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最受不了的女孩(恋爱版)

发布者:佚名 时间:2007年4月24日 18:32 浏览3878次

  受不了吸烟的女孩,是的,反感之极。
  今天遇到了啊潘(我的死党)的女友,虽然很漂亮,但真让我为啊潘不值。不但吸烟,而且吸的烟比我还要高档,令更加的不爽了。
  …………饭局上…………
  “你也抽烟,不会吧!”我很惊讶。
  “烟盒上只写着吸烟有害健康,可没写女孩不能吸烟啊?”她到理直气壮。
  “那……你也来一支吧!”我自信还是拿的出手的,毕竟是同学聚会嘛!
  “还是吸我的吧!”女孩出手到阔绰,掏出‘镶金’的烟盒,打了个 ‘满铺’ ――所谓‘满铺’就是人手发一支。
 
  第一轮,我是败的一塌糊涂,令我尴尬的不得了。
  出于礼貌,我上了个火。
  “你这个打火机到很别致啊!”女孩到挺识货。
  “恩,一般般哪。”我缓了一口气,尴尬的气氛也缓解了一些。
  “初次见面,送给我留个纪念吧!”哇!忽然觉的她的口好大也。
  同学们看着我,我必须做个决断,过了0.003秒,在心房紧缩的一刹那,我终于忍痛割爱了。
  若按照平时的本能反应,我一定会以更明智的方式化解干戈,就算保不住打火机也不会沦落到言听计从的地步,自信我还是很善言辩的。只好感叹为什么会有公关小姐这种职业。(后来我知道,她真是某企业的公关。
  越发受不了这个女孩了,甚至还搀杂了些恐惧。

  第二轮,我更是铩羽而归。
  酒足饭饱后,K了一下歌,男将们“修长城”,女孩们点了点片子看……
  本来很投入在牌场之上,打了一盘“封顶”(糊的牌超出了上限),于是满有成就感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忽然,想看看那个叫我受不了的女孩在干什么,多么希望她知道我糊了一盘十分难得的牌啊!(不知道我当时怎么会这么想,是不是‘秀斗’了,不知道)……
  她到很悠闲,嗑着瓜子,端着烟缸,靠在沙发上,看着碟片,忽然……
  “哈哈哈……哈哈……”看着她笑的这么夸张,我倒被钓足了胃口,倒底有什么这么好笑的啊!
  借着“放水”的工夫,我走到了她的背后,定睛一看……
  靠,这个女孩我实在是受不了了,看着这么血腥枪战片,都能笑的出来!!!
  ……只见,机枪扫射,中弹的人象泥鳅一样,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鲜血都溅到了屏幕上,导演还来了个特写……
  我崩溃了,真的,我不由“佩服”的往后搀了一大步,一种恐惧的目光从心中射向了喜洋洋的她。
  女孩回头和我对了个正着,“老兄,有你这么夸张的吗?虽然拍的很假,但是还是很刺激的哦,你那的手气怎么样啊?”
  “恩,恩,还行吧!”我又忘了该说什么了。
  “来,你把它看完,我帮你打两圈,看完了告诉我主人工最后是怎么死的啊。”
  “恩,恩……”我不知所措的坐了下来,目送她离开。荧屏上的嘈杂与喧嚣我混然不觉,我理所当然的愣了。
  ……
  最后散场了,她把三个人都打“跳了伞”(全部输光的意思),大家却都很尽兴,全部领教到了女孩的高超牌技。
  ……
  关于那片子的结局,其实我早知道了,主角活的好好的,但是我还是积聚了所有的心思,编了个凄惨的结局讲诉给她听了。
  “主角最后被那个女纳粹折磨的崩溃了……”(细节略了)
  回家的路上,我的头还是嗡嗡的响,啊潘一把打在我的肩上“兄弟,有你的啊!能够zmm(嘴妹妹)于无形!”
  “什么,什么啊!”
  “XXX(我那个再也受不了的女孩的名字)说你很有意思啊!说你很合她的拍”
  “哪个?~啊?~~她?~~~我告诉你,我实在受不了她,你不是他的……”还好,我还会疑惑,本以为我的神经已被完全麻痹了。
  “WHO和WHO啊!她是我朋友的同学,我朋友有事,拖我带她过来玩。”
  “那就好,若她是你朋友,你就‘掉的大喽’。”我为啊潘松了一口气。
  “不,你掉的更大,这是她的手机号码,等下打给她哦!”啊潘诡异的一笑。
  看着啊潘手中的名片,我倒吸一口冷气。
  又多了一会儿,垃圾桶中又多了一张纸片。
  “哼哼,没关系的,我已经把你的号码给她了……”啊潘奸笑道。真的,我真想痛扁啊潘一顿。
  ……滴滴滴~~~~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的号码好象刚刚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是她,就是那个最让我受不了的女孩……
  ……差点手机就飞出我的手心……
  街边的音乐忽然传了过来,~~~“神啊!救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