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北京医疗队辗转救援

来源: 福照搜医网   发布者:福照→妮子 时间:2010年4月20日 16:47 浏览7次

 16日清晨 玉树集结

  北京医疗队的队员们对高原反应刚刚适应了一些,北京积水潭医院创伤骨科专家蒋协远副院长就带领队员们投入到帮助当地藏民伤员转运的工作中。中午12点,医疗队接到上级指示,队员分为两批,一批奔赴格尔木灾区,一批返回西宁,对转运到那里的重伤员进行紧急救治。时间就是生命,大家立即准备医疗物资,随时开拔。

  16日下午6点 西宁会诊

  4月17日早上,蒋协远队长带领各位专家考察了当地三家医院,对伤员的病情进行了分类。就在队员们即将投入到救治作中去的时候,医疗队又接到上级命令:马上重返玉树,有新的任务。

  从西宁到玉树结古镇的距离有880公里。

  17小时穿越5000米无人区

  在西宁的医疗队员全体前往玉树州结古镇,22辆救护车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出发了。救护车在弯曲的山路上颠簸着,每个医疗队员都被晃的东倒西歪,队员们风趣的调侃到:“疯狂老鼠不过如此,过山车也就这样吧!”

  穿过无数个满长的隧道,天慢慢黑下来,气温也将到零下。队员们的晚饭还是方便面就榨菜,但是车上没有足够的热水,只能就着矿泉水干吃面。救护车顶灯散发出的蓝色的光,在高原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枪眼和美丽,那是生命的召唤,那是医疗队员怀揣的希望。

  深夜12点,距离目的还有350公里,意味着还有将近7个小时的路程。

  复杂的路况对于北京急救中心的司机同志们更是一种考验。都说是开车前往高原地区会有一个慢慢适应的过程,但是,海波5000米,高原缺氧引起的头痛还是在伴随着我们。“进入高原地区,请全体队员服用抗高原反应药物!”18日凌晨6点30分,医疗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玉树。17个小时的高原路程结束了。

  18日 再回玉树

  4月18日,小小的结古镇被来自全国各地的救灾帐篷占据了。倒塌的建筑,随处可见的藏民,还有时不时往帐篷里运送的伤员,大家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北京医疗队队员们顾不上旅途的劳累,以最短的时间卸下行李和物资,积极的投入到救治工作中。

  一个合并伤很重的伤员被抬到驻军的帐篷里,需要外科、骨科医生会诊。北京积水潭医院普外科副主任医师郭晏同和创伤骨科主治医师李庭立即为病人察看病情。由于当地医疗条件有限,病人必须尽快转运到大医院去。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到了中午。队员们还没顾得上休息,再接到上级指示,再会西宁。

  18日晚西宁,巡诊、会诊到深夜

  又是11个小时的颠簸,下午5点,医疗队到达西宁。所有医疗队成员,一同赶往青海省卫生厅,安排部署在西宁的工作,把医疗队成员按照不同专业分组,分别分配到19家医院,为病人做检伤分类,必须在次日晨8点之前完成所有伤员的检伤分类工作。

  北京积水潭医院8名医疗队员被分到五家医院,蒋协远副院长和韩红娜被分伤病员最多最重的青海省人民医院。郭晏同、李庭和叶蕾被分到青大附院;陈辉、杨征和薛艳丽分别被分到仁济医院、青海省妇女儿童医院和青海省红十字医院。工作安排好,已经是9点钟,大家顾不上喝口水,又各自奔赴各家医院。

  在青海省人民医院。医疗队员先是对这家医院237名伤员进行分类,其中骨折病人占80%。在简短的了解这些病人的基本资料后,蒋协远副院长深入病区去查房,对重、危重的伤员仔细询问病情,端详X光片。对语言不同的藏民就用手比划,直到他们都明白为止。一个、两个、三个,一天下来一共走访了7个病区,近100名伤病员。他们还和当地治疗医生,指导安排下一步的治疗计划,积极预防潜在的并发症。

  回到驻地已经是深夜2点了,队员们已经48小时没有好好睡一觉、吃顿安稳饭了。就在到达灾区的这两天中,医疗队队员李庭的堂叔去世,薛艳丽的父亲脑出血需要做脑血管造影等待进一步治疗……面对繁重的工作和家庭的困难,队员们没有怨言,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背负着全国人民的期望,灾区人民的生命高于一切。

  39健康网( www.39.net)专稿,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