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尿毒症丈夫”执意放弃治疗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2年8月02日 20:27 浏览25次

楚天金报讯 见习记者赵贝 实习生殷璨

李在平打算放弃治疗。尿毒症纠缠了他半年,东拼西凑借来的10万元钱,如今只剩下1万多。“大女儿开学读初三,小女儿只有两岁。医生说我要透析。如果再治下去,这个家就垮了。”38岁的李在平一脸木然地说,他现在心态平和,每天坐在家里看电视,任时间一分一秒走着。

妻子唐青春在他“放弃自己”之前,还是给他订了下个月的药,一共2000多元。“无论如何,我都要劝回他,让他继续治疗。”她信誓旦旦地对记者说,“请你也帮我劝劝他吧,我们家需要他。”

已经借了10万元

1月20日,还差3天过年。李在平那天突然觉得腰疼,原以为是肾结石发作,就让妻子陪他去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了,一张尿毒症晚期的诊断单。

在十堰竹溪老家过完年,李在平带着妻子和两个女儿,来到武汉市黄陂区大集镇,住进他们租了7年的房子。从2005年开始,他们就来此打工,李在平买了一辆二手农用车,给建筑工地拉砖瓦、水泥、沙子。发现病情后,他便停下手上的活儿,手里的两万元钱迅速花光,后来他又回老家,找十几个亲戚朋友,借了10万元钱。但很快,不到半年就没了。

看着日益憔悴的妻子和懂事的女儿,再数数家里的钱,李在平作出决定:家里的药吃完就算了,剩下的钱供孩子读书,花在自己身上完全是浪费。唐青春不答应,他就逼她离婚,让她带孩子走,甚至自己出去找墓地。

患难妻子不言弃

李在平一家住的房子是与别人合租的,房子的前半部分是铝合金加工的门面,后半部分就是李在平夫妇的厨房、客厅。每当前门的切割机开始工作,客厅里的电视连声音都听不清。

大部分时间,唐青春都待在家里陪他,有时候说话聊天,劝他继续治疗,钱的问题她会想办法,但这些并不能说服他。原本他们在蔡甸和老家都买了合作医疗,但蔡甸的说,没在定点医院看病买药不能报销,老家的虽然说了帮忙,但相关单据拿回去一个多月了,仍然没有动静。

自从4月份去了趟河南,在当地一家肾病医院住了二十多天,李在平就觉得愧对妻子。当时,妻子送他去河南,陪了不到一个星期,托人照顾的小孩一直闹着要妈妈,再加上医生嘱咐只能喝粥,李在平觉得妻子也帮不了什么忙,就让她回了武汉。

病情不见好转,他就又从河南回来,跟妻子女儿在一起。他告诉妻子“不用再去买药”的时候,唐青春哽咽着不知道说什么,1996年结婚到现在,他们相濡以沫,不离不弃,什么苦都吃过,“我明白他的想法。”唐青春掩面抽泣。

懂事女儿欲退学

从2月份的体重90公斤到现在的65公斤不到,李在平的消瘦让唐青春心急如焚。身体极度虚弱,却又不能吃太营养的东西,李在平已经从一个身高体壮的男子汉,“萎缩”成“多走几步,多站几分钟,晚上脚都是肿的”的病夫。有时候想吃鸡蛋,唐青春就煮两个,只剥出蛋清给他吃,蛋黄给孩子们吃。

大女儿得知父亲病重,家里又没钱,学习成绩下滑厉害。暑假期间,她对爸妈说自己不想读书了,随便给别人端盘子洗碗,也能挣点生活费,既不花家里钱,还能补贴医药费。她知道爸爸短时间内很难再工作,妈妈要照顾两岁的妹妹,自己上一天学就拖累家里一天。

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唐青春怒了,严厉训斥她:“家里的事情不该你操心,操好你学习那份儿心就够了,不上学你这辈子就完了。”虽然生气,但骂完女儿之后,她还是细数着药粒,凉好开水,递到丈夫手里。然后,她又走进厨房,开始熬中药。

TAG: 尿毒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