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开学恐惧症小学到大学

来源: 福照搜医网   发布者:妮子 时间:2009年8月29日 18:42 浏览19次

  小学:开学就意味着失去自由

  从一年级开始,每个学期开学前小严都会闹上一阵子“开学恐惧症”,越是临近开学就闹得越凶。

  “唉!还有15天就该去上学了,我该怎么办呀!”“唉!还有10天就该开学了,真烦呀!”……这是小严最常见的倒计时方式,这种毫无征兆、随时有可能发生的慨叹每天都会发生多次,随着开学日期的临近,小严每天慨叹的次数会逐渐增加。

  每当这个时候,家里人的情绪都会被她带得紧张起来。

  其实,小严并不是不爱学习。

  她是老师眼中标准的好学生,学习认真、努力,成绩优秀。即使在假期也不会在学习上松懈,作业总是认真完成,每天早上还拿出专门的时间读英语听录音。

  “一想到要背着手直挺挺地坐在椅子上我就浑身不自在。”小严说,如果上学能像在家里那样自由自在的,她愿意一辈子上学。

  对于即将上四年级的小严来说,上学意味着失去自由。

  小严生活在一个省会城市,但是,她出生后不久就被父母送到了乡下的爷爷奶奶家,在乡下,小严每天无忧无虑地到处“疯跑”,做了几年自由自在的小鸟。

  在父母的哄骗和强迫下,小严4岁时总算回城里上了幼儿园,“小鸟”被关进了“笼子”里,小严说什么也不适应这种规规矩矩的生活。父母本以为过一两年小严就会适应学校生活,没想到都快上小学4年级了,小严的情况一点儿也没有好转。

  这个暑假小严的倒计时又增加了一些内容,她已经在计算自己离研究生毕业还有几年了。

  “还好,她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研究生而不是小学,也许我们应该高兴才对。”面对小严的学习恐惧症,小严的妈妈只有用这种自嘲的方式给自己减压。

  初中:越树立学习榜样就越厌学

  劲松特别不愿意呆在家里,快开学了,妈妈又开始不停地唠叨,“提前预习一下功课吧!你看你姐姐,这几天一直在看书。”妈妈越是这样督促,劲松就越烦上学。

  劲松早在小学毕业时就被妈妈和姐姐贴上了“厌学”的标签,马上就要升入初二的他成了家人的一块心病。爸爸打过他,妈妈哄过他,前两天妈妈还许诺,如果劲松能改掉旷课的毛病就给他买台电脑。

  他确实不喜欢上学。从别的小朋友都背着小书包假装上学的年龄起,劲松就显得很特别,他就是不喜欢书呀、本呀、笔呀这些东西,上学以后也对文字、数字也一直提不起兴趣。

  相反,姐姐清平的学习成绩在全年级都是顶尖的,但妈妈越是用姐姐来激励他,他就越是不喜欢上学。在姐弟俩生活的那个小县城,姐姐是人见人夸的好学生,劲松也很出名,是个鼎鼎大名的淘气鬼。

  去年劲松上了中学,逃学的情况也随之出现。学校要求学生每天七点半到校,劲松七点也会离开家,但扭头就进了公园,有时候就坐在路边上观察路人。

  劲松虽然不爱学习、不爱去学校,却是有名的孩子王,大大小小的孩子只要跟他玩一会儿,一准儿会自觉不自觉地跟在他的身后。

  虽然在家人心目中劲松不是个坏孩子,但是姐弟俩在家里的地位却有着天壤之别。家里人的初衷是想通过这样的“差别对待”来激励劲松,可是树立榜样让劲松更厌学。姐弟俩也因此有了隔阂。

  “劲松的心理已经对学习产生了强烈的对抗。”新来博士说,这个时候越给他树立学习的榜样,他越对学习没有信心,而且会在其他方面更加努力,比如他的领导才能,“他希望在这些方面给自己树立信心,以此在心里和姐姐达成平衡”。

  “如果当个好‘孩子王’也能折算成分数,估计我弟弟早就成才了”,这是清平对弟弟最经常的评价。

  高中生恐惧开学 夜里被噩梦惊醒

  即将到来的巨大的高考压力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但是真正让他不想踏进学校的还不是这份可见的压力,而是各科老师一刻不停地加压让人产生的厌烦情绪,这种厌烦让陆麟抗拒和躲避学校。

