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家境贫寒弟弟辍学供姐姐 意外烧伤缺乏治疗(图)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3年2月26日 14:22 浏览3次

马云玲和受伤前的弟弟

天津北方网讯:烧伤科病房里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呻吟声,只有18岁的马建伟仰面躺在病床上,双腿自膝盖以下裹着厚厚的纱布,苍白的脸庞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出事2个月了,弟弟的治疗总也跟不上,这样下去会落下残疾的。”走廊里,不到20岁的姐姐马云玲无助地蹲在地上,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的脸庞,无声地滑落。

弟弟辍学 说要保住我上大学的机会

马云玲的家在吉林省松原市农村,贫寒的家境压得一家人透不过气来,“爷爷奶奶有病,家里的几亩地总是歉收,每年都赔钱。”就这样,经年累月,一家人欠了很多外债,“我父母都没什么手艺,而且爷爷奶奶有病也离不开人,所以都在家里苦挨着,妈妈总说,等我和弟弟长大了就好了。”

可是,还没有等到姐弟俩长大,妈妈就先被这种沉重的生活压垮了。那一年,家里的屋顶漏了,爷爷又生病住院,先后借了几万元的外债,到了年底,债主上门讨债,一家人束手无策,“爸妈大吵了一架,我爸脾气不好,说话重了一些,妈妈就喝农药了。”回想着那惨烈的一幕,马云玲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后来,妈妈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却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生活里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发病。就这样,日子磕磕碰碰地到了2009年,这一年弟弟马建伟读初三,马云玲也升上了重点高中,“弟弟看到我的学习成绩比他好,而我又非常地喜欢上学,很懂事地提出了辍学,把读书的机会让给了我。”

起初,马云玲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弟弟辍学,但拗不过他的坚持,“他跟我说一家人都吃尽了没文化的亏,家里必须要出一个大学生,我读大学的几率比较大,所以必须保住我上大学的机会。”此后不久,弟弟外出打工,在离家很远的一个城镇里学电焊工,一走就是一整年,“我知道他工作特别辛苦,经常为了多挣加班费,连续工作十五六个小时,电焊的火花刺得他两眼总是严重充血,我心疼他但是又没有办法。”

意外发生 弟弟双腿被严重烧伤

值得庆幸的是,2011年高考,马云玲以优异的成绩被天津城市职业学院会计专业录取,那一刻她和全家人都觉得生活开始拨云见日了。

可磨难总是不肯放过这一家人,今年9月2日,正在上课的马云玲被老师叫出了教室,原来远在秦皇岛做电焊工的弟弟突发意外,重度烧伤,生命危在旦夕。

“他做电焊工的那个车间里,工人都需要带着氧气瓶工作,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氧气瓶突然爆炸,弟弟就被烧伤了,双腿最严重,是深度烧伤。”获悉弟弟的情况后,马云玲和学校请假后,紧急赶往秦皇岛,看到依旧在昏迷中的弟弟,她止不住泪如雨下。

连续多天的抢救,马建伟终于脱离了死神的魔爪,但他打工的单位却再也不肯支付医疗费,“可如果不继续治疗,不进行抗感染和恢复性训练,医生说弟弟的双腿是一定会落下残疾的,他才18岁啊……”马云玲说,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姐姐,非但不能保护好弟弟,还要让他辍学养家。

如今,弟弟依旧躺在医院里,依靠全家人四处举债和马云玲微薄的打工收入维持着最简单的治疗,每天都在承受着大面积创伤所带来的剧痛,“我多希望能有人帮帮我救救弟弟,让他继续接受治疗,我们都还年轻,以后我们会打工还上这笔钱的。”马云玲说道。

马云玲的老师

她拼命打工赚钱身体累垮精神恍惚

“作为老师,我能看出来,马云玲的心里承受了太大压力。”韩璐是马云玲在天津城市职业学院的老师,她说自己留意这个沉默的女孩已经很长时间,“当初入学报到时,她家支付不起学费,已经决定退学了,都买了回家的车票,是我从车站把她接回来的,给她申请了缓交学费和助学金,这才得以继续求学。”

韩老师告诉记者,马云玲的弟弟出事后,她先后找了好几份勤工助学的工作,每天起早贪黑,为的就是多赚点钱给弟弟交医疗费,甚至自己都不吃午餐和晚餐,整个人的身体和精神都处于恍惚状态,“我们也在组织老师同学帮助她,但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希望好心人能帮一下这对可怜的姐弟。”新报记者任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