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从RCT到RWS,EGFR-TKI序贯治疗为EGFR m+的肺癌患者带来更多可能!

来源: www.ssooee.com   发布者:搜医网 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7:59 浏览19次

导语:国内外专家齐聚上海,共论肺癌治疗新动向!

2019年11月2-3 日,由勃林格殷格翰公司举办的“2019年肿瘤学对话(Conversations in Oncology)”会议在上海拉开帷幕。国内外近千名肿瘤学专家线上线下汇聚一堂,由广东省人民医院吴一龙教授、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教授和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Barbara Melosky教授担任会议主席。会议主题涵盖了中国肺癌诊断和治疗的挑战、生物标志物检测、全程治疗中靶向药物的顺序治疗等热门话题,呈现了一场精彩的学术盛宴。

吴一龙教授:从RCT到RWS,阿法替尼表现精彩

真实世界:RCT与RWS互为补充

在循证医学时代,以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CT)为主的研究方式解决了新药的有效性与安全性等问题,但这个“金标准”也存在很多局限性。吴一龙教授在会上介绍了真实世界证据(RWS)的重要性以及阿法替尼为代表的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TKI)在真实世界研究的数据。

吴一龙教授指出,RCT与RWS并非对立或替代关系,而是互补关系。以RCT为基础制定相应指南,使新的临床干预措施真正应用于临床。但指南仅是推荐,不能替代临床经验,因此需RWS作为有效补充,以评价新的临床干预措施在临床实践中的真实效益、风险和治疗价值,使临床研究的结论在RCT后回归真实世界。

阿法替尼从临床试验临床实践”的突破

如果能将RCT和RWS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则可以真正实现从“临床试验”到“临床实践”的突破。

我们都知道,EGFR-TKI 已广泛应用于 EGFR 突变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作为第二代口服小分子EGFR- TKI,阿法替尼具有独特的作用机制,能够不可逆性阻断 EGFR以及ErbB家族的其他相关成员(如HER2、ErbBb3、ErbB4)。之前已有多项研究证实阿法替尼一线治疗EGFR突变阳性NSCLC的获益。 

LUX-Lung 3/6是阿法替尼对比化疗的随机对照研究,两项研究均表明,与化疗相比,阿法替尼可显著延长患者无进展生存期(PFS)。此外,研究结果也显示,阿法替尼一线治疗Del19突变患者的OS可延长超过1年。与化疗相比,LUX-Lung 3研究的患者死亡风险降低46%,LUX-Lung 6研究的患者死亡风险降低36%[1]

基于LUX-Lung系列临床试验的结果,阿法替尼在EGFR阳性 NSCLC中的治疗地位被一致认可。在取得良好疗效的同时,临床上也十分关注药物的不良事件,以尽可能降低对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为此,真实世界研究RealGiDo评估了阿法替尼剂量调整在真实环境中的影响。真实数据显示,阿法替尼剂量调整可有效降低药物不良反应(ADRs)的频率和强度,同时不影响疗效 [2]


阿法替尼序贯奥希替尼模式的一致获益

在LUX-Lung7研究中我们已经看到,对受试者后续治疗数据的初步报告中显示,在阿法替尼组后使用第三代EGFR-TKI药物呈现出为患者带来更多的获益趋势,而“阿法替尼序贯奥希替尼”的获益趋势在全球真实世界研究(GioTag)中得到了进一步的验证。

GioTag研究旨在评估阿法替尼治疗后二线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的效果,最新中期分析结果显示,随访的所有患者(n=203)接受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TKI)阿法替尼序贯奥希替尼治疗,中位随访30.3个月,中位OS为41.3个月。特别是EGFR-del19突变患者(n=149),中位OS达45.7个月。对于亚裔患者,中位治疗时间(TOT)甚至达到了46.7个月。


值得关注的是,吴教授指出,关于GioTag研究的入组条件,很多人误解为是入组了接受奥希替尼治疗10个月以上的,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而是既往10个月之内使用过奥希替尼的患者,无论疗效如何都纳入这项研究,所以这一点是非常符合临床实践的情况,具有较高的代表意义以及临床指导价值。

就目前而言,无论是RCT还是RWS,阿法替尼序贯奥希替尼在EGFR M +患者都表现出一致获益的趋势。吴教授表示,从客观上评价,“阿法替尼+奥希替尼”模式会给病人带来比较好的生存效果,但是仅靠一个真实世界的研究还不足以改变临床实践,但是这提示了我们未来可以做进一步的研究验证,希望未来有来自中国或者亚太地区的第二个、第三个真实世界的研究,互相验证,互相补充。据了解,国内已有多中心启动START 研究,以验证在真实世界中阿法替尼序贯奥希替尼对中国人群的疗效,其临床结果也将作为GioTag亚洲亚组数据的映证和补充。临床实践的模式需要多元化的比较,才能为患者提供更为精准的治疗方案,在

EGFR阳性突变的治疗路上,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周彩存教授:优化序贯,肺癌靶向药物应如何排兵布阵?

