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SARS治疗中的激素与中医药应用

发布者:佚名 时间:2007年4月24日 15:27 浏览2001次

    ——访中日友好医院中医内科仝小林教授

  在去年震惊世界的SARS风潮中,中日友好医院中医内科仝小林教授针对激素应用后病人的特点,大胆积极地采用中医药补偏救弊,取得了令业内外广泛瞩目的成效。日前,记者就SARS过程中激素与中医药的临床应用问题采访了仝小林教授。

  记者:在去年那场烈性传染病SARS袭来之际,您大胆采用中医中药进行治疗,并主张尽量少用甚至不用激素,这样做有没有压力?
  仝小林:要说压力,当时不但有,而且很大,毕竟SARS是一种全新的人类尚无太多认识的烈性传染病,死亡率高,当时连病源都未完全搞清楚。这种情况下,提出用中医药治疗是有风险的。但我并非盲目出新,中医药治疗急性传染病及病毒感染性疾病有悠久的历史和良好的疗效,象50年代北京、河北等地爆发的乙型脑炎,70年代末江苏等南方大部分地区爆发的流行性出血热,是解放后我国两次严重的传染病流行疫情,在这两次抗击疫情的战斗中,中医都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其疗效有目共睹。我们之所以敢于大胆应用中医药,完全是基于对中医药治疗急性传染病的自信。另外,我们也从相关报道及临床观察中看到了大量激素应用后产生的副作用,所以,应用中医药避免或减少激素的副作用就成了我们当然的选择。

  记者:请您分析一下在SARS治疗中大量使用激素的利与弊,并谈谈您是如何应用中医药预防和缓解激素引起的副作用的。
  仝小林:应该说,在治疗SARS过程中,使用激素是一个重要措施。激素可缓解由SARS引起的多种器官功能的损害、减轻或消除肺纤维化、退烧、减轻炎性反应和毒血症反应等,这只是它对疾病治疗有利的一面。但由于激素用量过大和时间过长,致使发生严重的副反应,给撤减激素造成困难,同时又使病情复杂化,病情缠绵,出现多种并发症,常见的并发症有:精神症状(过度兴奋等)、消化道出血、高血压、类固醇糖尿病、骨质疏松、免疫功能低下、痤疮等。在以往的临床实践中,中医药治疗由激素而引起的副作用疗效是确切的。我们认为:从中医角度来看,激素属于一种温热药,其不当或过量应用即为火毒之邪,所引起的副反应或并发症,多表现为阴虚阳亢内热;或湿热内阻,病程缠绵;或痰、瘀、热三者互结为患。在SARS治疗中,由于SARS病毒之邪炽盛,常与由激素所致的阴虚阳亢、湿热、痰瘀的病理机制交织在一起,使病情变得更为复杂难解。
  针对激素引起的副作用,我们采取了以下的中医药治疗方法:
  1.上消化道出血:分急性出血及血止后气血亏虚两个阶段进行治疗。
  急性出血阶段:属热毒内盛,迫血妄行;宜清热解毒,凉血止血。药用:三七粉3g、白芨粉10g、生大黄粉10g、阿胶10g(烊化),以上四药温水调成糊状口服,每日2次,每次1剂。
  止血后气虚血亏阶段:治宜益气补血。方选归脾汤或十全大补丸加减,药用:党参15g、白术15g、生黄芪15g、当归15g、茯苓15g、远志10g、酸枣仁15g、木香10g、龙眼肉10g、生姜10g、大枣5枚、首乌10g、鸡血藤30g。气虚明显,见气短气促、神疲乏力、动则气喘加重者,可去党参,加西洋参10g(另煎兑入),生黄芪加至30g。如以血虚为主,见头晕耳鸣、目眩心悸、面色苍白等,可加熟地、阿胶、桑椹、山萸肉以养阴补血。
  静脉给药可选生脉注射液、黄芪注射液、清开灵注射液点滴。
  2.精神症状:主要表现为心神不宁、烦躁不安,甚至躁动发狂、打啜摔物,或者幻视、幻听,夜不能寐,大便干结。中医认为,此属疫毒内蕴与痰火内结,上蒙清窍,致神识昏蒙。治宜清热解毒,除痰降火开窍。方选柴芩温胆汤加减,药用:柴胡15g、黄芩10g、龙胆草10g、清半夏10g、青皮10g、胆南星12g、石菖蒲15g、远志10g、珍珠母15g、生大黄10g、竹茹10g、生地15g、煅龙牡各30g、枳实10g、全栝楼 15g、生甘草10g、生礞石30g。如以睡眠障碍为主可加酸枣仁30g、琥珀粉3g(冲服)、浮小麦30g。如患者舌紫暗、唇甲紫绀,说明有瘀血阻滞,宜于方中加川芎、桃仁、红花、三棱、莪术。
  静脉给药:醒脑静20ml加入5%葡萄糖250ml中,静点,每天1次。或清开灵20ml加入5%葡萄糖250ml中,静点,每日1次。血瘀明显者以复方丹参注射液30ml加入5%葡萄糖250ml中,静点,每日1次。糖尿病患者将葡萄糖改为生理盐水。
  3.高血压:患者血压持续在140/90mmHg以上。属阴虚阳亢,治宜滋阴潜阳、清除邪热。方选羚羊钩藤汤合大补阴丸加减,药用:羚羊角粉0.5g(冲服)、钩藤15g、桑叶12g、川贝10g、生地15g、菊花15g、茯神15g、白芍15g、生甘草6g、知母10g、黄柏10g、熟地15g、龟板30g、鳖甲15g、熟军10g。
  加减:目赤、口苦、咽干明显者,加龙胆草;失眠多梦,加酸枣仁、琥珀粉、珍珠母等;若舌苔黄腻,说明痰热之邪未清,可加全栝楼、竹茹等。
  静脉给药可用清开灵、醒脑静、香丹注射液、生脉注射液等静脉点滴。
  4.血糖升高:多次检测空腹血糖或餐后血糖均高于正常。属疫毒之邪内结不清,导致气阴两伤。治宜清热生津,补益气阴。方选知柏地黄丸合生脉饮加减:知母12g、黄柏12g、熟地20g、生地20g、山萸肉15g、淮山药15g、茯苓15g、泽泻15g、丹皮10g、太子参20g、生黄芪15g、麦冬15g、五味子10g、山栀子10g、天花粉30g。
  加减:口干口渴明显,说明内热伤津,可加生石膏;舌暗红,说明瘀热内结,可加丹参、川芎、桃仁、红花凉血活血;气短气促、动则气短加重,可去太子参,加西洋参以补益气阴;大便干结者,加生大黄清泄内热,固护阴津。
  静脉可选生脉注射液、参麦注射液、清开灵、香丹注射液,每日1次,均加入250ml生理盐水中静点。
  5.骨质疏松:老年人在激素治疗中更易发生骨质疏松。治宜补肾填精壮骨。
  方选右归饮加减:熟地15g、淮山药15g、山萸肉15g、枸杞10g、生甘草10g、杜仲10g、肉桂3g、制附子10g、鹿角胶10g、菟丝子10g、牛膝40g、龟板15g、补骨脂10g、骨碎补10g。
  加减:年迈体弱,气血亏虚明显者加黄芪、太子参、当归、首乌、鸡血藤、舌暗瘀血内阻者加丹参、川芎、苏木、桃仁、红花等。
  静脉点滴可选黄芪注射液、生脉注射液、香丹注射液、血栓通等。
  6.免疫力低下:表现为经常合并其他细菌感染,或结核复发,或二度感染,或容易外感风寒而出现发热等。
  治疗宜补益气血,调和阴阳。方选八珍汤加减:生黄芪15g、太子参15g、白术15g、茯苓15g、生甘草6g、当归15g、川芎18g、熟地15g、赤芍15g、肉桂4g、麦冬10g、五味子10g、防风10g。
  加减:若患者易外感风寒、出汗、畏寒者,去肉桂和赤芍,加桂枝、白芍以调营卫;若气阴虚衰明显,可加入西洋参;若阴血不足明显可加阿胶以加强补血养阴之功效。
  静脉点滴可选黄芪注射液、生脉注射液、复方丹参注射液等。

