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我的爱情在未婚先孕ing

来源: 福照搜医网   发布者:福照→妮子 时间:2008年9月20日 14:29 浏览13次

  “只要我不在他身边,他就上网聊天。我在家过了两个假期,他就发生了两起一夜情。甚至有一个女孩还为了他更改了自己的结婚日期!……”

我的爱情在未婚先孕ing

  一见钟情

  2000年7月16日,我第一次到武汉,是为了见网友楚泽。

  那一次,我们一行四个女孩一下火车,呼机就响个不停。正当我们手忙脚乱地翻看呼机信息时,猛地有七八个男孩子“齐刷刷”地站成一排,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只见一个男孩走到我面前,笑眯眯地说:“我感觉就是你!”

  我抬起头,不禁愣住了:他长得真帅!虽然是面带微笑与我说话,而眉眼间流露的忧郁足以令所有的女孩子的心为之一动!

  顾菲停了下来,低头思索该如何形容楚泽。过了一会儿,她兴奋地说:“对了!他就像F4里的花泽类!”

  这时,我也知道他就是我的网友——楚泽。后来,楚泽告诉我,为了迎接我的到来,他和他的朋友特地凑了一笔钱,希望可以带我到武汉好好逛逛。那一刻,我真为自己感到幸运:上天不仅派来了一个这么帅气的男孩,还赐予了他细心、体贴。人家都说网友是见光死,从他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我们俩是一见钟情。

  我在武汉前前后后一共玩了8天,回到老家后,我就向父母宣布,将来我一定要去武汉工作。我的家庭条件不错,父母向来忙自己的生意,很少过问我的生活,因此,他们一直对我心怀内疚,不管我提什么要求,他们都尽全力满足。不过,这次他们提出,希望我能先就读武汉的一所高校,以便将来留在武汉。

  于是,我和楚泽开始了两地相思的生活。楚泽当时没有工作,每天只有10元的零花钱。我不忍心让他掏钱,每天都主动给他打电话,基本上每天的电话费都要花近30元。2001年3月,我实在忍受不了相思的煎熬,借口要上补习班,带了5000元来到武汉与楚泽会合。

  人间地狱

  然而,欢乐没维持多久,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而此时楚泽的懦弱与无能暴露无遗。

  刚开始听说我怀孕了,楚泽轻描淡写地说,要将孩子拿掉。他还找了一个学妇科的朋友帮忙,没想到,这个朋友是个骗子,他将我们的钱骗走后,人就不见了。

  也许是为了安慰我,也许是无知,楚泽不慌不忙地说,现在不拿掉孩子不要紧,将来一样可以拿掉。他准备一边找出他的朋友,一边让我向家里要钱,以备不时之需。

  我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情,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心里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的生活好像翻了个面,似乎再也难以拥有同龄人的笑声。我不敢向家里要钱,怕他们知道后会骂死我。我只得让楚泽想办法。

  这个错误的决定,让我过了一段人间地狱般的生活。

  楚泽将我安顿在汉口台北路一个婆婆家里,当时说好了一个月四百元,包吃住。可是我们的钱被人骗走了,无钱付房租,我只能听着肚子饿得咕咕叫的声音,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吃饭。要知道,我以前可是过着公主般的生活啊!5岁时,父母就买了架钢琴发掘我的音乐天赋。我手上从来没缺过钱,可现在,我却不得不体验挨饿的滋味。

  楚泽每天只有10元的零花钱,花5元买包烟,再花2元给我买包子、馒头之类的面食。我一天的生活就靠这些面食维持,根本不够一个孕妇的营养。而且,我们租的房子连玻璃也是破的,夏天还好说,一到冬天,冷风往里面直灌,而楚泽却不敢悄悄地拿出家里的被子给我盖,我只有将所有的衣服全往自己身上堆。

  最让我不好想的是,楚泽无论多晚都要回家,他说如果他不回家,连第二天的10元零花钱都拿不到。每晚,我躺在那个空荡荡、毫无生气的房子里,听着外面刮着呼啸的北风,心里别提有多害怕。想到娇生惯养的我如今呆在武汉,不仅要忍饥挨饿,自己动手做家务事,还要承受心理折磨,我真后悔,当时一时冲动,种下了苦果。

  未婚妈妈

  转眼到了2002年春节,这期间,我与父母联系的唯一方式是通信,告知他们我正在学校补习,请勿担忧。父母才放下心来,又给我寄了3000元。可这些钱只在我的手中打了个转,就被楚泽的朋友骗走了。而我的肚子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危险,因此我非常希望楚泽能陪我过春节,以免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屋里。可楚泽依然面露难色地说,我和他的事情,他家里人还不知道,他不方便带着挺着肚子的我回家过年。

  看他为难的样子,我也不想勉强他,便一个人来到网吧上通宵网。网吧管理员觉得我很可怜,特地让出一间房让我休息。我躺在房间里的一刹那,眼泪夺眶而出:连陌生人都觉得我不容易,可怜我,为什么楚泽就忍心让我一个人呆在屋里呢?

