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父亲给患尿毒症女儿捐肾 为省钱全家吃半月咸菜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3年2月26日 14:15 浏览7次

要做手术了,父女俩忧心忡忡。

妈妈在医院照顾常小月,来医院半个月,一家三口就靠这罐咸菜调剂口味。

要做手术了,父女俩忧心忡忡。

妈妈在医院照顾常小月,来医院半个月,一家三口就靠这罐咸菜调剂口味。

□见习记者 朱建豪 文 记者 许俊文 图

阅读提示

常小月是许昌襄城县的一个农村女孩,三年前在深圳打工回来被查出有尿毒症。医生告诉常彦民,住院治疗只能维持生命,要想救女儿,必须换肾,买肾要花费四十多万,如果有亲人愿意割肾的话,医疗费用就会便宜很多。听到这个消息,常彦民夫妇争相割肾给女儿,但最终常彦民配型成功。

A

今天父女俩同上手术台

昨日上午,在河南省人民医院泌尿科的病房内,记者见到了常小月和常彦民夫妇。常小月躺在病床上,身体消瘦,母亲刘月玲坐在病床边上,双手紧紧地握住女儿的手,父亲常彦民坐在病床的另一边,低着头,愁绪满怀。

常小月说,三年前自己在深圳打工,经常感觉身体不适,回到许昌襄城县检查发现是尿毒症,顿时陷入绝望和恐惧中。

在襄城县县城里的一家医院,常小月住院治疗了三年,只是维持生命,医生建议到郑州做换肾手术,一家人便合计来郑州给女儿换肾,但是购买肾需要四十多万,家里实在拿不起。父亲常彦民便想到了用自己的肾来救女儿。但医生告诉常彦民,捐出一个肾,人就没法干体力活,尤其是农活。对于割谁的肾,常彦民夫妇陷入了争执。

“他是家里的主要劳力,农村人要是干不了农活,那全家人生活都成问题。”常彦民的妻子刘月玲说,在来给女儿做换肾手术之前,她跟丈夫常彦民争执不下,最后两人同意都到医院做配型检查,谁合适用谁的,结果发现只有常彦民的肾脏与女儿匹配。

据了解,河南省人民医院的医生已经为常小月和常彦民安排了手术,按照计划,两人将于今日下午一同进手术室进行手术,常彦民的左肾将会被移植到常小月体内,为常小月延续生命。

“救女儿比什么都重要”

“爸都五十岁了,为了我还要上手术台割下自己的肾,我实在于心不忍。”得知父亲要捐肾给自己,常小月整日心神不宁,不停流泪。刘月玲告诉记者,来做换肾手术前,女儿一直不同意用父亲的肾来救自己,甚至以死要挟,但是常彦民却坚持捐肾救女。

“不管她需要啥,只要能救她,要我身上的啥我都给!”看着被病痛折磨得憔悴的女儿,这个50岁的农民常彦民流下了眼泪,“她是年轻人,才25岁,正是大好年华啊,我是个五十岁的老头子,用我的一个肾去救她,我愿意。”

“我多希望我能配型成功,用我的肾去救女儿。”刘月玲流着泪看了看丈夫常彦民,又看了看女儿,她一直希望自己能配型成功,而不是丈夫常彦民。

提起将来的生活,常彦民抹了一把眼泪说:“可能以后我干不动活了,没法种地了,但是那是以后的事情,眼前需要救女儿的命,以后再说以后的事情,先救女儿比什么都重要。”

C

住院半月天天吃烙饼卷咸菜

上午11点30分,饭点到了,常彦民到医院门口去给女儿买了一份热饭,自己和妻子刘月玲从病床旁边的柜子里掏出了一个塑料袋和一个塑料罐子。塑料袋里装着十多张烙饼,塑料罐子里则装着咸菜,已经吃掉了三分之一。常彦民拿出来一张烙饼摊在手上,用勺子舀了几勺咸菜均匀地摊在烙饼上,然后卷起来,递给了刘月玲,自己也卷了一个。

常彦民告诉记者,烙饼和咸菜都是从老家带来的,是为住院专门准备的,制作了好几天,自从半个月前到医院住院以来,每天都是吃着烙饼卷咸菜。

今年25岁的常小月在家排行老大,家中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患有癫痫的弟弟。平时,常彦民夫妇在自家的9亩地上辛勤劳作,家庭收入也就勉强够维持生活,常小月的病,对农村家庭来说是雪上加霜。

常彦民说,来郑州住院前,村委会和民政部门给了七千块钱,他又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些钱,共计四万块钱,而做换肾手术,共需要九万多元,另外的五万多元,常彦民实在借不来。得知常彦民的家庭状况后,医院同意为常彦民父女安排手术,但拖欠的手术费用必须在手术后交齐。

自常小月患病以来,常彦民卖光了家里能卖的东西,借遍了亲戚朋友,但他一直坚持说“再艰难都要治好女儿的病”。

(原标题:为省钱,爷俩手术前一天仍吃烙饼咸菜)

TAG: 尿毒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