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索赔超万元 医疗纠纷索赔超万元

发布者:loveeblis 时间:2011年1月14日 22:29 浏览143次

  

  深圳市龙岗区山厦医院,护士曾戴钢盔上班。当地卫生部门希望“患方理性维权,采取法律途径解决问题”CFP图

  本报讯(记者陈瑜聂超)医患关系如何和谐,医疗纠纷如何处理?这一直是今年来全国两会的热点话题。

  昨天,在全市医政工作会上,市卫生局副局长周英杰称,我市年内将构建医疗纠纷第三方调解机制,江北将率先试点:发生医疗纠纷时,病人或家属若索赔上万元,将由独立的第三方机构进行调解。

  谁当“第三方”?

  参与单位须与医患均无关系

  据了解,目前我市处理医疗纠纷主要有三种途径:一是双方直接协商,易现“医闹”;二是申请医疗事故鉴定,由于有卫生行政部门介入,患方不满卫生局和医院的“父子”关系;三是提起诉讼,但时间长,成本高。

  周英杰称,市卫生局正协调市综治办、市司法局、市保监会等,构建市级第三方调解机制。“第三方”属独立机构,不隶属于卫生局,与医院、患者均无利益关系,有人民调解委员会性质。

  如何调解?

  专家调查医患双方不见面

  市卫生局初步设想,索赔万元以下的医疗纠纷仍然由医患双方自行协商,万元以上的则交由第三方调解机构,免费提供调解服务,由法律、医疗专家对发生的纠纷进行调查,作用类似于交通事故发生后的交警部门。整个过程中,医患双方无需直接碰面、对话,以避免“硬碰硬”矛盾激化。

  怎么赔付?

  医院医生投保保险公司负责赔

  据介绍,我市还将在公立医院推行医疗责任保险,今年内我市所有公立医院、医生、护士将按分工、责任大小等因素缴纳医疗责任保险费用。一旦出现医疗损害,赔偿费用就全部由保险公司承担,这有利于患方能更快地拿到赔偿;此外,还将对公立医院就医疗纠纷与患者自行和解的经济补偿、赔付最高限额等予以规定,防治国有资产随意赔付,有效遏制“大赔大闹、小赔小闹”和“花钱遮丑”的不良风气。

  各方声音

  医方欢迎两成患者担心更弱势

  昨天,记者就设立第三方调解机构一事,采访了主城十余家医院的相关人士,所有医院对此均表示欢迎。重医大儿童医院副院长符洲告诉记者,该院每年需处理医疗纠纷20多起,医院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由三人组成的医疗纠纷调解小组,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如果有第三方调解机构来专门处理这类纠纷,医院更专注于抓治疗和服务。

  记者在重医附一院、大坪医院等医院随机采访了50名前去看病或是陪家人看病的市民。80%的市民认为,第三方机构应该会有利于解决医疗纠纷,但如何确保第三方机构独立、公正、客观解决纠纷很重要。有20%的市民则担心,这个机构成立后,可能让陷于纠纷的病人更加弱势,因为该机构若无一定比例的民间人士参与,各相关职能部门处理纠纷的视角可能会比较单一。

  他山之石

  宁波:建立医疗纠纷调解专家库

  我市卫生局将去天津、宁波学习“第三方调解”的经验。记者了解到,今年3月,宁波在全国率先引入了第三方调解机制,由与当事双方都没有隶属关系和利害冲突的调委会介入。调委会独立于卫生行政部门之外,由司法部门负责日常管理和人员招聘,由财政保障经费。调委会成员既有调解员,也有医学专家。医患发生索赔1万元以上的纠纷后,调委会介入调查,申请由“专家库”中的医学专家进行会诊。专家们经过调查,作出是否赔偿的判定,由保险机构理赔。

  实习医生医死教授留后遗症

  医学生三年实习规定引担忧

  人大代表、重医附二院副院长张玲:实习医生无处方权,不必担心

  上月,社会持续关注的“北大医院实习医生医死北大教授”一案进入二审。3月11日,卫生部部长陈竺在接受包括本报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开始,医学院校毕业生,先到大医院接受培训,锻炼三年后再派往基层。这意味着,大量实习医生将进入大医院,医院如何严格管理,既能让医生学到本领,又能消除老百姓对实习医生的不信任。

  昨日,本报记者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重庆肿瘤医院院长周琦,全国人大代表、重医附二院副院长张玲。

  没实习医生出不了合格医生

  重庆商报:上月,“北大医院实习医生医死教授”案件进入二审,你对实习医生,持何态度?

  周琦:“实习医生医死教授”事件,我关注过。我要说的是,没有医学生、没有实习医生,也就不会有合格医生。这是医生正常成长的过程,社会应理性地看待这个问题。

  张玲:一名成熟医生,是从实习医生、年轻医生一步一步学习过来的。值得思考的是承担教学的医院,要严格对实习医生的管理,对他们的工作程序和范围,要有明确的规定。

  三年学习才具有全科技能

  重庆商报:为何要学习三年,才派往基层?

  张玲:医学院学生毕业后一年,就能考医师执照,能不能独当一面还很难说。他们对普通病症治疗没有问题,但是遇到并发症多一点儿,就不知怎么处理。后果也许就是延误治疗时间,乃至发生医疗事故。三年时间里,实习医生要在各专业去轮转,才具有全科技能。到基层工作时,遇到复杂的病情也会有基本的判断,北京、上海等发达城市做得比较好。

  重庆商报:据你所知,今年,对于年轻医生的培训,卫生部门有何举措?

  张玲:今年,市卫生局将批准一批医生的培训基地。首先是参与培训的医院要具备资格。其次,对接受培训的医生,有严格的培训计划和考核标准。

  周琦:卫生部将启动住院医生规范化培训计划和专科医师培训计划。今后,规范化培训将成为教学医院和三级医院的重要工作。

  没有处方权有告知身份义务

  重庆商报:实施这一改革,大医院要接收大量实习医生,是否有承受能力?

  张玲:市卫生局审批基地时先评估医院的规模,然后核定可以培训实习医生的数量,所以不会超额培训医生。

  重庆商报:大量实习医生进入大医院,如何让看病的百姓放心?

  周琦:卫生部早就有相关规定,实习或没有医师资格的医生必须在指导医师带领下,参与医疗活动,不能单独从事诊疗活动,包括处方、手术等。同时,为了避免误会,可以告知病人。

  张玲:老百姓担心是正常的,不过完全可以放心。没有医师资格的医生没有处方权。同时,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由上级医生对医疗行为负责,所以上级医生就会严格把关。

  实习医生每月1200元生活费

  重庆商报:曾有实习医生埋怨说,指导教师怕担责任,不愿让他们参与临床活动,学不到本领。

  周琦:相信国家卫生部和教育部会强化建立相关制度和机制,解决实习医生临床实习的事情。

  张玲:平时,实习医生和接受培训的医生,更多的是做一些换药、包扎伤口、观察病情等事情,与上手术台相比,显得是小事情。而实际上,这些活儿很重要。手术只是一小步,重点在术后的恢复。不要小看“小活”,同样会牵涉病人的身家性命。

  重庆商报:实习医生能否有生活保障,让他们能安心学习?

  张玲:据我所知,国家有考虑。至少能满足医生的学习生活,除了提供住宿外,还会每个月发给基本生活补贴,大约是1200元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