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杭州新增一例H7N9确诊病例 余杭大伯买过一只鸡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3年5月28日 14:46 浏览9次

昨天中午,从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得知,他们医院有一例新确诊的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需转到定点医院。

这位新确诊的病例,姓胡,余杭区人,65岁。昨天看到他时,他躺在浙医二院急诊抢救室的“空气隔离病房”床上,戴着口罩,右手搁在额头,从百叶窗的间隙往外看。

下午1:31,杭州市急救中心的负压隔离救护车到达浙医二院,车上有两位戴眼罩、口罩、手套、全身防护服的医务人员。

胡大伯戴上两层口罩,被抬上担架,送上救护车,转送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感染病区负压隔离病房。

以为慢性胆囊炎急性发作来就诊

浙医二院感染科主任刘进介绍了胡大伯的救治过程——

4月2日,胡大伯出现恶心、胃口不好、肚子痛等消化道症状;4月4日,症状加重,在当地医院就诊;4月6日有畏寒发热的情况,在当地医院诊断为“胆囊炎、胆石症”。

4月8日,因为恶心腹痛等症状没有好转,在儿子陪同下到浙医二院消化内科就诊。除了恶心腹痛,当时胡大伯无发热,无呼吸道症状表现。医生为胡大伯做了消化道疾病的相应检查,父子二人在医院里等待化验结果。

转折出现在当天下午。

等待化验结果的时候,胡大伯的体温出现反复,烧到了38.5℃。

主诊医生注意到胡大伯发烧,询问他最近有没有接触过禽类,胡大伯没有把医生的问话放在心上,认为自己是胆石症引起的炎症反应,便随口说了没有。

医院认为可疑当即用“达菲”治疗

主诊医生随后把他转往发热门诊。

到了发热门诊,医生启动排查流程,再次询问有没有接触过禽类。胡大伯做了如实答复。4月3日,在当地菜市场买1只活鸡带回家,由老婆宰杀,做成白斩鸡,老婆、儿子、儿媳吃了,家人未出现发热等症状。

医生当即安排胡大伯做肺部CT。影像学提示肺炎,白细胞数量下降。

4月9日一早,医院专家组会诊,认为患者目前有肺炎、起病时有禽类接触史,无法排除人感染H7N9禽流感可疑病例,报上城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采样和流行病学调查。一边上报,医院一边在抗感染基础上加用“达菲”和莲花清瘟颗粒。

确诊时神志清醒

情况比较稳定

前天,疾控中心打来电话,报告该患者H7N9初检阳性。昨天,最终确诊为H7N9患者。

转院时,胡大伯神志清醒,咳痰较少,没有明显的胸闷、气急、腹痛、鼻导管下吸氧,氧饱和度达到98%-100%,呼吸每分钟23次,血压为107/72毫米汞柱,心跳每分钟90次。

“这例患者比较特殊,因为有慢性胆囊炎急性发作,他先去了消化内科门诊,还有,他的呼吸道症状当时不典型,可能是患者把注意力集中到慢性胆囊炎急性发作的症状,而忽视了呼吸道表现,如果稍一疏忽,就可能漏诊,延误病情。”刘进主任说,“针对此类患者,我们医务人员近期要时刻提高警惕。”

刘进说,这位患者之所以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得益于医院近期组织的全体医务人员培训,提高了感染预防、控制意识和报告与处置能力。

“医院要求,所有发热呼吸道感染患者或不明原因发热患者务必到发热门诊就诊,”刘进说,现在医院里开出来的退烧药,都必须经过发热门诊。对于直接来急诊室就诊的重症肺炎或有严重基础疾病的发热病人,如果不能排除人感染H7N9禽流感可能,须按预案将病人安置在急诊抢救室隔离间并作好呼吸道隔离,在进行疾病救治同时请发热门诊会诊、采样送检并等待病毒检测结果。

在发热门诊,医生会详细追问病人的禽类接触史,如果有疑似经历,并有发热、白细胞降低等情况,要求病人拍一张胸片,检查是否有肺部炎症;在普通门诊,医生在查看科室相关疾病的同时,都要加问一句,最近有没有发热,有没有呼吸道症状,如果有,建议到发热门诊再次检查。

刘进主任说,这位病人转院时神志清醒,并没有进行气管插管,不属于病情危重的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病例,目前情况比较稳定。

“针对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病例的早筛查、早治疗非常重要,这个病一旦拖过了最佳治疗时间,病情进展就非常快,死亡率就会很高。医院积极早期筛查这类患者,是为患者争取救治时间。”刘进主任说。

为了过清明胡大伯去菜场买了只活鸡

他没有杀也没有吃

因为之前,他就身体不舒服了

胡大伯的儿子胡师傅是位水电工,平时在杭州做装修。

胡师傅仔细回忆胡大伯发病的这几天:

我还是觉得蛮奇怪的,4月3日,我爸去菜场买了只活鸡,杀鸡的是我妈,烧的是白斩鸡,我爸也没有吃。

为什么不吃?他买鸡前几天,身体就不舒服了。他在工厂做保安,工作24小时,休息24小时。喜欢喝白酒,胃口也大。4月1日,我同他吃晚饭,感觉饭和酒都下不去,我爸这个人要面子,我也不问他。

为什么知道有禽流感的事情,还要买活鸡?这是我们余杭那里的风俗,清明节、中秋节,一家都要团圆,烧鱼杀鸡,这是风俗。

4月3日,他胃口更差,总是说想吐,走路也昏昏沉沉,我一看不对,马上带他去医院。后来又送去浙医二院。

说实话,我老爸有这个病,我们一家压力蛮大,同事、村里的人都来问,指指点点,不敢和我们说话。我们女儿小学六年级,学校知道了,就怕同学孤立她,这点我们很担心。还有老妈,村里不像城里,有点事情,大家都看得很重,风言风语说起来,怕老妈想不开。

医疗费的事情,我也很担心。老婆前年出了车祸,骑电瓶车被汽车撞了,花了4万多元,保险公司还没赔,要我一趟趟跑杭州,跑一趟200多元,我都跑了20多趟了。

胡师傅坐在走廊上,有点难过。

老头子精神很好

还有力气骂我

就在胡师傅夫妻俩办好一切手续,准备离开的时候,医生跑出来和他们说,“你爸说想你们。”

医生让他们穿上防护服,站在负压病房的门口,有扇小窗户,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胡大伯躺在床上,精神蛮好,看到儿子探出头,就用方言大声说了一句。

胡师傅赶紧躲开,“他在骂我呢,说我走来走去,都不看他,把他一个人扔在医院。”胡师傅和老婆说,“老头子精神很好,还有力气骂我。”

胡大伯提出两个要求,手机没电了,要充电器;要买双棉布鞋,病房里没有鞋子。

胡师傅和老爸商量,今天晚啦,过两天一定给你带来。

到了晚饭时间,护士给胡大伯带来一盒饭和一碗小炒,饭足足有三两,胡大伯抱怨,“饭太硬,我想吃稀饭。”

胡师傅夫妻俩和护士们都笑了,精神怎么这么好,希望一直状态这么好,快点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