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夫妻花费近万元竟然流产失败

来源: www.ssooee.com   发布者:搜医网 时间:2011年8月17日 14:15 浏览24次

“这门诊太坑人了,来看一次病不知要花上多少钱,我女朋友才看病5天,就花费上万元。”事主杨先生说。日前,记者报道关于厚街惠民门诊超范围经营、收费贵等问题后(7月27日G04版《治疗过程屡出“意外”医疗费变成“无底洞”》),记者接到不少读者来电称,现在还是有很多病人在该门诊受害。据记者走访调查发现,该门诊仍明目张胆、我行我素,超范围对患者施行人流手术,且收费昂贵、医生态度极其恶劣。
 
案例 妇科检查不断
   “没事就去医院做了个检查,到最后钱花了病还未好。”杨先生说。杨先生告诉记者,他与女友都是外来务工人员,今年3月份才来到东莞。
   据杨先生介绍,他女友江小姐5月底在厚街综合医疗医院接受过宫颈糜烂的治疗,当时该院医生告诉他们病没有完全好。8月5日,杨先生与女友偶然路过厚街惠民门诊时,两人想着检查一下身体,查证一下综合医疗医院医生说的是否属实。然而一检查问题便出来了,结果显示江小姐白带异常。由于两人对医疗知识不了解,在医生的劝说下同意接受治疗,并缴纳了1135元的治疗费用。
   随后,在“清白带”的治疗过程中,医生突然从治疗室出来,告知杨先生称其女友因为子宫长了息肉,导致大出血,需要马上止血去息肉,前提是再交2989元治疗费。当时,杨先生将信将疑,执意要到病房里一探虚实。“当时我看到女友已经失去意识,流了很多血,在医生手上拿着一根装着红色液体的针管,感觉流血可能是假的。”杨先生回忆说,“可是无论真假,那么多血看着也害怕,不敢想太多,就马上去交了钱。”
  5日当天,江小姐还接受了医生称的子宫修护手术,杨先生又再次掏腰包交了2486元。短短一天下来,江小姐仅仅一个白带异常就花费了6000多元。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杨小姐不断打消炎针,每次费用都得近400元。除此之外,江小姐身上“问题”不断,去脓、贴膜等不明治疗手法前前后后又让杨先生花费了上千元。更离谱的是,医生还在没有告知两人的情况下,开了两次中药,每次竟要240元。
  “我已经不再相信这家门诊了,每天变着样让我们交钱,我们每天都要跟医生争吵。”杨先生愤愤不平道。

花费近万没能流产
   吕先生与妻子胡女士都是湖北人,初中学历,因为要帮老乡看守工地,所以临时在东莞呆了三个月。两人已有一个一岁多的儿子,胡女士上个月不小心怀孕,由于担心生活负担重,没能力养活孩子,吕先生决定让妻子把孩子打掉。一次偶然的机会,吕先生们看到了厚街惠民门诊,“当时觉得门诊交通便利,所以才选择在那间医院就诊的。”吕先生追悔莫及地说道。
   8月6日,两人一起来到惠民门诊做了90元的B超检查,“医生说我老婆有宫颈糜烂,必须做手术;另外,如果做人流的话,必须交890元手术费。”吕先生回忆道。随后,医院还要求胡女士做了一个795元的妇科全面检查。
   当天,该院医生给吕先生的妻子施行了宫颈糜烂手术,在手术进行中,一名医生“半路”跑出来告诉吕先生说,他妻子宫颈出水,要消炎打点滴,因此又花了389元打点滴。“当时只想我老婆的病快点好起来,就没想那么多。”由于医生说得头头是道,吕先生在一天内花费2164元,孩子却没能打掉。
   继而,根据医生的嘱咐,在接下来的四天里,吕先生每天都陪同妻子按时来到医院打消炎点滴。
  11日上午,医生称胡女士需要做宫颈糜烂修复手术,给出了三种手术方案给吕先生选择,近一周的医疗费几乎花光了他所有的钱,最后他只能选择最便宜的300元手术。“这次又是手术未做完,说我老婆流血不止,当时听到老婆痛得大叫,实在不忍心看着她那么痛苦,被迫选择了最贵的2800元的手术。”吕先生痛心地说。手术持续到当天下午,医生又对吕先生说,“你妻子现在流血不止,要做一个养疗。”关于这个“养疗”,吕先生并不清楚是什么项目,医生也没解释。后来又无端给他妻子输液,仅此两项,又花掉2995元。
   最后,孩子没流掉,却已无故花掉近万元。当吕先生想找医生拿妻子的病历时,医生拿出一份病历称,这份病历可以作为一个“参考”,吕先生才知道这家医院根本不具备做人流的资格。

受害者要举报医生扬言不怕
   8月11日,杨先生陪同女友江小姐到厚街医院去咨询治疗。厚街医院的医生在检查了江小姐的病情后表示其并无大碍,只需吃点药休息好便没事了,根本不需要打任何消炎针。这个结果令两人大舒一口气,同时也让两人决定举报投诉惠民门诊。

医生临时造病历
   然而此时,杨先生手上无凭无据,只有一叠数额巨大的收费单。为讨病历,8月12日,两人在记者的陪同下,走进了惠民门诊。
   医生见到江小姐,立马拿出本子,准备开药让其继续打消炎针。当杨先生说明来意之后,医生随便翻找了几下,便称江小姐的病历需要时间去找一下,让江小姐先打针,病历随后就找给两人。杨先生态度坚定地表示要拿回病历本时,医生便让其在诊室外等候,等候了很长时间没有动静,杨先生只好重新进入诊室,发现医生居然正在写病历。
   拿到病历后,医生态度非常恶劣,当问起都开了些什么药、为何费用如此之贵时,医生便含糊其词,始终未正面回答。随后,当杨先生说要到卫生站投诉时,医生更是毫不畏缩,声色俱厉地说:“不管你找的是白道还是黑道,我们都不怕。”
   “经过几次观察,这个门诊有问题,我一定要追查到底,我不单要替自己讨回公道,还要通过这种方法不让其他人再受害。”杨先生斩钉截铁地说。

部门说法 需提交书面申请才能调查
   记者陪同杨先生来到厚街卫生办,杨先生详细陈述了事件并出示有关证据,厚街卫生办的黎先生却建议说:“你们可以先书面写一份申请,把你们看病的整个过程详细地列出来,等核查通过后,我们会派专业人员去这家医院调查,几天之内会给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