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长沙药品零售市场异军突起

来源: 本站编辑   发布者:妮子 时间:2009年5月12日 12:40 浏览9次

  位于湖南长沙市湘雅路的老百姓大药房被业界誉为“平价第一店”。

  “平价”之源在这里,“贴牌”之王在这里,跨区域连锁的大军也在这里,请看——

  谈到长沙的药品零售市场,老百姓、芝林、千金金沙、养天和、益丰、九芝堂……业界人士可谓耳熟能详。

  “药店湘军”,这是本报记者在探寻长沙的零售药店为什么能异军突起时脑海里冒出的一个概念。

  在长沙采访的日子里,记者一直没有摆脱这样一种困惑:不论从地理位置上还是从经济发展水平上来看,抑或是从资源优势方面来探寻,长沙药品零售市场似乎并不具备形成当前这种繁荣、强势局面的条件。从上面这些方面来分析,全国很多城市更有条件超越长沙,而现在为什么是长沙?长沙为什么会走出这么多“大腕”级的连锁企业,并且在全国形成那么大的影响?这其实不只是本报记者在思考的一个问题。

  第三只眼看药店湘军

  从2001年扛着“平价”大旗的湖南老百姓大药房横空出世起,长沙零售药店圈便成为了业界关注的焦点。随着湖南千金大药房零售连锁、湖南芝林大药房连锁、湖南养天和大药房连锁以及稍后进入长沙市场的湖南益丰大药房医药连锁的陆续登场,再加上由百年老字号“劳九芝药铺”发展而来的湖南九芝堂零售连锁及数十家小型连锁药店的相继出现,长沙药品零售市场以其“敢为天下先”的凌厉攻势和超乎寻常的扩张速度,引领了中国医药零售终端的营销变革和发展潮流。

  2005年9月,由湖南芝林大药房发起组建的“特格尔中国药店采购联盟”高调挂牌,再一次把长沙药品零售市场推到了风口浪尖,长沙零售药店圈风云际会,几大巨头图强谋变、虎视全国的“野心”由此进入全方位、多层次发展阶段。一直到今天,尽管大大小小的医药终端联盟在全国各地以多种方式漫山遍野地涌现,又一批批地消失,但业界人士不得不承认,在一出出“你方唱罢我登台”的联盟闹剧中间,分别位于南北两地的匹特欧(上海)和特格尔(长沙),以各自鲜明的特色和发展规模,毫无悬念地成为了当前中国医药零售联盟的两大霸主。

  2006年10月,偏居湖南株洲的“乡下人”湖南千金大药房零售连锁一举吞并位于省会长沙的“城里人”湖南金沙大药房连锁,以下“犯”上,又一次引发了全国媒体的广泛关注。

  到2007年底,长沙地区共有零售药店2646家,其中连锁门店1114家,单体药店1523家,平均1900人就拥有一家药店(根据2006年长沙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推算),而同期全国的平均数是每3805人一家药店。如此密集的药店格局,竞争之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拥有上市公司背景的千金金沙大药房连锁和九芝堂零售连锁,已成功引进外资的老百姓大药房和益丰大药房,极易令业界联想到的是长沙药店的实力和发展后劲;长沙五大连锁(老百姓、芝林、益丰、养天和、千金金沙)连续多年齐登全国连锁药店百强榜的盛况,留给业界的印象是:除了强势,还是强势;在跨区域扩张的浪潮中,老百姓、芝林、益丰、养天和、千金金沙、九芝堂等长沙的知名连锁企业纷纷出击,大有当年湘军攻城略地、席卷全国的气势……

  没错,这就是湖南人的风格,这就是湘军的战法。

  霸得蛮的湘军

  湖南芝林大药房的掌门人、特格尔的主操盘手刘丰盛是此次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间最长的一位。在前后3次(包括电话采访)、长达近8个小时的采访中,除了对特格尔的津津乐道外,刘丰盛谈得最多的是湖南人的性格和对医药从业者道德观念的看法,“长沙做药店的人霸得蛮。”刘丰盛用一句非常地道的湖南方言概括了长沙药店人的主要特点。“霸得蛮”的意思是吃得苦、好强、不服输、坚韧、讲义气。在谈及自己的创业过程时,他毫不讳言曾经遭受过的失败,“在特格尔运作初期,因为讲朋友义气,贴牌了一个并不合适的妇科产品,一下就亏了几十万。”“芝林在上海的扩张战役中,由于内部管理和经营中出现过一些问题,销售曾一度滑坡得很厉害,但几个股东都是湖南人,都具有好强、不服输的性格,最后还是挺过来了,而且发展得很好。”