大会上,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教授介绍到,据最新流行病学数据,中国新增肺癌病例占全球的37%,发病率和死亡率均持续维持在高位,而肺癌的早期诊断及筛查是目前肺癌领域面临的主要挑战。


周教授指出,目前已上市的EGFR-TKI已从一代TKI发展到二代TKI(阿法替尼)和三代TKI(奥希替尼),患者的生存得到了极大延长,生活质量有了显著改善。但是,治疗药物的增加也为治疗方案的选择带来了新的挑战。如何对进行药物合理的“排兵布阵”,使患者活得长、活得好,是临床医生和患者当前最为关注的问题。

阿法替尼EGFR突变患者一线标准治疗

目前,EGFR 突变比较常见的是 19 del 缺失突变和 21 L858R 点突变。临床实践中,针对常见EGFR突变阳性患者,一线治疗方案主要选择泛ErbB抑制剂阿法替尼或一代TKI,疾病进展后进行二次活检,若证实存在 T790M突变,则选择第三代TKI。

除常见突变之外,还有5%左右的非经典突变,比如G719X、S768I、L861Q等,但非经典突变使用一代/三代TKI的疗效往往不尽如人意。临床研究证实,泛ErbB抑制剂阿法替尼,可以显著提高此类患者的PFS可以达到11.0个月左右,缓解率达到50%~70%。阿法替尼已经成为EGFR非经典突变患者的标准治疗选择。

一线阿法替尼序贯奥希替尼带来持久获益

当前,奥希替尼被视为是一线治疗中一种有效手段,但临床应用上需要考虑缺乏后续TKI治疗选择的问题。因此,对目前的靶向药物进行合理的“排兵布阵”,优化治疗顺序,有望使患者达到更长的生存时间。

周教授指出,GioTag最新研究结果证实了阿法替尼序贯奥希替尼可以为EGFR突变肺癌患者带来持久获益,特别是亚洲人群。研究结果显示:总人群的中位OS达41.3个月,中位TOT为28.1个月。

值得指出的是,对GioTag研究亚洲患者亚组进行分析[3]发现,对于EGFR T790M突变的亚洲NSCLC患者,阿法替尼序贯奥希替尼的中位TOT长达46.7个月,将近4年。未来,相信随着阿法替尼在临床的不断应用,包括中国在内的更多真实世界研究数据会给医生带来更多治疗选择,为广大患者提供更长生存获益。

本次会议议题涉及了肺癌早期诊断、药物治疗、EGFR突变患者诊疗等多个方面,对临床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吴一龙教授和周彩存教授表示,从临床试验到临床实践,第二代EGFR-TKI阿法替尼积累了丰富的使用经验。基于目前的证据,阿法替尼可以说是亚洲EGFR突变患者一线治疗的重要选择之一。

专家介绍:


左:吴一龙教授;右:周彩存教授

吴一龙教授:

吴一龙,肿瘤学教授、博士生导师,IASLC杰出科学奖获得者,广东省人民医院(GGH)终身主任,广东省肺癌研究所(GLCI)名誉所长,广东省肺癌转化医学重点实验室主任。吴阶平基金会肿瘤医学部会长,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前任理事长,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精准医学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临床试验协会(GACT)会长,中国胸部肿瘤协作组(CTONG)主席, 2020世界肺癌大会(WCLC)主席

周彩存教授:

周彩存教授,主任医师、博士、博士生导师。

上海市领军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上海市肺科医院肿瘤科(肺癌免疫研究室)主任、教授,同济大学医学院肿瘤所所长。致力于肺癌的早期诊断、个体化治疗及靶向治疗的新技术及新药研究。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国家863项目、上海市科委登山计划和纳米重大专项重大课题;发表论文300余篇, SCI 100余篇;作为第一负责人,2013年获得上海市医学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和中华医学科技步奖二等奖,2014年获得华夏医学奖一等奖,牵头负责的《肺癌精准化诊疗策略建立与推广应用》荣获2017年度中国抗癌协会科技奖一等奖。

参考文献:

[1] Yang et al. Ann Oncol. 2016;27:2103;

[2] Halmos et al. Lung Cancer.2019 Jan;127:103-111.

[3] Afatinib followed by osimertinib in EGFR mutation-positive (EGFRm+) NSCLC: Analysis of Asian patients (pts) in the international, multicenter, observational GioTag stu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