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医院本来就该无烟 室内禁烟

来源: 环球时报-生命时报   发布者:福照→崋麗 时间:2008年3月31日 13:47 浏览1337次

  医院是维护人们健康的场所,香烟是健康的“杀手”。在医院里吸烟,显然有些矛盾,也理应被禁止。3月20日,国家卫生部在其网站上发布了《无烟医疗卫生机构标准(试行)》,吹响了我国医院控烟行动的号角。“在医院里开展禁烟,是非常有意义的。”中国医师协会会长、中国健康教育协会会长殷大奎坚定地对《生命时报》记者说。北京天坛医院副院长王拥军也表示:医院都应成为“无烟医院”。

  医患至少要做到室内禁烟

  根据《无烟医疗卫生机构标准(试行)》,无烟医疗卫生机构应满足以下八个要求:成立控烟领导组织,将无烟机构建设纳入本单位发展规划;建立健全控烟考评奖惩制度;所属区域有明显的禁烟标识,室内完全禁烟;各部门设有控烟监督员;开展多种形式的控烟宣传和教育;明确规定全体职工负有劝阻吸烟的责任和义务;鼓励和帮助吸烟职工戒烟;所属区域内禁止销售烟草制品。无烟医院还应做到以下两点:医务人员掌握控烟知识、方法和技巧,对吸烟者至少提供简短的劝阻指导;在相应科室设戒烟医生和戒烟咨询电话。

  发达国家控烟成功的经验告诉我们:先有医生吸烟率的下降,才有全民吸烟率的下降。美国目前全民吸烟率为25%,但医生吸烟率仅为9%。而按照卫生部的标准,医务人员在室内不吸烟,无疑是无烟医院非常重要的一环。“医务人员是人民健康的卫士。”殷大奎会长说,“他们如果吸烟,既损害自己的健康,也损害了医生的形象,非常糟糕。”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迟春花认为:医生吸烟会给患者带来负面的示范效应,“医生整天劝患者别吸烟,自己又怎么能吸呢?”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中国控烟协会副会长杨功焕则表示,鉴于有些医生吸烟已经成瘾,属于疾病状态,因此,要求所有医生完全不吸烟是很困难的,“但至少要做到,在室内不吸烟”。

  3月24日,记者在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中随机采访了10位患者或患者家属,他们无一例外地反对医务人员吸烟。“我要是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抽烟,肯定觉得他不可靠。你连自己的身体都管不好,怎么提升我们的健康呢?”一位老大爷说。另一位中年女士则说,她某次看病时,就闻到医生身上有烟味,“当时心里可不舒服了,觉得这医生根本不尊重患者”。也有一位患者表示,医生在其他地方可以吸烟,但绝不应该在医院里吸,更不能在患者面前吸。3月26日,记者在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采访时,一位女患者表示,抽烟有害健康是人人都知道的,作为医生更应该以身作则。

  然而,面对“医院是否应禁止患者及其家属吸烟”这个问题时,被调查者的态度发生了变化。8人表示“应该”,其中一人说:“医院里病人那么多,谁要是吸烟,谁就没有公德心!”另外两人则表示,可以让患者在“吸烟区”等特定场所吸烟。对此,杨功焕会长表示,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即使在一幢大楼里开辟专门的“吸烟区”,香烟烟雾中的微小颗粒也会弥散出来,影响楼中其他人的健康。“这就像在游泳池里划分‘小便区’和‘非小便区’一样,是没有意义的。医院大楼内,应做到百分之百无烟。”

  真正“无烟”难度不小

  尽管医患对“医院应该无烟”有着一定的共识,但正如王拥军院长所说,中国的医院跟真正的无烟医院还有一定距离。

  2004年9月—11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公室等单位对天津、广州等6个城市的3650名医生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男医生吸烟率高达41%,女性为1%,吸烟医生平均每天吸12支。而一项针对北京市朝阳区6家医院医务人员的调查则显示,在234名吸烟者中,仅34.62%的人不在医院吸,20.51%的人在办公室吸,45.73%的人曾当着患者的面吸烟,65.38%的人曾在医院穿着工作服时吸烟。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医生苦笑着对记者说,他很早就开始吸烟了,而且现在交际应酬也免不了要吸烟,所以很难戒掉。“有时候忍不住了,就在办公室抽上两口。”

  3月24日,记者来到北京协和医院,发现门诊楼的大门口挂着“戒吸烟恶习,办绿色奥运”的横幅。入口前,医院专门放置了两个大型烟灰缸,并标明为“吸烟区”。楼内“禁止吸烟”的标识牌也挂在比较明显的地方。观察近20分钟后,记者并未发现有人吸烟。但在某一楼层男卫生间小便池中,却丢着七八个烟头。保洁员告诉记者,的确偶尔有医生和患者在这抽烟。当问到是否会劝阻时,这位保洁员表示:有时拦,有时不拦。“人家想抽,你有什么办法呢?”在肾内科病房,记者发现,医院专门在此开设了“吸烟室”,几位患者和家属正在里面“吞云吐雾”。然而,就在距吸烟室约20米的走廊另一侧,3位患者家属正坐在走廊里肆无忌惮地吸着烟,而一位男患者就坐在离他们不远处。当记者向该楼层保洁员描述了这一情形后,保洁员笑着走开了。记者离开协和医院时注意到,医院门口的露天长椅上,近一半人都在吸烟。一位路过的老大爷无奈地说了声:“真呛。”记者随后又到北京医院和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采访,发现医院中都放置了明显的“禁止吸烟”标识,也并未发现有人在院内吸烟。

  戒烟是种文明程度的体现

  与中国相比,国外推行无烟医院的脚步无疑走得更早些。英国医院早在十年前就有了禁止在室内吸烟的规定,2007年,随着政府推出的公共场所“禁烟令”,医院内更是严禁医务人员及患者吸烟,违反规定者将被处以20—50英镑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更有可能被管理部门起诉。因此,英国医务人员吸烟率则已从20世纪40年代的70%下降至现在的2%。不过,对于“瘾君子”们来说,完全不吸烟的确很难做到。因此,医院特意设置了供吸烟者逗留的开放空地,但要求每人最多可吸20分钟。医护人员被允许外出吸烟的时间就更短,只能借午休时出去抽上一口。

  “我们跟发达国家不一样的地方是,一直缺少在医院控烟的规范化做法。”杨功焕会长说,“通常就是对吸烟者罚上5—10元钱,意义不大。”在她看来,医院应首先在员工中进行讨论,达成控烟的共识;院长应向社会宣布本院为无烟医院,吸引社会监督;医院还应对医务人员、保安等进行培训,告诉他们当看见有人吸烟时应如何劝阻。王拥军院长强调,利用科学方法帮助吸烟的医务人员戒烟也很重要。殷大奎会长则更注重宣教工作,“很多人对吸烟的危害认识不够,他们自称这是为税收做贡献,甚至称吸烟能防老年痴呆、能长寿。必须破除他们的误区,让他们了解吸烟的危害。”殷大奎会长还提议,媒体应对吸烟的医生进行曝光,要发动患者来监督医生。

  “其实,不只是医院,像车站、政府部门的办公室、学校等公共场所都应控烟。”杨功焕会长强调,在西方发达国家,人们已经认为吸烟是一种不文明的行为;中国也应把吸烟当作跟“随地吐痰”一样的行为来看待。“在一些小县城,已经有了无烟婚礼、无烟会议,这很值得我们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