  老百姓大药房湖南分公司总经理唐爱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基本认同了刘丰盛对长沙药店人性格特征的看法,“老百姓大药房的第一家平价大卖场长沙湘雅店开张营业不久,就遭到了不少药店同行的抗议甚至围堵,几次出现了在晚上大门被堵、橱窗玻璃被砸等恶性事件,但在谢总(老百姓大药房掌门人谢子龙,现为全国人大代表。——记者注)的带领下,我们不仅活下来了,而且还走向了全国。”

  “善于借鉴,勤于学习,勇于拼搏。”这是记者听到的关于长沙药店人特征的又一种说法。“我今年四十多了,但我还在读书,每个月都要去北京上几天课。”刘丰盛对记者说。这里说的“去北京上课”指的是去一个专门为医药行业管理人员开办的博士班学习,而参加这种学习的长沙药店老总还有不少。千金金沙大药房连锁总经理袁立伟以前是从事快速消费品经营的,进入药店圈后,“好多东西不懂。刚好那年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在海南开办了一个药店经理培训班,我安排好公司的工作,向董事长丢下一个请假条就飞去了海南,像小学生一样自始至终坐在下面听课,还做了很多笔记。”袁立伟谈起当年的培训时甚至有点眉飞色舞的味道。

  学习就是为自己“充电”。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药店湘军的这一特质,当然远非当年曾国藩的湘军可比了。

  竞争中的湘军

  除了药店人的性格、特质,还有哪些原因促成了长沙零售药店形成的气候呢?

  “竞合,是长沙药店圈明显有别于其他城市的发展特征,也是长沙药店如此密集但仍然能够生存下来的重要原因。”唐爱民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说出了长沙药店的另一个重要特征,“竞争,同时又合作,使得长沙的药店在社会上拥有了一个很好的整体形象。”唐爱民向记者介绍,老百姓大药房一直非常重视与药店同行的合作,谢子龙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经常组织药店同行就行业发展中的一些问题展开调研和探讨,并通过多种方式向政府表达药店人的诉求,向社会各界介绍药店行业的情况。比如2008年新医改方案征求意见稿公布后,面对原方案对零售药店的忽视,谢子龙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多次召集有政府官员、医院院长、药店老总、行业专家、社会人士参加的研讨会,征求大家对新医改方案的看法和意见,并及时将意见转达给了国家相关职能部门,直接促成了新医改方案中有关社会零售药店内容的修改。“整合行业的力量,连锁企业要承担起这个责任。行业发展了,自己的药店才有发展。”唐爱民如此转述谢子龙在公司会议上的讲话。

  刘丰盛在特别强调药店人应该具有悲天悯人之心和悬壶济世之德后,以很朴素的语言表达了企业发展、行业进步和百姓用药之间的关系,“中国的实际情况决定了医药行业不是少数几家公司就可以垄断得了的,在一些经济不发达的地区和偏远山区,很多人消费不起高价品牌药。因此,特格尔的目标就是要让更多中小型药店拥有合适的经营品种,能够有合理的利润空间,从而为老百姓提供更多可选择的品种。”刘丰盛不无调侃地说,“让更多的药店赚钱,让更多的老百姓吃到便宜的质量可靠的药,这就是特格尔对行业、对社会的贡献。”

  而养天和大药房连锁负责对外宣传的胡晓东书记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却以“常态化竞争”5个字对长沙零售药店圈进行总结。胡晓东认为,长沙的药店之所以有今天的发展,与各自的定位和经营特色是分不开的。比如养天和大药房连锁的定位是以发展加盟店为主,以社区药店为主阵地;老百姓大药房是以平价大卖场为主,重点发展核心商圈和人流量大的街面门店;千金金沙大药房是街面店和社区店相结合,以专业化和中档价位、品牌为主要定位;芝林大药房则背靠特格尔联盟的优势,在自营品种和贴牌品种方面比较有特色……正因为各自的差异化定位,几大连锁都有各自的生存优势和发展空间,从而弱化了彼此之间正面竞争的激烈程度。

  是的,竞合、联盟、常态化竞争,确实使药店湘军得到了很好的发展。但是,记者更为关注的是,在跨区域扩张的征途上,药店湘军的这些招数是否仍然有效;面对不同的市场环境,药店湘军将有怎样的表现。对此,让我们来共同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