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湖南“总理批示案”当事人专程来山东感谢委托律师

来源: 本站编辑   发布者:webmaster 时间:2007年4月05日 14:01 浏览2468次

 

   

2007年3月7日,龙头律师事务所宋律师的办公室里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他们就是曾经与医院打了8年官司,案件惊动共和国总理的医疗纠纷患方当事人李之友夫妇。他们这次是专程来感谢当年为他们进行法律援助宋律师。当事人在8年的维权的过程中请过八、九个律师,都没能为当事人争取到满意的结果。正在当事人为案件一筹莫展的时候,通过医疗纠纷律师网找到了多年从事医疗纠纷案件工作的宋律师。在了解案件情况后得知当事家庭经济困难宋律师决定对当事人进行法律援助。也正是因为宋律师的努力才使得当事人8年之后得到了应有的赔偿。

 

    八年前少年在医院死亡

    1998年7月22日下午,湘乡化工厂职工李知友之子李星特被一辆摩托车撞伤。据李叙述,李星特立即被送到湘乡市人民医院,经B超检查和CT扫描后,李先和主治医生诊断为“颅骨无骨折症,左颈部软组织肿胀”。急救室主治医生王昌林的诊断为“酒精中毒,脑外伤”,值班医生成娟也告诉李知友,说李星特的“伤情没多大问题”。

   晚上,护士按照主任医师熊国俊的处方,给李星特输液。不料刚输到一半,李星特突然四肢抽搐,呼吸困难,两名值班医生前来查看,但都认为没问题。晚上10时,李星特再次抽搐,在李家父母的再三要求下,李星特被转往住院部九病室。20分钟后,李星特不治身亡。

    艰难维权路

    李星特死后,院方随即作出决定:鉴于李星特家庭困难,退还其住院的一切费用,给予其父母困难补助3000元,迅速将死者送往医院太平间。面对孩子的死亡,李知友要求院方退回死者的病历及10141号CT扫描片后,方将儿子的尸体送往太平间。

    李知友夫妇不服,遂于1998年7月27日将李星特在湘乡市人民医院所做的病历及10141号CT扫描片等原始病历资料送衡阳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及湖南医科大学复查,结论均是“右枕骨骨折,右前颅窝骨折;右额极对冲性脑挫裂伤及脑内血肿”。李知友告诉记者,专家们看了李星特的病历资料后说:“只要给李星特输氧,用脱水、降颅压药物,激素、止血、抗感染等药物,并严密观察神志、血压、脉搏、呼吸及体温变化,孩子绝不会死亡。”

    1999年5月4日,湘潭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作出了“同意湘乡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所做的鉴定结论”的鉴定。同年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技术室对李星特的死亡原因及医疗情况重新鉴定后认为:“在抢救李星特过程中诊断正确,抢救措施无明显原则错误,在抢救过程中个别环节的缺陷,不是李星特致死的直接原因。”

    2000年6月6日,李知友向湘乡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状告湘乡市人民医院工作人员玩忽职守,诊断失误,抢救措施不力,导致李星特死亡,属于医疗事故,要求赔偿其经济损失28万元。同年10月28日,湘乡市法院以“湘乡、湘潭两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所做的鉴定结论均不属医疗事故”为由,驳回李知友夫妇的起诉。

    1999年2月,李星特医疗纠纷一案被报送到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案头。同年3月6日,朱镕基总理批示:“请正午同志秉公查处。”2000年6月中旬,朱镕基总理对此又再次批示。然而出乎李知友意料的是,案情并没有因共和国总理的两次批示而云开雾散。

    儿子已经死去3年多了,这期间,李知友夫妇两上北京,50多次去湘潭、长沙、武汉上访,做医疗鉴定,仅差旅费、鉴定费、律师费、电话费等就花去了5万余元。而这些钱大都是靠朋友救济和周借。3年来,为打官司,李知友卖掉了家里的客货两用车,下岗在家,一个月没有一分钱收入,每月还必须上交工厂100多元的养老保险金。家里目前的生活全靠妻子单位让她承包一个仓库,每月有400元的租金维持,要不是该单位领职导同情他家的难处,让他缓交这几年的承包费,他们的生活无法想象。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2000年7月9日,李知友妻子被查出患有子宫肌瘤,需要及时开刀,但手术结束后,她将永远失去做妈妈的权利。

    改判适用了6年后的司法解释

    韶山市人民法院于2003年4月22日作出(2003)韶民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一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判决湘乡市人民医院赔偿死亡补偿费等损失共计61139.67元。

    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3)潭中民一终字第156号民事判决。二审认定“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判决湘乡市人民医院赔偿死亡赔偿金等损失共计75266.84元。

    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年11月20日作出的(2006)潭中再字第35号民事判决,采纳采纳宋律师的意见,认定原审判决“责任划分不当,处理欠妥,应予改判”。再审撤销韶山市人民法院(2003)韶民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及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2003)潭中民一终字第156号民事判决,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计算各项赔偿。全案判决湘乡市人民医院赔偿的数额由7万多元增加到19万多元。

    2007年的春节前5天,李之友夫妇通过法院执行,收到了全部的194589.2元赔偿款。至此一起耗时8年多,经过当事人和律师共同努力才最终使得医院为其过错承担责任的医疗纠纷案件,终于告一段落。

    宋律师对此案的评价

    这件医疗纠纷案件经过8年诉讼得到这样的结果,取得了一个令当事人比较满意的结果。遗憾的是这样的结果来的太晚,为了这个结果当事人付出了比走正常程序更多的代价。诉讼作为公民合法权益的最后的救济手段,应当及时、公正的老百姓伸张正义。本案拖了近9年才给当事人一个近乎合理的说法,起码的公正都被打了折扣,使得当事人受尽了世态炎凉。一个民主的现代社会,是对百姓负责的社会,一定要予民公正、予民正义。这起案件受到了当时国家领导人的重视,但是由于医疗机构赔偿理念的局限以及其他方面的因素,到现在当事人才拿到比较满意的判决,应当说医疗纠纷案件是一个双输的或者是多输的案件,当事人各方都没有赢家,患者失去了健康,医院失去了医疗信誉和经济利益。由于医疗损害相关的法律发展缓慢,相关的赔偿理念已经认识到,按照现有的法律规定即使全额赔偿也不能充分弥补当事人所遭受的损失。对此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能够采纳我们律师的相关意见,我们很是欣慰。对死者的父母李之友夫妇,相关部门和社会应当给予更多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