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甲流孕妇生命垂危

来源: 福照搜医网   发布者:福照→妮子 时间:2009年12月10日 16:31 浏览22次

  刘思思的病床边,是妹妹给她折的千纸鹤。

  昨天,23岁的孕妇刘思思,身患重度甲流,躺在宁波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下简称宁大附属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里,生命垂危。

甲流孕妇生命垂危

  12月1日下午,刘思思从宁波市妇女儿童医院(下简称市妇儿医院)转送到宁大附属医院后,医生就已经向家属下达了正式的病危通知。此后,家属已不知道几次收到医生口头通知了——病危!

  刘思思的30多个家属,轮流守护在重症监护病房外,不愿放弃最后一丝希望。

  刘思思的家人告诉记者,就在10多天前,这个怀孕7个月、健康漂亮的刘思思,还盼望着做天底下最幸福的妈妈。

  突然高烧,三次就诊都当普通病人治

  刘思思家住镇海区骆驼街道,结婚不到一年,怀有7个月身孕。

  11月26日下午,她突然感到喉咙痛,浑身不舒服,以为感冒了。一量体温,40℃。这可吓坏了丈夫林春,林春立刻陪妻子去镇海骆驼医院就医。因孕妇体温太高,医生立刻建议她到市妇儿医院就诊。

  持续高烧,医生说无需住院

  当天下午,二人来到市妇儿医院,接诊的是该院急诊内科医生徐玲。

  量体温,39.5℃。验血后,徐医生为刘思思开了“清开灵”与“泰诺林”,并开了两天的输液单,输液药品为阿诺西林,并告知她两天后来复诊。

  回家的两天内,刘思思大部分时间仍在发高烧。11月28日下午,她在母亲陪同下到市妇儿医院复诊。这一次接诊的是急诊内科医生林静,测量体温是36.9℃。在验血后,林医生开了和上次同样的药和输液单。

  28日晚上,刘思思开始打喷嚏、咳嗽、流鼻涕,感冒越来越厉害。自己量了下体温,38.5℃。

  30日下午,家人带着刘思思再次来到市妇儿医院。这一次,接诊的又是急诊内科医生徐玲,量体温为39.5℃。丈夫林春问,妻子持续高烧不退,为何不给她住院。

  徐玲医生解释,根据三次血常规化验结果,病人的白细胞从11月26日初次就诊的14.6万降到了10.2万,说明病情正在好转。考虑到病人是孕妇,用药比较轻,而且病情的好转需要一个过程,不用住院,也不用换进口药。

  “当时我们挺焦急的,听了医生的解释,一家人心情一下子放松了。”刘思思的父亲刘振耀说。当天,拿了徐医生配的和以前一样的药后,刘思思和家人回了家。

  第四次就诊,医生让转院治疗

  12月1日下午,所配两天的药物还未用完,家人又带着发烧的刘思思来到市妇儿医院。这一次的接诊医生态度截然不同。

  “医生说思思的病情已非常严重,要立刻住院治疗。”刘振耀说,当时医生说,市妇儿医院床位满了,让他们到宁波市第一医院或者宁大附属医院。

  当晚10点,刘思思住进宁大附属医院。“一到医院,医生验完血后说,90%是甲流,而且已经非常严重,要马上住进重症病房。”

  12月1日晚上,宁大附属医院呼吸内科下了重危病员通知单,诊断为重症肺炎、呼吸衰竭,思思的姑妈刘亚萍在病危通知单上签字。

  12月2日上午,医院将刘思思的流感病毒样本送宁波市疾控中心,当天下午确诊为甲流。

  刘思思生命垂危,家属提出三点质疑

  目前刘思思病情不容乐观,随时有生命危险。

  宁大附属医院12月1日下发病危通知单后,多次口头通知病人家属,病人情况危险,要随时做好心理准备。

  对于刘思思的病情,宁波市卫生局医政处已组织省内专家进行会诊,随时关注着她的病情发展。

  昨天下午,宁波市卫生局办公室副主任邬骏跃表示,卫生部门会全力抢救刘思思。

  孕妇家属认为,市妇儿医院延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就此提出3点质疑——

  1.为什么在量体温时,两次体温均在38℃以上,而且又有咳嗽、喉咙痛症状,市妇儿医院未安排她到医院发热门诊就诊,而都是在急诊内科就诊。

  2.11月30日,刘思思到宁波市妇儿医院就医时,体温为39.5℃,家属提出住院,医生凭什么告知病人病情好转,不用住院,也不用换药?

  3.刘思思持续高烧不退,市妇儿医院医生始终未提醒她可能患上甲流,也未引起足够重视,导致刘思思失去最佳治疗时间。

  医院表示,相关情况得找市卫生局了解

  市妇儿医院本身是设有发热门诊的,在该院5号楼。

  昨天上午,记者在市妇儿医院门诊大厅门口看到了一个指示牌,上面的流程图显示:

  病人到达医院后,首先在预检台测体温,体温正常或体温高于38度但并非呼吸系统病人,到医院1号楼普通门诊就诊,而体温高于38度并且有呼吸道疾病或者不明原因发热的病人,要询问流行病学史,如没有的,前去医院5号楼发热呼吸道门诊筛查,如有流行病学史,立即对病人发放口罩,就地隔离,并立即报告相关部门,进行专家会诊。

  为什么刘思思没有被及时送到发热门诊?

  记者想就此事进行采访,但市妇儿医院没有正面回应记者的问题,只是说目前这件事已由宁波市卫生局负责处理,相关情况,要记者到宁波市卫生局去了解。

  随后,记者来到宁波市卫生局办公室,邬骏跃副主任表示,之前市妇儿医院只是口头向他们讲述了此事,未有一份正式的书面材料报上来。邬骏跃表示,妇儿医院的书面汇报材料送来后,具体调查此事后,晚上会给记者一份书面的情况说明。

  可是,直到记者发稿时,宁波市卫生局的这份书面材料仍然没有收到。

  宁波市卫生局表示将调查此事

  此前几天,刘思思的家人多次找宁波市妇儿医院反映情况、讨说法。

  根据刘思思家属的说法,市妇儿医院医政科一名姓叶的工作人员曾告诉他们,经过院方核实,刘思思家人反映的情况是属实的,并向家属表示歉意。

  叶先生还说,如果是医院方面的责任,他们医院是不会逃脱的,该赔偿的也要赔偿,并且会配合宁大附属医院,对刘思思进行治疗。

  刘思思的病情发展成这样,究竟是谁的责任?邬骏跃表示,宁波市卫生局将会调查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