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病人被打开腹腔等医生5小时

来源: 搜医健康网   发布者:妮子 时间:2008年10月27日 20:49 浏览14次

  重庆一名年近60岁的男子因肚子痛到长寿区云台镇卫生院检查,主刀医生在打开其腹腔后才发现受卫生院条件和能力限制,无法完成下面的手术。于是男子在病床上苦等近5个小时,才等到其他医院的医生赶来。最后,男子死在卫生院的病床上。

  19日上午,九龙坡走马籍的黄中轩死在了长寿区云台镇卫生院的病床上,此时距他60岁生日还有4天。之前,他因肚子痛到该卫生院检查,主刀医生在打开其腹腔后发现是肠穿孔,但手术需要上级医院长寿区人民医院的医生才有能力实施。于是黄在病床上等待了近5个小时,才等到垫江县人民医院的医生赶来。两天后,黄死亡。死者家属认为患者的死亡是由医院不负责造成的,要其承担全部责任。昨日下午6时,经过多次协商,医患双方达成一致,云台镇卫生院一次性赔偿死者家属13万元,以了结此事。

病人被打开腹腔等医生5小时

  辗转求助

  医生近5小时才赶到

  据死者黄中轩的女儿黄英介绍,父亲是九龙坡走马人,4年前来到云台镇,在她和丈夫开的店里帮忙。17日凌晨,黄中轩说肚子痛得厉害,家人赶紧将其送到云台镇卫生院。直到中午,院方才告知黄的女婿卓长均,称其岳父肚里可能有穿孔,需要马上手术。下午2点半,黄中轩被推进手术室。守候在手术室外的卓长均说,大约1个半小时后,他被主刀医生王某叫进手术室,称其岳父直肠位置有穿孔,腹腔溢满了粪便等污物,需要对肠子改道,但这项手术需要卫生院的上级医院长寿区人民医院的医生才能做。卓说,当时岳父躺在手术台上,腹部划出了一条长口子,他都看见肠子了,根本不能转院。于是,卫生院联系上长寿区人民医院立即派医生前来完成手术。

  卓长均说,直到当晚7点,经过医生及患者家属七八次催促,他们都没等到长寿区人民医院的医生,卫生院赶紧向毗邻的垫江县人民医院求助。当晚9时许,垫江方面几名医生赶到,继续手术。此时,黄已在手术台上等待了近5个小时。当晚11时,手术完毕。“陶院长说手术非常成功!”卓长均说,垫江来的医生走后,陶某如此告诉他们。可两天后,黄死在了卫生院的病床上。此时,距他60岁的生日还有4天。

  死者家属

  医院不负责致患者术后死亡

  昨天中午,死者家属告诉记者:从19日早上开始,黄开始发高烧,说话非常吃力。上午卫生院负责人陶某在病床前告诉黄的亲友,患者出现这些情况是正常的,不料几分钟后患者死亡。死者家属当即对卫生院的医疗水平及责任心表示强烈质疑。卓长均说,卫生院在没有查清患者病情的情况下贸然开刀,是一错;当打开患者腹腔后发现受卫生院条件和能力限制,无法完成下面的手术,对手术风险预计不足,是二错;接下来四处求援过程中,没有采取应急措施,对躺在手术台上的患者处理不当,是第三个错误;在垫江方面的帮助下完成了患者手术,可卫生院对病情感染等控制和后果估计不足,导致患者死亡,又是一错。“患者死亡完全是卫生院不负责造成的!”黄的家属如是说,他们随后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并向有关政府部门反映了情况。

  专家提醒

  肠穿孔要注意感染

  直肠穿孔的风险有多大?我市某三甲医院外科专家张教授介绍,患者直肠穿孔的风险比较大,因为只要肠子穿孔,发现不及时,粪便等污物就会溢出,整个腹腔就会被污染,感染的可能性非常高。按照多年经验,在手术处理穿孔问题后,要对腹腔进行仔细清洗,抗感染是重点的,稍有不慎就会引发多器官感染,造成严重后果。

