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牛超群

来源: 本站编辑   发布者:福照→虚名 时间:2008年5月28日 14:59 浏览722次

  

  军界名医情系桑梓 牛超群

  2000年6月21日的《高平报》上,刊登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赵军的一篇文章——《恒久不变的故土深情》。介绍了首届高平市北京同乡联谊会在京举行的盛况。文中写了这样一段话:现任总参谋部工程兵医院主任医师的牛超群,作为这次联谊会的发起者和组织者,对联谊会的筹备情况作了总结和汇报。他说,举办这次联谊会的目的就是要把在京的高平人团结起来,凝聚起来,为高平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能为家乡父老做点实事,是所有高平同乡的心愿。

  牛超群:我有两个想法。第一想法是如何把在北京的高平人组织起来,为高平的建设和为晋城的建设出谋献策,为高平和北京建立一个通道。第二个就是解决咱们晋城人进京看病难的问题。我就想办法和在京的山西医科大学校友会联合起来,成立一个北京山西医科大学医疗专家服务组,我这儿成立一个接待站,名义是上接待山西人,实际上大部分都是晋城和高平人。从八七年开始,到现在十几年了吧,每年仅高平晋城来这儿看病的就有一百多人。

  牛超群,1938年11月18日出生,高平城南小西沟村人。他1964年8月参加工作,196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任解放军总参谋部工程兵部直属医院主任医师。

  认识牛超群的人都知道,四十多年来,他一如继往地从事着医学工作。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当初是什么力量使他坚决地要走从医的道路。

  牛超群:我考大学报志愿时,说起来就是好奇,为什么好奇呢?因为我父亲和爷爷都是一个晚上就把命要了。我祖父现在想起来当然是心脏病,上街时,感到胸部闷,后背疼,第二天就死了。我父亲是老胃病,黑夜胃穿孔,第二天早晨穿孔就死了。我感到好奇,我就想人怎么好好地就死掉了?

  出于童年的好奇,牛超群从小就发奋学习,希望有一天能够涉足医学的海洋,探索人体的奥秘。挑灯夜战几年后,家境贫寒的他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进入晋城一中就学。

  牛超群:晋城一中对我印象很深,因为我在那儿度过了三年高中。后河那一带,一中出来原来有个发电厂,那儿有我好多的血汗在里头,为什么呢?电厂的砖呀,瓦呀,都是我们利用星期天、节假日去挑呀、搬呀。

  1959年,医学的大门第一次为牛超群敞开,他如愿考入山西医学院(现山西医科大学)卫生系,主攻预防医学。幸运总是掌握在勤奋者手中,大学毕业后,牛超群又作为学校的优秀生被挑选到解放军军委工程兵部队。工作没多久,就由于他成绩突出,被评为“知识分子与工农兵相结合”的典型,并在部队大力进行宣传。

  牛超群:在部队后我就有个想法,既然是从医了,就应该把医学方面的知识好好地研究研究,以便更好地为战士,为伤病员服务,为国防建设服务,这是我的主要思想。

  1969年,牛超群被调回军委工程兵卫生部任部长助理, 随后,又调工程兵后勤部军队卫生室任主任、主治军医,1985年调总参工程兵直属医院任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在军队医疗卫生战线上奋斗的几十年间,牛超群荣立三等功一次,受嘉奖20余次,曾先后到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军事医学科学院和军内外医院进修学习。他在医疗特别是卫生防疫技术方面造诣很深,发表过多篇论文,其中《论国防施工与矽肺病防治》、《12例细菌性痢疾引起暴发性食物中毒的调查分析》在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和中华预防医学杂志上发表后,引起权威专家的关注,并先后被评为解放军医学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和四等奖,还兼任总参谋部《祝您健康》报的责任编辑,创办10年出刊60期,共30万字,发往总参机关、院校、部队,深受读者欢迎,并在1993年全军卫生科普刊物评比中,荣获全军三等奖。

  在京工作期间,作为总参谋部医疗卫生专家,牛超群还担任总参谋部医学科学技术评比小组成员,直至一九九八年退休。

  牛超群:退下来以后,医院本身不愿意让我走,让我继续留下来发挥余热。

  何叶林(总参谋部工程兵医院副院长):牛主任是我们医院的一个老同志,过去是个老知识分子、老大学生,专业的素质很高,敬业精神也很强,最近七、八年休息以后一直是发挥余热,对医院的医疗业务的开展不遗余力地做了很多工作。

