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三鹿奶粉事件新疆患儿领赔偿

来源: www.ssooee.com   发布者:搜医网 时间:2011年6月21日 20:15 浏览12次
沉寂了近三年,备受关注的三聚氰胺事件赔偿基金运作情况终于对外公布。近日,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下称“中国乳协”)和中国一家保险公司在乳协官方网站上共同通报了11.1亿元医疗赔偿基金的管理及支付等情况。记者调查了解到,新疆的相关赔偿工作早在2年前已展开,目前大多数患儿已获得机型治疗期医疗费、一次性赔偿金及后续治疗费。

  新疆多数患儿领导一次性补偿金

  中国乳协6月8日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近3年来有关三鹿婴幼儿奶粉赔付情况,乳协介绍,事件发生以后,中国乳协协调有关责任企业出资筹集了总额11.1亿元的婴幼儿奶粉事件赔偿金。一方面设立2亿元医疗赔偿基金,用于报销患儿急性治疗终结后、年满18岁之前可能出现相关疾病发生的医疗费用。另方面用于发放患儿一次性赔偿金以及支付患儿急性治疗期的医疗费、随诊费,共9.1亿元。

  乳协介绍,截至2010年底,已有271869名患儿家长领取了一次性赔偿金,由于信息不准确或不完整查找不到,目前还有极少部分患儿家长没有领取一次性赔偿金。“按规定,2013年2月底之前,患儿家长随时可以在当地领取,逾期仍不领取的,剩余赔偿金将用于医疗赔偿基金。”

  记者通过查询了解到,至2008年9月18日16时,新疆累计报告三鹿婴幼儿奶粉喂养致肾结石患儿病例201例,巴州死亡1例。

  新疆有关三鹿婴幼儿奶粉事件赔偿开展情况如何?目前有多少患者获得赔偿,还有多少患者无法联系?记者多日来,未能从行政主管部门获得相关情况及具体数据。

  记者通过各种与全疆各地州10名被确诊婴幼儿家长取得联系,这些家长表示,他们已获得了相关赔偿。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焉耆县村民张勇林昨日在电话里告诉记者,2008年8月,经医院诊断,他只有8个月大的女儿被确诊为肾结石,随后,医院给他们免费治疗,当年冬天,乡政府派人到他家送来了2000元的钱,“当时工作人员跟我说,这是国家给予患者家长的一次性补偿。”张勇林说,当时工作人员告诉他,按照国家有关标准,他女儿属于普通症状,获陪2000元。

  和静县的肖彦兵说,当初女儿被确诊为肾结石时,他还居住在库尔勒市,当年10月份,他接到通知,让到辖区的工商局去领取补偿金,“那天我去的时候,有二三十人来领取赔偿金。”

  记者先后采访了14名喝过三鹿奶粉的婴幼儿患者家长,其中10名婴幼儿当初被确诊为肾结石等症状,这10名患者家长获得了3万元至2000元不等的一次性补偿,14名孩子获得救治。

  若羌县患者家长艾尼库尔班说,他还有一个朋友的孩子也被确诊为肾结石,但不知为何,他这个朋友没有得一次性补偿,记者没能与这名未获得赔偿的家长取得联系。

  巴州死亡一例是否获得一次性20万元死亡赔偿金,记者多次与巴州卫生局医政处具体负责此事的工作人员取得联系,他拒绝采访。

  新疆保险公司2年前已开展代理工作

  据中国乳协介绍,考虑到中国人寿拥有遍布全国并延伸到基层的服务网点,患儿家长办理报销手续方便,中国乳协将2亿元医疗赔偿基金委托给中国一家保险公司代为管理。这家保险公司对基金实行专户管理,专款专用,配备了专职人员,开发了专门的信息系统,设立了95519专线电话指引,方便患儿相关疾病医疗费用的报销。

  新疆这项工作开展如何?患者家长去报销时需要哪些手续?目前新疆有多少患者获得赔偿?总赔偿金额是多少?6月17日,记者与这家保险公司新疆分公司负责宣传的相关人员取得联系时,她表示需经过政府宣传部门同意后,才能接受采访。

  记者随后与巴州、阿克苏、和田等8个州、地区、市保险分公司取得联系,大多数表示分公司表示,早在2009基金正式启动后,他们就开展了理赔工作,但对于具体理赔数据,2家表示目前未处理过这样的理赔案例,巴州这家保险公司相关工作人员说,目前他们共给10名患者家长办理了相关理赔,支付金额近3万元,其他分公司表示,事件较为敏感,不愿提供。

  患者家属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近3年来,孩子不断出现病情复发,他们多次到医院救治,并到巴州这家保险分公司进行报销。

  记者以患者家属身份拨通了中国人寿新疆分公司客服热线,工作人员介绍说,确诊患儿急性治疗终结后到18周岁以前,发生与泌尿系统结石相关的疾病,在儿童医院、妇幼保健院和二级以上综合医院进行治疗的,并能出具医院诊断证明书和发票、责任企业《致患儿家长的一封信》、以及之前获得一次性赔偿的单据,可到当地人寿服务厅领取赔偿金。

  小故事

  “三年来,我和老婆常经常以泪洗面”

  31岁的张勇林是焉耆县一农民,目前唯一的患病女儿已3岁半。2008年8月,只有8个月的女儿被确诊为肾结石后,“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女儿以后生活咋办啊。”张勇林说,从哪以后,他们一家的生活全打乱了,虽然女儿最后经过医院免费治疗,好了一点,但全家人依然抹不掉毒奶粉带来的阴霾。

  此后的近3年时间里,女儿不是出现尿不出,肚子胀疼,有时候甚至是半夜发作,“我们经常是半夜起来,把女儿送到医院。”女儿每年都要发作三四次,但每次只要有征兆,张勇林就找来车,急忙把女儿送到县医院。

  每次女儿发作,张勇林的妻子就流泪,“我经常安慰她,但说着说着,自己也止不住眼泪……”张勇林还有一个80多岁的老爹和70多岁的母亲,“我妈最疼孙女了,有时候,看着孙女,她莫名其妙的流泪,我知道,我妈是担心毒奶粉以后会给孙女的生活造成影响。”

  6月20日早上,女儿说肚子不舒服,张勇林去找车准备把女儿送到县医院,但因为是农忙季节,别人的车都急用,“明天如果再找不上车,我就到租辆中巴把女儿送到医院。”

  QQ群里 家长们3年没说上10次话

  三鹿奶粉事件后,吴娜(化名)建了一个“三鹿新疆受害”QQ群,群里,包括群主吴娜和曾报道三鹿奶粉事件记者在内,共9人。

  刚建群时,大家都并不活跃,即使十天半月说过一次话,也仅是说自己孩子的检查病况和相互鼓励的话,到三鹿事件接近尾声后,大家基本上不说话了,近3年来,大家说话不到10次。

  一位家长在接受采访时说:“大家都不愿提及此事,想让事情尽快过去。”

  17日,吴娜在群里跟记者说:“对于我来说,我不愿意去想,真的,不管咋样,我觉得有我失误的地方,这么多年来,我对她(女儿)愧疚。”

  得知国家有关确诊患儿赔偿标准后,一名患者家长在群里说:“我不需要这2000元的赔偿,为了这点钱,我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还要去回忆这些伤痛的记忆。”

  17日算是近3年来群里较为活跃一次,记者和2位家长进行了讨论,但大家说得更多的是:“都不愿意想,真希望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