  要上高三了,陆麟自己也知道该抓紧了。以前的暑假他都是在床上和游戏机前度过的。但在刚刚过去的暑假,他可过得“相当充实和有意义”,上“英孚”(一家英语培训机构)、新东方英语突击班、数学辅导班,父母还请了两个家教。当然在自己学校补课之余他还完成了海量的作业、父母找来的高考习题集、自己从师哥师姐那里找来的试卷。

  奔波于各种补课场地,陆麟经常忙得吃不上午饭,就在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慰劳自己一顿必胜客。开销确实很大,但是“为了高考”,陆麟的父母也就顾不得节省了。

  “说来也挺奇怪,这个暑假这么辛苦我却挺高兴的。”陆麟说。同样是学习,补习班虽然也讲跟高考有关的内容,但是老师不会总把“高考”、“压力”、“分数”这些字眼挂在嘴边;补习班里的老师不会让学生规规矩矩地坐着;他们更像朋友不会动不动就训斥讲大道理;补习班里除了讲知识外还会励志、会有幽默调侃的内容,“这么学习一天我一点也不烦,反而觉得浑身都是力量”,陆麟说。

  开学前夕,补习项目一个个都结束了,可陆麟却越来越“感到压抑”,以至于夜里经常被噩梦惊醒。“我想起学校来就紧张”,陆麟说,“我完全能想象出老师跟我们说话的口气”。在陆麟看来,各科老师一定会像生怕学生忘了上高三这个事实一样,不停地在学生耳边提醒、念叨。

  “本来在补习班里刚刚燃起的学习热情已经没啥了”,陆麟说,他期待的是一种能把学习压力变为动力的教育,而现在的学校教育正好相反,“是把学习的动力全部转化为了压力,而且是一种‘浸泡式’的压力,让人根本无处藏身”。

  一直从事心理咨询工作的新来博士说,学习是孩子对世界的探究,应该是一个充满好奇和乐趣的过程,但是现在的学校教育却在磨灭孩子与生俱来的学习兴趣,“孩子对主流的学校教育正在经历一个从不自觉的对抗到理性对抗的过程”。

  上了名牌大学,却要退学

  马上就要上大四的小峰暑假前终于退了学。

  小峰从小就厌学,而且每到关键时刻总要上演一出退学风波。好在小峰的爸爸非常有本事,是京城广告界知名的创意高手。每次小峰的退学风波,最终都由老爸出面摆平。

  别看小峰学习不咋样,可是小学、初中、高中都被老爸弄进了不错的学校,最后上大学的时候,小峰的爸爸又使出了浑身解数把他弄进了中央戏剧学院。

  刚上大学的时候,小峰还能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随着课程的深入,小峰基础太差的问题终于显现出来,大二小峰有三门功课没有及格。

  面对压力,小峰再一次选择了逃避。他旷课、泡网吧、交女朋友,就是不学习。大三的时候,学校给了小峰最后通牒:如果小峰继续旷课,学校将对小峰进行严肃处理。

  小峰的爸爸再一次出马。他凭借自己的人脉为小峰找到了一个广告创意的任务,一是希望小峰能凭这个创意在业内打出名气而不被学校开除,二来希望儿子能通过这个任务被业界熟悉。

  但这个任务对于小峰来说太难了。

  客户方对小峰的工作几次表示不满后,小峰又习惯性地躲了起来,拖着不交本子。终于,在合同规定时间到来的时候,小峰失踪了,爸爸为小峰交了违约罚款后,彻底失望了。

  “小峰的厌学实际上是缺少责任心的表现。”新来博士说,现在不少父母为了不分散孩子学习的精力,大事小事全部包办,孩子根本没有自己担风雨的机会,而且当任何一点不好的结果出现的时候,父母又会适时地伸出援助之手。“有些孩子根本没有机会知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道理,所以,当需要自己面对困难的时候,他们本能地选择了退缩和逃避”,新来博士说,所以当孩子出现厌学情绪的时候,家长一定要认真找原因进行疏导,不能任由孩子逃避困难。

  小峰今天的退学其实和中小学时代的厌学密切相关。

  马上就要开学了,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在整理行装,小峰的妈妈心里很不是滋味,“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他第一次打退堂鼓的时候,我们真应该让他自己面对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