,另外木棒、斧头各击打了几下?打在什么部位?等等都会对杨绍香案定性产生重大影响。公诉方对杨绍香的定性以及关于“杨春财不法侵害在遭到杨绍香第一次击打后就已停止”的说法,是不是基于以上考虑他还说不准,但就公诉方排除众多有利于被告的证据,而直接用故意杀人罪名起诉来看,公诉方似乎认为杨绍香的第一击已经造成不法侵害的停止,因而杨绍香必须对之后多次击打,并造成前夫死亡负责。

雷斌 张子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