  2月16日是楚泽的生日,那天他父母给了他200元,他兴奋地带着我去宾馆开房,准备庆祝一番。

  到了下午3时许,我被阵痛惊醒。恰好这时楚泽出去上网了。我一个人痛得翻来覆去,始终无法安静下来。到了6时多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像要解大手一样,便来到洗手间。正好洗手间里有一个大嫂在做清洁。她看到我起身时像要晕倒一样,连忙扶住我。见我情形不对,马上问:“你是不是要生了?”

  我当时痛得说不出话来,大嫂连忙叫了救护车将我送到医院。我还来不及进产房,我的女儿就生出来了。

  后来我听说,晚上7时,楚泽还兴冲冲地端着一碗粉和零食走进了房间。没想到,我却已经去了医院。他被宾馆的大嫂带到医院,医生让他交住院费,他隔着玻璃深深地望了我一眼后,马上冲到骗我们钱的朋友家里去了。这次,他朋友没有赖账,四处借了1000元,给我们救急。

  我们未婚生子的消息一传出去,我的病床旁就来了许多求子的人。等到我快出院时,我的病床边都围满了人,他们七嘴八舌地要我把孩子给他们。后来,我经过挑选,给了一个老师。

  在把孩子给出的一瞬间,我的心突然痛了起来。虽然我年纪小,可是母子连心,想到从今往后我再也见不到这个孩子,我的心就像被剜去了一块似地生痛。当时,我几乎就不想把孩子给别人了。可是不给又有什么办法?

  那老师看着我可怜,非塞给我5000元的补偿费。我坚决不肯收这钱。因为我不是卖孩子,只是暂时没有能力抚养她而已。将来等我在武汉站稳脚跟后,我一定会去找她。于是,我牢牢地记住了这个老师的名字。

  直到我生了孩子,楚泽才把我们的事告诉他的家人。可惜,他的家人根本不来看我,只给了楚泽2000元,让他自己了结此事。

  就这样,我带着疲惫的身躯和受伤的灵魂回到了老家。

  “你的父母难道没看出你的变化吗?换句话说,他们对你失踪了一年,没有产生过怀疑?”我忍不住追问。

  说来也巧,那时我们家的生意面临着重新洗牌。他们根本顾不上管我。再加上我从小就表现得很乖,他们对我说补习的事,一直没有产生怀疑。只有我妈,抓住我的手,心疼地问:“你为什么变得这么瘦了?”然后拼命地替我补身子。

  遇到真爱

  2002年9月,我如愿来到武汉读大学。这时,我和楚泽的关系越来越淡,他除了每天找我要钱外,我们之间根本没有感情可言。

  就在我和楚泽的感情似断非断的时候,乔恒出现了。

  乔恒也是我在网上认识的。他几乎是第一次见到我就爱上了我。他在东西湖上班,是一个标准的白领。每天下班后,他就从东西湖跑到武昌,痴痴地站在宿舍楼下等我。说实话,我对他没有好感。他戴着近视眼镜,脸上还有些青春痘,的确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可他硬是死皮赖脸地缠着我,要我陪他吃饭。

  12月18日是乔恒的生日。他上午10时就来到我的学校。想到今天是他的生日,我不好意思拒绝他,便和他一起吃饭。

  一到饭店,他一口气点了七八个菜。遇到我喜欢吃的菜,他恨不得点双份。我不禁被他逗笑了。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紧张过我了,对他,我有了轻微的好感。

  那时我在校外居住,吃完饭后,乔恒坚持送我回家。我知道这样不好,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只得让他送我回去。没想到,后来发生的事让我啼笑皆非。

  到了寒假,我得回家过年了。乔恒一听说我买好了当天出发的火车票,连忙请假从东西湖打的到汉口火车站送我。相比之下,楚泽马虎得多,他一送我到火车站就离开了。

  楚泽离开没三分钟,乔恒就匆匆地站到我的面前。他细心地把我的行李搬上火车的行李架上,然后叮嘱旁边的乘客,说我是第一次出远门,希望他们能多帮帮我,到站了一定不要忘了叫我。他的紧张把我都逗笑了,如果不是我催他下车,他一定会陪我回家。

  因为我要给老师拜年,因此,春节还没过完,我就回到了武汉。这时,乔恒告诉我,为了让我有个更舒适的居住环境,他特意帮我租了个两室一厅,而且,他趁我不在时,将我所有的东西都拖了过去。

  我不停地埋怨他的胆子太大了,一边走向他替我租的两室一厅。只见他掏出钥匙,打开门,大声地叫道:“爸、妈,她来了!”

