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科学前沿:艾滋病源头

来源: 千龙网   发布者:福照→妮子 时间:2008年7月21日 12:31 浏览55次

    人类对大自然的肆意破坏,对野生动物的大吃特吃,打开了一个又一个“潘多拉”魔盒。“非典”事件再次告诫我们:保护自然就是保护人类自身,这真的不是一句口号!无论此次的“非典”究竟是否与人类的活动有关,如果我们不遵从大自然自身的规律,非要“征服自然”不可,下一个、甚至更大的“潘多拉”魔盒一定还会被人类自己打开

  。

  俗话说,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最近,全球被非典型肺炎(SARS)搞的鸡犬不宁;病毒学者也将目标从副粘病毒、衣原体最后聚焦到冠状病毒变种。搞清了病毒的身份,人们自然会问:这个造成“非典”的“坏小子”究竟从哪里来?对这个问题,目前自然是不敢贸然回答,但参考一下最近几十年爆发的几场病毒性流行病,我们也许会看到一点蛛丝马迹。

  人类艾滋病病毒是怎样起源的?发源地在什么地方?在最初发现艾滋病时令人十分困惑,世人众说纷纭。经过不懈的努力和艰苦的探索,科研人员终于找出了该病毒的自然宿主,它很可能是生活在非洲的绿猴或称非洲猴。

  由于非洲炎热的气候和潮湿的居住环境,使得各种人畜共患的传染性疾病在该地区的流行发展都很迅猛顽固;在另一方面,古老、简陋的生存方式加杂有许多古老而原始的活动,诸如拜神、跳仙、祭祠、野蛮的残杀仪式和性乱生活,为这块土地蒙上神秘的面纱。在许多地方,尤其是乡村部落,发生性关系是十分随意的事。某些地区的居民还有一种世代相传的习俗:用猴血来刺激人的性欲。他们将公猴血和母猴血分别注入男人、女人的大腿处或耻骨区及手背臂上,甚至用这种将猴血注给人体的方法治疗妇女的不孕症和男性阳痿等病。该地区为艾滋病的高流行区,间接证明艾滋病病毒是从猴传给人的。不过,如果追溯该地区这种习惯风俗,最早的年代可能远远长于艾滋病流行的历史,使得这一观点也有令人怀疑之处。不过,艾滋病专家们坚持认为,可能在很早以前,艾滋病就曾通过猴子传染过人类,但因为某种偶然的原因而自生自灭;又由于某种契机,造成了今日的广泛蔓延。

  病毒学者从200只非洲绿猴的末梢血液中成功检出70只带有与人类艾滋病病毒极为相似的病毒,充分证明了上述由猴传人的推断。而这种生活在中、东、非洲的绿猴造成的流行传播不仅仅是当地居民。由于它们多生活在人类居住地附近,或成群结队于国家开辟的旅游胜地及公园等场所,或寻食、或与人们嘻戏,有时会咬伤游客,这样就将猴艾滋病毒传给人,尤其多见于居住于扎伊尔的海地人。又由移居至美国的海地人将病毒传到美国,再通过美国这个世界各地人口流动性最大的国家传播到世界。专家认为,这种猴艾滋病病毒进入人体后感染的过程中可产生突变,进化成为人类的艾滋病。

  1976年以来,刚果多次爆发埃博拉病毒,病毒来自灵长类动物

  1976年,埃博拉病毒出现在非洲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其名字源于刚果境内的一条河流。埃博拉病毒首度爆发就显现出巨大的杀伤力,夺走了270条性命,不过当时没有人知道这究竟是何种病毒。此后,这种神秘的病毒先后出现在加蓬、苏丹、象牙海岸,甚至英国。埃博拉病毒第二次大爆发是在1995年,有245人死于非命。在发现埃博拉病毒的二十多年时间里,全世界死于这种可怕病毒的人大约有一万人。事实上,由于这种病毒多发生在非洲偏僻地区,所以实际死亡的人数可能远大于这一数字。

  埃博拉病毒的症状十分恐怖。感染者发高烧,肌肉疼痛无比,体内的心、肝、脏等内部器官开始糜烂成半液体的块状,最后患者眼睛、嘴、鼻子和肛门大量出血,全身皮肤毛孔浸满污血而死。它几乎成了一个神话世界里的魔鬼!埃博拉病毒极易通过患者的血液、精液、尿液和汗液传播,一般潜伏期为三周,感染者的死亡率高达90%。发病初期的症状极具迷惑性,容易被医生误认为是普通的发烧或者麻疹。

  埃博拉病毒引起的休克和大出血症状的机理很复杂。病毒侵害多种细胞,特别是免疫系统的巨嗜细胞和肝细胞。血管内皮细胞是否直接受到埃博拉和马尔堡的攻击还不明确。有些研究者认为,这些细胞的损害导致毛细血管内的血液倒流入外周器官,从而造成循环系统的崩溃并使人快速死亡。通过多年的研究,科研人员已经明确了埃博拉病毒的基因序列:

  18,959碱基的单链RNA;已经能回答所有关于埃博拉毒力和发病机理的问题。可是埃博拉病毒在非洲的肆略还将持续,直到研究出有效的疫苗才有可能战胜它们。

  最近,刚果西北部与加蓬接壤的地区再次大规模爆发致命的埃博拉病毒。据最新消息,已经有100多人因埃博拉病毒致死。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部分专家已经前往该地区调查疫情,并提供救援帮助。据刚果卫生部长对媒体公布的消息称,此次埃博拉病毒爆发的原因是当地居民食用了附近森林里死去的灵长类动物。

  1994年,澳大利亚爆发亨德拉病毒,病毒来自狐蝠

  1994年9月,在澳洲东岸昆士兰省首府布里斯班尼近郊的亨德拉镇,一个赛马场发生了一种导致赛马急性呼吸道综合症的疾病,这种疾病的典型特征是严重的呼吸困难和高死亡率,还表现为人接触性感染,14匹赛马和1人死亡。病原体被分离鉴定后,证明是副粘病毒科家族中的一员,最初被命名为马麻疹病毒,后被命名为亨德拉病毒。

  亨德拉病毒出现后,当地对5000多家养动物进行了抗体检测,没发现有抗亨德拉病毒的抗体。后来,调查的目标转到了能在发病地区之间活动的野生动物,发现黑妖狐蝠、灰头狐蝠、小红狐蝠、眼圈狐蝠等四种狐蝠体内具有抗亨德拉病毒的抗体。此后,又在一只怀孕的灰头狐蝠生殖道内分离到亨德拉病毒。对昆士兰的1043个狐蝠样本进行血清学检测,发现47%的样本呈亨德拉病毒阳性反应。抗体监测发现狐蝠体内的抗体水平与疾病的地方流行性相一致,预示狐蝠处于感染的亚临床状态。虽然没有发现病毒从狐蝠直接传播给马,但实验室感染证实这种方式是可能的。最可能的传播途径就是马采食了被携带病毒的狐蝠胎儿组织或胎水污染的牧草所致。在昆士兰,马群的发病时间正好与果蝠的繁殖季节相重叠,而且从实验室感染和自然感染的狐蝠胎儿组织中分别分离到亨德拉病毒,进一步支持这一推测。其次,马由于采食狐蝠吃剩的果实而感染也是发病的原因之一,病毒在马群中的传播是通过感染的尿液或鼻腔分泌物,人由于与病马接触而感染。实验室感染的情况下,亨德拉病毒却不易传播。(本文章来自搜医健康网 编辑:卢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