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蔡淦教授治疗慢性胃炎经验撷英

发布者:佚名 时间:2007年4月24日 15:27 浏览2002次

 

  上海中医药大学发展研究所程勇在《中医杂志》2004年第3期上撰文介绍了蔡淦教授治疗慢性胃炎的几点临床经验。
  1.脾胃虚弱是主要病机,健脾助运为基本治法
  慢性胃炎属中医学胃脘痛、痞满、嘈杂、腹胀等范畴,其病因有情志失调、饮食不节、脾胃素虚、外邪内侵等多个方面。虽然在临床上患者主诉常为胃脘疼痛、脘腹胀闷、嗳气、嘈杂、泛酸等标实之症,但根据其多为胃脘隐痛、得按痛减,并常伴有纳呆、便溏、倦怠乏力以及舌淡或红、边有齿痕、脉细等临床表现,结合本病病程较长,“病久多虚”的特点,蔡淦教授认为,脾胃虚弱是主要病机。故在治疗上当以健脾助运为基本的治疗方法。常用的基本方为:党参、白术、白芍、茯苓、半夏、陈皮、生甘草、谷芽、麦芽。方中六君子汤健脾益气以培中土之虚,谷芽、麦芽消食导滞以助中焦运化,用白芍根据“土虚木乘”的病机特点,柔肝缓中,抑木扶土。
  2.消炎须气滞湿热同治,复萎应重视养阴祛瘀
  本病是由于不同病因所引起的慢性胃黏膜病变,由于其所致神经、内分泌以及胃动力学等方面的改变,可致食物滞留、排空延迟、消化不良、产气增多,在临床上多有胃脘疼痛、胀满、嗳气、泛酸、口苦、舌苔黄或腻等气滞、湿热表现。蔡淦教授认为:欲使本病炎症消除,必须在健脾助运基础上辅以理气畅中、清热化湿之品,方可达到较为理想的效果。理气药常用佛手、木蝴蝶等平和之品,也可根据具体病情选用刺猬皮、九香虫理气止痛,或用甘松、木香理气除胀,枳实、槟榔破气导滞,旋覆花、赭石理气降逆。清热化湿药常用黄连、蒲公英、连翘等,湿重者选加白豆蔻、砂仁、石菖蒲等芳香化湿药,热重者选加白花蛇舌草、半枝莲等清热解毒之品。慢性萎缩性胃炎多由浅表性胃炎发展而来,胃黏膜固有腺因炎症的破坏而减少。蔡淦教授认为病机虽然比较复杂,但多为浅表性胃炎的病机基础上,增加了胃阴亏虚,瘀血阻络等虚实错杂的病变机理,故治疗上除健脾益气、理气畅中、清热化湿外,尚需佐以养阴益胃,化瘀活血之品,以达到邪去正复、瘀去新生的目的。养阴益胃药常选用莪术、桃仁、丹参等药。对伴见肠上皮化生、异型增生的病例,治疗时用莪术、白花蛇舌草、以活血清热,并根据病情选加藤梨根、蜀羊泉、石见穿等具有抗癌作用的药物。
  3.中焦如衡非平不安,选方用药贵在轻灵
  脾胃同居中焦、脾为阴土,喜燥恶湿;胃为阳土,喜润恶燥。两者共同完成水谷的受纳、腐熟、运化、吸收的功能,且为气机升降出入的枢纽。但脾主升清,宜升则健;胃主通降,宜降则和。脾胃功能的正常运转,须有赖于两者的阴阳相对平衡。慢性胃炎属中焦脾胃之病,在诊治中应强调“治中焦如衡,非平不安”的重要性。在临床中一方面必须根据患者虚、实、寒、热等的偏胜偏衰,以药物偏性纠正病理之偏性,使脾胃功能达到正常的平衡状态;另一方面必须针对中焦脾胃在生理特性和功能上矛盾对立统一的特点,用药时予以兼顾而不失之偏颇。每个病例的具体病情虽然有异,但是通补兼施、升降同调,润燥兼顾、寒热并用以及气血同治、动静结合等是组方原则。
  在选用药物上,蔡淦教授特别重视药性的轻灵、平和。因为脾胃为气机升降的枢纽、慢性胃炎患者每每可见气机阻滞、逆乱等异常表现,用药上唯其轻灵平和才能达到调整气机的作用。同时,药物本身也有赖于脾胃的消化、吸收。如果用药过于滞重,反会加重脾胃的负担,不利于疾病的治愈、好转。蔡淦教授提出了补勿过腻、攻勿过峻、热勿过燥、寒勿过苦、疏勿过散、敛勿过涩的用药原则。此外,在药味、药量方面提倡方药对证、量适力专,不主张大而全的用药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