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加入东盟为我国中医药教育发展带来机遇

发布者:佚名 时间:2007年4月24日 15:27 浏览2000次

  东盟、欧盟、北美自由贸易区现已成为世界三大商业联盟版块,其中以东盟市场最为广博,是世界最大、最让投资者侍机待发的市场。2002年中国加入东盟自由贸易组织。2003年10月8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提出从2004年起,每年在广西南宁市举办中国东盟博览会(简称“南博会”)。2003年12月17日,国务院正式宣布,中国东盟博览会永久性落户南宁。中国加入东盟以及东盟博览会在中国举办,必将给中国带来很多的发展机遇,同时也对中医药高等教育及医疗服务市场产生冲击。本文仅就我国加入东盟对中医药高等教育发展的影响进行探讨。

  东盟经贸发展现状与中医药教育发展的关系
  东盟经贸发展现状  目前的东盟由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越南、菲律宾、缅甸、印度尼西亚、老挝、柬埔寨、文莱十国以及最近加入的中国共11个国家组成。东盟10国总面积约460万平方公里,人口总数近5亿人,外币储备量超过1000亿美元,年国民生产总值达6300亿美元,年外贸额达5000亿美元,占全球8%。
  在东盟10个国家中,比较富裕的是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三国,新加坡是世界海洋交通要道,是亚洲、欧州和太平洋重要航空中心,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国际贸易、金融和航运中心,是世界电子产品重要的制造中心和第三大炼油中心。据《柳州日报》2004年4月29日报道,新加坡人年均国民生产总值(GDP)达2万多美元,到2002年底,中国累计批准新加坡在华投资项目1.07万个,累计总投资达401亿美元。文莱是东南亚主要石油富国和世界主要液化天然气生产国,20世纪80年代人均国民收入为世界第一位,90年代以来人年均(GDP)约为1.5万美元,与新加坡一起在东南亚国家经济发展分层中名列第一层次。马来西亚人口占中国人口的25.3%,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4.2%,人均年收入达3516美元,在东南亚国家经济发展中名列第二层次。
  东盟10国资源物产丰富,有世界三大谷仓:泰国、缅甸、越南。马来西亚是世界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国,泰国是世界最大的橡胶生产国。在工业方面,近年来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的电子、办公设备产业发展较快,泰国、马来西亚等国的彩电、冰箱、空调等家电产业因接受了日本、韩国等国的产业转移而有较大发展。在旅游业方面,东盟10国均拥有众多的风景名胜,如泰国的芭堤雅海滩、柬埔寨的吴哥古迹、越南的下龙湾等,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的旅游业在国际上颇负盛名。东盟10国的经济发展不平衡,可分为四个层次:一是发达国家,有新加坡、文莱,二是正在向新兴工业化国家迈进的国家,有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三是正在改革中的国家,有越南,四是按部就班发展的国家,有柬埔寨、老挝、缅甸,这三国仍属于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行列。
  东盟发展中医药的现状  东盟是海外华人最集中的地区,中国与东盟国家具有亲缘的地理、民族和文化关系,形成了相近的用药习惯,使中医药在东盟有一定的群众基础。近年来随着“回归自然”崇尚天然药物的浪潮和中医热在世界的传播,东盟各国对中医药日益重视。越南政府早就承认了中医的合法地位。1987年泰国国会上议院正式批准使用中草药,2000年6月30日,泰国卫生部公布《关于批准使用中医方法治疗疾病的规定》,中医在泰国获得合法地位。2000年11月14日,新加坡国会三读通过了中医师法案,标志着中医师行医的法定地位得到正式认可。马来西亚虽然没有正式宣布中医合法,但近年来成立了传统医药委员会,并对全国传统医师进行登记以方便检定及管制,意味着中医服务正朝着纳入国家医药主流的方向迈进。2001年,“第六届东盟中医药学术大会”在泰国隆重举行,泰国副总理兼卫生部部长功·塔帕兰西、科技部长阿铁·邬莱呖分别主持了开幕式和闭幕式,近千名专家、学者代表参加了会议,充分显示了中医药在东南亚各国逐步受到各国政府的重视。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医药在东盟将会得到更大的发展。中医药市场在东盟的扩大,不仅促进我国中医药教育的发展,也会带动东盟中医药教育的发展。
  东盟与中医药教育发展的关系  东盟10国具有较强的中医药教育发展潜能,东盟10国经济发展与中医药教育发展关系十分明显。主要表现如下:一是有部分国家的经济发达程度已进入世界发达国家队伍,对中医药教育发展不仅既有较强的机遇,又有一定的挑战,而且具有较强的吸引国际化中医药人才作用和开发中医药教育的经济实力,如新加坡等;二是有部分国家具有良好的工业发展态势,给中医药教育带来良好的发展势头;三是不发达国家是中医药教育发展的处女地,有开发意义。

  东盟贸易对我国中医药教育发展的影响
  促使中医药教育进行更大的改革   中医药高等教育发展了五十多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特别是九十年代后期,伴随看高等教育的改革大潮,中医药教育在不断深化改革中逐步走出一条适应社会发展、适合于中医药教育快速发展的路子。然而由于中医药教育同其它高等教育一样在长期的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对全球教育市场的激烈竞争认识不足,心理准备不够,更谈不上如何应对。中国加入东盟组织以后,东盟发达国家对我国高等中医药教育的快速直入,将直接挑战国内的中医药教育,迫使我们参与全球化的竞争,这有利于促使我国中医药教育发展提升到一个新的更高的水平。
  加速我国中医药教育办学主体的多元化发展   中医药教育潜在的市场非常广大,对具有一定的中医药文化基础和感情的东盟大多数国家来说诱惑力非常大,他们必然染指中医药教育。而中医药高等教育作为中国所特有的高等教育,东盟国家必将会首先考虑通过与我国中医药高等院校合作的方式进行。东盟强大的经济势力,能有效弥补政府投入的不足,能满足中医药教育发展的需要,东盟优质的教育资源,行之有效的运行机制的介入,必然给我国中医药教育以新的刺激和影响,促进教育资源的优化配置,从而促进中医药教育的多元化发展,促使中医药教育的全面提高。
  有利于扩大对外教育,促进中医药教育的更快发展   我国加入东盟后,在经济贸易、卫生、文化、教育等各个领域的往来更加方便,更加频繁,这为扩大招收外国留学生来华学习,扩大对外中医药教育提供了良好的机会。东盟国家为了发展本国的中医药教育,必然通过各种渠道与我国中医药院校、中医药科研院所联合培养本国所需的中医药人才。我国现有的中医药专业人才通过多种渠道,以不同形式在东盟各国之间的流动将成为极大可能。特别是海外学有所成的留学人员回到国内中医药院校,带来东盟先进的教学、科研等理念。东盟先进的教育经验和医院的高质量服务也会大大促进我国中医药教育的进步。
  促进中医药学科建设的发展   中国加入东盟以后,东盟各国为了在广大的中医药市场中占有一定的份额,部分国家还可能通过中医药来刺激自身的产业,他们将凭借自身的经济实力,利用我国中医药院校科研人员优势,加大对我国中医药院校的科研投资,或建立实验室,或直接资助科研项目,这势必加快我国中医药科研基地与重点实验室建设。
  有利于中医药教育所需的中草药材开发   东盟各国与我国近邻,气候条件差不多,都有利于中草药的生长。因此,在中草药方面,东盟与我国相比,既有相同的产品也有不同的产品,有的还存在着珍贵的稀有特产药材。东盟自由贸易市场的兴起,必然实现各种中草药材的相互流通,这样将会使我国实现中医药科研的大力兴起和实验材料的互相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