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公立医院改革成败在于政府要放权

来源: www.ssooee.com   发布者:搜医网 时间:2011年3月11日 17:24 浏览22次

  没有政府投入,靠当地政府放权实现“去行政化”,最终实现医药分家、病患负担减轻、医院创收盈利的三方共赢——高州人民医院的改革得到广东省和卫生部的高度肯定,被外界称为“高州模式”。

  全国人大代表、改革的操刀者高州人民医院院长钟焕清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说,高州的经验证明了政府并非一定要往公立大医院大举投钱,才能完成公立医院的改革。“有限的医改资金应该更多补给医保、合作医疗,而非补供方(医院)。”

  去行政化被认为是高州模式的精髓。钟焕清认为,政府放不放权是公立医院改革成败的关键。“要给医院独立的经营权、人事权、财务支配权和奖惩权,才能调动医院内部积极性,实现法人治院和去行政化。”

  成本控制术

  问:高州人民医院的改革是怎么触动的?

  钟焕清:我在2001年接到任命担任高州人民医院院长,上任之初,前任院长给我留下的是一大叠负债单据,当时医院的资产是2亿多,负债高达1.2亿元。因为高州地处粤西半山区,地方政府也没钱,不可能指望地方财政的投入来改变医院的状况。这样的情况下,不能不变革。政府给不了钱,我们就要权,高州市委市政府给了医院自主经营权,医院在财务管理、人事、奖惩等方面都能自己做主,这为此后的变革提供了前提条件。

  去年7月前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医改课题组到医院调研,总结了“高州模式”的精髓是去行政化,包括落实财务关系、法人治理结构、人事管理制度、薪酬制度以及市场准入与发展这5方面。

  到现在,医院的资产规模已经9亿多,财务状况也很良好,病床数从我上任前的500个发展到现在2600多个。

  问:有评论说你们医院的成本控制堪比珠三角的代工厂,具体是怎么实现的?

  钟焕清:我们医院推行的阳光采购,能够有效切断医药之前的利益链条,挤掉药价的虚高。药品全部网上采购,但是领导班子不参与采购。每次采购,都是从医院专家库的100人中临时随机抽30人负责,被抽中的专家,其对外通讯工具马上被医院收缴,采购完毕后这个采购小组立刻解散。

  设备耗材采购则是通过公开竞价。临床急用而无法招投标的器械物品,我们把产品牌子、型号、规格和价钱,在住院楼大厅和网上公示7天。其间如有提出同一产品同一质量更低价格的,就按最低价的购买。粗略计算的话,阳光采购这几年为医院节约了1亿多元,这其实都让利给病人,减轻了病人的用药和检查成本。

  问:人事制度和薪酬制度上有什么改变?

  钟焕清:不再按照行政级别定薪,也不将医生的收入与药品销售收入挂钩,我们采取年薪制,基本上会向高风险、高技术以及高责任的医护人员倾斜。每个人的薪酬水平会涉及系列考核,大致涵盖技术水平、服务水平、社会效应、病人评价以及医德医风这几方面。

  实际上调整过后,医院的人均薪酬水平翻了几倍,从2001年之前的人均1.8万元年薪提高到人均9万多元年薪。

  “不要钱”的改革

  问:能不能晒晒医院去年的财务账?

  钟焕清:医院去年的总收入是5.74亿,药物收入只占了28%,;治疗收入占了大部分,其中检查收入占比应该在20%多。我们测算下来,去年大致有7%-9%收入结余,我们准备通过这部分结余再投入更新设备。

  正因为切断医药之前的利益链条,药物收入占比才能控制在28%,传统的公立医院这一项收入占比一般都超过了40%。

  问:现在大家评价说,高州模式是一种不要钱的改革。这8年来,各级财政在高州人民医院的投入情况有什么变化?

  钟焕清:财政几乎没有投入,或者说这些投入可以忽略不计。过去几年内,财政投入占医院总收入的比重最高也就是0.3%,这其中有80万元是广东省卫生厅支持建设传染科的专项经费,另有80万元是省里在我们医院召开全省降低医疗收费现场工作会议的会议补贴。

  问:财政不往公立医院投钱能有效推进公立医院改革吗?之前有官员提到过,如果财政补贴了高州医改,改革的效果可能更好。

  钟焕清:我们的实践证明了并不是一定要政府往公立医院大举投钱,才能完成公立医院的改革,只要加强管理、去行政化也是能够完成改革的。当然,我也承认,如果财政有补贴,整个改革的进程会更快,也会更好。

  高州模式可行,并不意味着政府就不用投入,而是应该将有限的医改资金投入最能发挥效益的地方,投入第三方,也就是合作医疗、医保,要补需方,而不是补供方。

  政府放权是关键

  问:16个试点城市的公立医院改革推进已经一年多了,成效似乎并不理想,你认为症结何在?

  钟焕清:我认为公立医院改革要想成功,至少有5点需要关照到。首先必须要在国家层面上设计一种符合当前财政投入实际情况的可行方案,实现医院、病患、政府三方共赢。

  其次需要充分调动医院的积极性,实行法人治院,去行政化,要给医院独立的经营权、人事权、财务支配权和奖惩权,这是调动医院内部积极性的基础。

  再次,要把医院经营融入到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中去,要像办企业一样来办医院。

  第四,也就是刚刚谈到的医改资金应该投向第三方,让医院不得不提高技术、提高服务争取更多病人。

  最后一点,必须在国家层面设立医院院长管理责任制和目标管理考评制度。政府可以考虑设立一些定量的指标,这些量化指标要涵盖医疗技术、服务水平、医德医风等等。如果按照100分计分制,不达标的院长就应该辞职。

  问:有评价说高州模式得以成功与您个人的影响力直接相关,如果院长易人,高州模式是否还能延续下去?

  钟焕清:我认为关键在于制度建设,而非谁来操作。不论谁在这个位置上,只要按照现在这套制度去操作,谁来做院长,其实都没问题。这不仅仅针对高州,全国公立医院亦是如此。高州模式的去行政化是可以复制的,当然这种思路要不要推广,取决于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