  记者:您对SARS的病因病机是如何认识的?
  仝小林:我本人在SARS治疗过程中亲自接触了248个病人。通过我的临床观察,结合中医温病学相关理论,我提出了“肺毒疫”这一病名及“邪伏气络”的病机学说。“肺”是病位,“毒”是指邪的性质,“疫”是说明其传染性。从温病学角度看,大凡温疫、邪伏之所是固定的,但邪发于哪一经则是根据机体各部强弱状态而定的,也就是说,人体哪一经相对虚弱,就从哪一经发病。从SARS病人的临床特点看,喘咳特点是喘憋在先,咳嗽在后,咳而无痰,因喘致咳,越咳越喘,据此我们认为邪伏之所不在气管,也不在血络,故以气络命名邪之所在。所谓气络,是指呼吸之气与心脉之血交换的场所,相当于现代医学所论之肺泡。气络中气血的有效交换是生命的基本保证,肺毒疫之疫毒是一种嗜肺疫毒,它由口鼻而入,客居气络,其潜伏期取决于机体禀赋之强弱,感受毒力之大小。根据机体抵抗力的强弱和反应类型的不同,初起发病形式可有多种,或热毒浮于太阳,或浮越于少阳,或浮越于阳明,或太阳与少阳同病,或太阳与太阴并病,或出现卫气同病,或出现湿热郁阻、表里同病的上焦湿热证。这种初起发病形式多样正是瘟疫的特点之一。

  记者:在SARS以外的急性热病中,能否再提示一些激素与中医药应用的相关例证?
  仝小林:在SARS以外的急性传染性及感染性疾病中,高热都是首发或主要症状,持续不退的高热不仅大大增加了患者的痛苦,也会引起多脏损害,使病情加重、复杂化。因此,急性热病治疗中的退热问题是很关键的。西医对待持续不退高热的杀手锏就是激素,而激素的副作用也是众所周知的。而中药退热不仅速度快、不反复,而且没有副作用。象前面提到的乙脑、流行性出血热,还有小儿脑炎、流感、腮脑等等,均会出现高热不退,我自己用中药治疗过流行性出血热,小儿脑炎、流感、腮脑等,都有明显效果。正是有了这些经验和积累,才会在面对SARS这种从未见过的急性传染病时大胆尝试中医药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