  我猛然间意识到,自己是到了他的家里!我连忙往后退,可乔恒一把抓住我,说:“过年的时候,怎么可以到了朋友的家门口不进去呢?”这时,他妈妈也迎了出来。

我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进去了。

  乔恒将我带到卧室里,打开一个抽屉,里面放着崭新的女人内衣及睡衣。他说:“我不知道你穿什么码子,就向营业员比划着你的样子,一样拿了两套。你自己看着穿吧。”

  说完,他又拿出一双全新的拖鞋放在我脚旁,让我早点洗澡休息。

  我坐了一晚上的火车,自然有些累。于是,洗完澡后,我早早就上床睡了觉。

  还没到10时,我就听到乔恒在客厅里打电话:“她要吃回锅牛肉,醋溜大白菜……在两个小时之内你搞得定吧?不管,总之,一定要在她中午起床之后吃到这些菜。她早就在电话里说要吃这几个菜。”

  我躺在床上,真不想起来,生怕这一切都是在做梦。被人宠着、爱着的感觉真的很好!

  阴云密布

  虽说乔恒对我很好,可那时我毕竟和楚泽没有明确分手,在与乔恒相处时,我时不时就会想到楚泽,感觉自己好像对不起他一样。在这种幸福与自责中,2003年3月的一天,我给乔恒留了一封信,然后离开了他的家。

  回到学校,正当我走在熟悉的校园路上时,突然被一个人抱紧了。我扭头一看,原来是楚泽!他不停地问我,为什么一声不吭就失去了踪影,害得这些天,他天天在校园里转悠。

  我轻轻推开他,说想和他分手。楚泽听到这句话像痴了一样,过了好半天才说:“你给我机会,我一定会改,一定会出去找工作。”

  望着一脸痛苦的楚泽,那不堪回首的一幕幕闪现在眼前,我忘不了和他一起走过的艰难岁月,可这些事情,除了在我心口上留下一道道伤痕外,什么都没有。

  正当我不知如何选择的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乔恒看到我留下的信,也来到了学校,我们三个人狭路相逢了。

  他们两个男人单独谈了一会儿话,然后楚泽走到我面前,问:“愿不愿意跟我走?”

  我看了看楚泽,强忍住心痛说:“不愿意!”

  楚泽什么话都没说,扭头就走了。

  然后乔恒面带微笑地走到我面前,还没等他开口说话,我就冲他摆摆手:“别说了,我也不会跟你走。”因为我知道,像我这种未婚妈妈,只能找一个年龄大的,或者是离过婚的人结婚,跟乔恒在一起,太不现实了。

  但是乔恒不愿意走,像影子一样跟着我。

  结果可想而知,我被乔恒的痴情感动了,决定和他在一起。

  也许是我太幼稚了,在我们发生关系后,乔恒指着我肚子上的妊娠纹问:“这是什么?”我支吾了半天,不知该如何回答。乔恒的心里就多了一道阴影。

  过了大半年,乔恒突然问我:“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肚子上的皱纹到底是什么?”

  我知道瞒不过去了,就告诉了乔恒真相。乔恒听后,一直不说话。过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以后我们再也不提这件事!”

  我以为乔恒会忘掉这件事,可事实并非如此,等我逢暑假一回家,他就向我提出了分手。而当我一回到武汉,他又求着要和好。最过分的是,前两天,他又向我提出了分手。还源源本本地告诉我,他曾征求过朋友的意见,大家都说,如果这件事情影响了我们的感情,最好分手。而且只要我不在他身边,他就上网聊天。我在家过了两个假期,他就发生了两起一夜情。甚至有一个女孩还为了他更改了自己的结婚日期!

  我真不敢想象他会做出这种事情。可他居然还说我必须跟着他,因为我除了和年龄大的人或者离过婚的人结婚外,没有人会娶我!

  我真不知道乔恒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我真的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了吗?(文中人物为化名)

  还未谙世事的顾菲处在人生的花季雨季时,过早地走向了成熟。在处理人生的一些重大的问题上,不可避免地无所适从。在她本应绚丽的花季里,她却不得不面对要做未婚妈妈这一人生的难题,相信不管是谁,看到这里,都会为顾菲心痛。(本文章来自搜医健康网 编辑:卢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