  协商结果

  卫生院按全责赔了13万元

  昨日上午,在云台镇政府、长寿区卫生局等协调下,医患双方在镇政府会议室进行了第一次接触,商量如何解决善后事宜。卓长均说,综合卫生院的种种失误,他们提出包括死亡补偿金在内共20万元的赔偿要求。而卫生院愿按医疗事故有关条例承担全责的责任,但金额不能超过10万元。由于双方分歧较大,第一次协商无果。

  昨日下午2点半,有关方面又将医患双方拉在一起再次进行协商。参与调解的长寿区卫生局医政科副科长姜祥木和该镇一负责人拒绝了记者参与旁听的请求。昨日下午6时,双方终于达成赔偿协议,卫生院一次性赔偿死者家属13万元了结此事。死者女儿黄英说,他们是被迫接受这个条件的,爸爸死得不明不白,作为子女,他们非常想搞清楚父亲的死因,但打官司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耗不起!”

  记者采访

  主治医生“去向不明”

  在双方谈判过程中,记者数次到云台镇卫生院,希望找到为黄主刀的医生王某,但该院所有人员均拒绝透露相关情况。

  记者最后在外科诊断室找到了王医生的两个手机号码,其中一部电话关机,另外一个号码打通后,一自称王医生妻子的女子说,王应该在上班,但不知其去向。后据卫生院办公室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工作人员称,王的妻子也在医院上班。记者在卫生院内询问了一个小时,都没有找到王医生,无法得知他当时手术的细节。

  各方说法

  垫江人民医院医生

  手术过程是成功的

  昨日下午,记者采访了参与17日为黄中轩手术的垫江县人民医院外科段医生。他介绍,黄的穿孔位置位于结肠和直肠连接位置,粪便溢到了腹腔中,他们将其坏死的部分予以切除,并对伤口进行了缝合,整个手术过程是成功的,没有出现任何意外。段医生认为,黄应该是感染性休克死亡。垫江方面支援的医生在手术完成后,术后阶段就由卫生院负责处理。

  长寿区人民医院

  医生很忙无法抽身

  死者家属反复提到,卫生院曾向长寿区人民医院求助过,但一直没有等到医生前来支援。记者欲就此向长寿区人民医院核实,但该院宣传科一名余(音)姓临时负责人告诉记者,她将记者的要求向医院有关领导作了汇报,不过领导要求记者直接联系区卫生局,理由是事发后他们医院将所有情况都向卫生局进行了汇报,医院不接受采访。

  对此,姜副科长在医患双方达成一致赔偿协议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卫生院确实向区人民医院求助过,但长寿区人民医院告诉区卫生局,当时是因为负责出诊的医生都很忙,有的开会去了,有的正在为患者手术,根本无法抽身。于是卫生局在接到情况反映后建议卫生院向就近的垫江县人民医院求助。

  长寿区卫生局

  “卫生院有一定过错”

  昨日下午6点半,代表行政主管部门调解完此次医疗纠纷的姜副科长告诉记者,云台镇卫生院在黄中轩死亡一事上,“有一定过错”:在黄手术成功完成后,医院在感染控制方面做得不够,并导致了后来的结果。姜说,根据事后他们邀请的当地医疗专家初步检查显示,黄可能是感染性休克死亡。同时,在接受采访过程中,姜副科长反复强调的一句话是“卫生院花钱买平安”。姜称,正是由于卫生院在这些方面存在一定责任,所以才愿花这么多钱来了结此事。姜说,黄到底是怎么死的,卫生院在此过程中有多大过错等等,都需要检查或鉴定后才能有结论。

  针对死者家属提出的患者在手术台上等待了几个小时,卫生院都没有进行必要的处理一事,姜副科长说经过他了解,主治医生对黄进行了消炎等处理。但由于院方拒绝接受采访,这一细节没能得到证实。(本文章来自搜医健康网 编辑:卢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