  牛超群:我迄今退下来八年了,一直在原单位工作。医院有什么事,我还一直帮忙处理处理,毕尽咱们资格还老一些,经验多一些。我还做着好多退休职工的支部工作,担任着离退休支部书记。还有一个主要任务就是,解决好咱们晋城人和高平人进京看病难的问题。

  总参工程兵医院是山西医科大学北京校友会为服务山西,解决山西老乡进京治病难的问题,所创建的“专家医疗服务中心”的协作单位,牛超群已在这儿工作了几十年。 “专家医疗服务中心”自1996年组建以来,牛超群共接待多少家乡来的患者,可能连他自己也数不清了。

  牛超群:一个农民子弟,很困难的一个孩子,长了个喉癌,喉癌以为是平活肌瘤,给人家割了,还没过半月就长起来了。长起来就到长治,长治处理不了,说赶快到太原去,省城医院说你赶快回去吧,这孩子没法救了。她父母亲都是农民,通过别人的关系认识我以后,就拿了五仟块到北京来了,到北京,我接待后,看那状况,301医院让她拿三万元钱做急救手术,我就想办法帮她找到全国最好的专家,找到301医院口腔部主任,他很忙,经常是给中央首长治病,通过私人关系,我和他关系比较好,三天后,他亲自主刀就把手术给做了,手术做得也比较彻底,很成功。当时十八岁的孩子,现在已经二十四、五岁了,出嫁以后都生小孩了。还有咱们高平三甲一个老太太,诊断是肺癌转移,那就没办法治了,在家等死了,棺材都做好了,那年我正好回去,发现这个情况以后,及时把病人带到北京诊断,结果是误症,在京治疗后,现在老太太还活着呢。

  有了成功的例子,许多人把“医疗服务中心”当作进京看病的靠山,有一名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六十多岁的老人因白内障需手术治疗,牛超群先送她到301医院心血管研究所治疗心脏病后,在心血管专家的心电监护下,在中心协作医院先后做了两次手术,双目视力分别达到1.5和1.2,老人及其家属万分激动。来自山区的一位农民,因全身骨骼脱钙并严重贫血,牛超群帮助他到几家大医院请专家诊治,并发动中心医院医护人员为其捐献衣物,最后又为他买上车票,并反他上了返乡的火车。

  《故乡人心中的好医生》一文中这样写:牛医生白天一上班就领着病人检查就诊,疑难病症他主动请来专家会诊,一时诊断不清的病证,他就亲自带着病人到附近的著名医院,请专家检查确诊。每天晚上,牛医生总要到高平老乡的病房探视一次,并主动征得病患者的意见和请求,及时帮助解决患者的痛苦,无论刮风下雨,寒暑往来从不间断。

  李新玲(高平同乡、北京东城区新闻中心记者):牛叔叔在北京,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至少我找到他的时候,就认为他是我心中的一个家,对于好多在北京的高平人来说,他们都觉得他是个非常热心肠的人。

  山西医科大学北京校友会的服务宗旨是:充分利用首都的先进医疗设备和医疗技术,竭诚为山西的父老乡亲进京求医排忧解难。多年来,牛超群也时刻把这一宗旨做为自己的做人准则,他说这也是他回报家乡的一种方式。

  牛超群:我从小就没有了父母亲,是叔叔、婶婶的抚养,还有周围家乡人的支持,从高平中学到晋城一中都是吃的助学金,到大学也是助学金。我总是想咱们山西、晋城、高平对我的恩情,怎么也报不完似的!我能有今天,还不都是在高平长大的吗?不都是在晋城长大的吗?我就想如何为家乡办事,如何为老百姓办点事情。

  牛超群还积极倡导并组织了高平同乡会,“为高平人服务,为晋城人服务”是同乡会的口号,为了方便同乡之间的联系,牛超群负责编印了这本精美的《高平市北京同乡通讯录》。翻阅间,令人不由得再次感受他那份恒久不变的故土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