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尿毒症男子11年换肾3次

来源: 福照搜医网   发布者:妮子 时间:2009年2月19日 13:40 浏览12次

  “爱妻菊儿:我已记不得给你写过多少信了,但我知道这是最后一封……”11年前,一个身患尿毒症的男子给妻子写了最后一封情书,凄美的爱情故事经本报报道,无数成都市民记下了这个名字:敬宇。如潮的爱心捐款下,29岁的年轻生命在换肾手术后迎来了新生。

  没有肾,就没有身体和大脑需要的一切。11年来,敬宇开始了一个人的艰难战斗,先后两次换肾。然而,第二次移植的肾脏再次“告急”,他不得不面临第三次换肾的残酷现实。

  这一次,敬宇的亲生妹妹毅然捐肾。今日,兄妹将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进行最后的体检。如果一切顺利,兄妹俩将立刻入院,进行肾移植手术。

  第一次换肾

  《最后一封情书》换来爱心如潮

  “爱妻菊儿:我已记不得给你写过多少信了,但我知道这是最后一封……”这是1998年5月17日,刊登在本报头版的一封情书,深情而绝望。字里行间凝聚着一个丈夫对家庭、对爱妻的深深眷念。写下这封绝笔信的是一条年仅29岁的年轻生命,他的名字叫敬宇。

  1991年,敬宇从南充老家来到成都闯荡。7年的摸爬滚打,他从一个洗盘子的小工成长到一家公司的行政职员。他在成都买了房子、开始在川大进修、 女儿也5岁了……眼看生活开始有所起色,然而,不幸悄悄降临。1998年4月的一天,29岁的敬宇出现头疼症状,一周后,他被确诊为尿毒症。

  “卖房子给我治病就意味着家庭的毁灭,我宁愿选择死亡……”多彩的生活瞬间罩上了黑色的阴影。在深深的绝望中,敬宇写下了《最后一封情书》。这封情书经本报报道后却给敬宇的生活带来了转机:他的深情和不幸感动了无数成都市民。爱心如潮水般涌来,短短几天,捐款已经达到了将近5万元。 “当时的捐款占了我手术费的三分之二。”敬宇说。

  1998年9月10日,天空微晴。在四川省人民医院泌尿外科的手术室里,一颗深红色的肾被移进了敬宇体内。敬宇说,那天,是自己的“复活日”。换肾手术非常顺利,出院时,医生对他说:“没有肾,就没有身体和大脑需要的一切,你要多保重。”敬宇说:“没有成都的好心人的关心,就没有我的第二次生命,我会好好活着。”

  第二次换肾

  惟一一套房子帮他再次重生

  手术后巨额的药费让敬宇负债累累。“一个月需要四千元的药费,都是靠亲戚朋友资助。”很快,敬宇的家里欠下上万元债务。服药一年后,心存侥幸的敬宇仍努力工作,停止了用药。2001年1月,敬宇再次出现病症:发烧、头痛、血压高……再次返回医院的敬宇,连续10个月治疗仍不见好转,医生最终提出治疗方案:进行二次换肾手术。

  得知自己需要第二次换肾,敬宇辞掉了工作。“我一个病人,怎么能拖公司的后腿呢!”敬宇拒绝向社会求助,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亏欠社会太多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已经被他借遍了,敬宇和妻子刘嘉菊再次陷入绝望。

  家里唯一的资产,就是房子。夫妻二人同时想到了这一点。 “卖房?”“卖房!”2001年11月,敬宇的爱人刘嘉菊咬牙把房子卖掉了,搬进了廉价租来的房子。拿着13万元钱,敬宇心如刀割:1991年,妻子刘嘉菊违背父母之命,跟着他在一起,这么多年来已经为他付出了太多……

  2001年12月27日,敬宇在华西医院泌尿外科进行了肾移植手术。术后第三天,敬宇开始出现急性排异反应。当时国际范围内尚无高效的抗排异药物,因此他深知自己正在经历鬼门关。随后又是高烧,血压增高、尿量减少、体重增加……在反反复复的折磨中,排异反应消减了。可是,老天总不遂人愿,几年来反复的抢救中,医生半开玩笑地告诉他,他早晚还需要再换上一颗肾。所有的希望再一次变成了失望,他的心情也跟肾脏一样,变得反反复复。

  第三次换肾

  弟弟妹妹 争着给哥哥捐肾

  2008年的1月,敬宇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那颗移植来的肾似乎已经耗尽了精力,7年前曾经出现过的诸种病状又一次逐一出现。2008年4月份,医生确诊其为肾脏慢性排斥反应,要做好第三次换肾的准备。那时起,敬宇再次开始血透,时间长达半年之久。

  医院雪白的病床上,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台庞大的机器连接在一起。塑料管里鲜红的血液,由他的动脉流出去,清洗干净之后再经静脉流回来。对40岁的敬宇来说,这样的透析治疗并不陌生。

  由于慢性排斥反应,血液透析机仍然偶尔要成为敬宇的“机器肾”,每周去医院三次。这个过程非常痛苦,由于颅内失衡,很多患者会剧烈头晕、呕吐,而且每做一次只能维持一天半的健康状态。“早上我在透析,下午我很可能就去拉客户了。”敬宇说,尽管身体承受着如此大的痛苦,但生存的考验同样如此现实。妻子说,目前夫妻俩考虑得最多的就是钱,因为换肾的开支是他们最大的负担,但换肾却是敬宇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

  “这是一种难以诉说的痛苦,身体无法自行排毒,什么都不能吃,喝水都是很奢侈的事情!”敬宇的痛苦让远在杭州的妹妹敬小芹十分揪心。她暗下决心:无论如何要救哥哥!去年6月,敬小芹在杭州偷偷地咨询了医生,体检结果表明,她身体完全健康。但她捐肾的想法却在家里掀起轩然大波。首先反对的就是敬宇:“妹妹这样牺牲太大了!”敬宇的两个弟弟也争着给哥哥捐肾,一家人权衡再三,最后决定:由敬小芹捐肾。2008年1月20日,敬宇兄妹在华西医院配型成功。前晚9时,敬小芹从杭州飞来成都,为哥哥的手术做准备。

  华西医院泌尿外科肾移植中心王莉教授表示,敬宇的情况在肾移植病史上并不罕见,由于敬宇的身体接受过外来肾,已经有了抗体,和亲属之间的肾移植可能有些排斥反应,成功的几率相对小一些。目前,她将考虑为敬宇兄妹血浆置换,降低排斥反应出现的几率,她对这次手术很有信心。 本报记者 王蓟 王波 摄影 王勤

  对话 懂得感恩 咬牙坚持

  记者:目前,你最大心愿是什么?

  敬宇:我要好好的活下去,10年前,是商报和热心的成都人给了我生命,我没有理由不珍惜。

  记者:经历了那么多次生死考验,你有什么样的感悟?

  敬宇:人要懂得感恩。现在这个社会,物质富足了,精神却贫乏了。为什么我要好好活着?因为要做对社会有价值的事,要回报社会。

  记者:病痛的折磨,生活的压力,你最难的时候想过放弃吗?

  敬宇:想过。但是我都咬着牙,和我的妻子一起坚持过来了,就是凭着一种信念,一种坚定的求生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