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戴利:能为国而战已足够自豪 迷切尔西球星前妻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2年8月01日 19:11 浏览5次

第1页:以父之名 为爱而跳

第2页:能站在这里已足够自豪

第3页:17岁少年推特攻击戴利被捕

以父之名 为爱而跳

英国神童汤姆·戴利的水上人生

本版撰稿

首席记者 沈坤彧 发自伦敦

这个下午,当18岁的汤姆·戴利站上伦敦奥运10米跳台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将为去世的父亲而跳。2011年5月,40岁的罗伯·戴利在与脑癌抗争了5年以后,终于输掉了这场战斗。罗伯长久的耐心和决心培养出了一个英国的跳水世界冠军,但他终于没能等到儿子在伦敦奥运会上的表现。虽然最终汤姆没能和自己的双人跳搭档彼得·沃特菲尔德一起拿下一枚珍贵的奥运奖牌,但他知道,父亲还是会为自己骄傲。

人们忘了他还是个孩子

在全世界几百万收看了2009年罗马世游赛男子10米跳台决赛的人中间,没有一个人会忘记那个时刻——那一刻他的父亲从众多的记者中探出身来说道,“我是汤姆的老爸。汤姆,你能给我个拥抱吗?”当15岁的戴利依偎在他怀里的时候,罗伯用一面硕大的米字旗将两人包裹,不禁泪流满面。然而仅仅两年以后,当这位父亲想去看儿子训练的时候,他已经虚弱到用一个小时都无法爬出汽车的程度。失去父亲,加速了戴利的成熟。他下定决心,要将对父亲的思念变作进步的动力。汤姆知道,看自己参加在本土举行的奥运会,一直是父亲心底的希望。在这个下午,奥林匹克公园水上中心场边家属席的一个位置,原本应该是属于罗伯的。虽然他不能来了,他的妻子黛比却代他完成了为儿子加油的任务。

以前每场比赛前,汤姆的父亲都会告诉他,“不要担心任何人,把注意力集中在你自己身上,无论赢还是输,你知道自己已经做到了最好。”罗伯去世后,这个任务落到了黛比的身上。“这句话就是我们的咒语。压在他身上的期待太高了,人们似乎忘了他还是个孩子,在跳水这个项目上,他的表现要到2016年的时候才能达到顶峰。”她说,“就我个人而言,我对自己的儿子没有任何期望。我只要求他热爱自己所做的,什么时候他失去了这份热爱,就必须停下来。”

跳水冠军、好厨师和点心师

比赛的前夜,汤姆的母亲黛比打了一通电话给运动员村里的大儿子,他问起她减肥进行到什么程度了——黛比一直嫌自己体型偏胖,而自从丈夫去世后,她瘦了十多斤。她的大儿子尤其关心家里的新厨房有没有装修好——除了是跳水冠军,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好厨师和点心师。母亲告诉他,是的,厨房已经装修好了,就等着他回去大显身手了。每次通话结束,黛比都会说“祝你跳水愉快。”她太迷信了,以至于无法说一句再正常不过的“祝你好运。”

对于儿子少年成名这件事,黛比老实说自己感到“有些超现实”。她回忆自己第一次意识到汤姆成为人们谈论的话题,是三年前一本杂志上在谈论他的身材。“我当时想,‘嘿,你们说的是我15岁的儿子……’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他从9岁的时候开始就有6块腹肌了。”虽然已经是英国的新生代偶像,开幕式上英国代表团中上镜率最高的一个,但在母亲的眼里汤姆还是原来的汤姆。“他就是汤姆,是一个为了争最后一口柠檬水而和弟弟们打破头的孩子。如果他和自己的伙伴们在一起,他就是个典型的少年,在沙发上啃着fajitas(一种烤肉),兴致勃勃地看X Factor(源自英国的电视选秀节目)。最近,他刚考出了自己的驾照。”

墙上挂着科尔前妻的挂历

汤姆的房间里,堆满了毛绒玩具,墙上则是阿什利·科尔的前妻谢丽尔的挂历。杰米·奥利弗的三本食谱也放在显眼的位置。黛比说,汤姆绝不是一个虚荣的孩子。“他古铜色的肤色是天生的,他不会去晒日光浴或者抹美黑霜。他会涂一点保湿的东西,那是因为如果他不这么做的话,水里的氯会让他的皮肤变得非常干燥,但这也是他的底线。”做母亲的还透露,汤姆最担心的事情是自己的牙齿不够白。

在学校里,汤姆是个尖子生,他的数学、摄影和西班牙语的成绩都是A级。他和其他同学一样,每天上学、回家、做作业、吃一顿营养丰富的晚餐。他的最爱是香肠和土豆泥,但母亲一般只做烤肉和新鲜的蔬菜给他吃。偶尔,也会纵容他吃上一些香草冰淇淋。在晚餐后,汤姆会去训练,如果他的功课没有做好,他会上床前做完。他的两个弟弟平时都打橄榄球,他的朋友们则踢足球,而他为了保护自己的身体不受伤害,几乎牺牲了一切身体接触的运动,比如滑雪、摩托车和板球。

汤姆的父母并没有赋予他了不起的运动基因,罗伯和黛比鼓励自己的孩子们成为游泳健将,仅仅因为他们住在海边,为了以防万一。汤姆7岁的时候,父亲为他报名参加了一个跳水班,一次7英镑,上5次。2004年,罗伯向儿子解释了奥运五环的意义,那时,参加奥运会就成为了汤姆的梦想。“我当时画了一幅图,在五环的当中站着一个光身体的人,穿了一条有英国国旗的泳裤,在2012伦敦奥运会跳台上做着倒立的动作。在图的上方,我写了几个字‘我的志向’。这在那时是我的梦想,直到今天依然是。”。

为了帮助儿子实现自己的梦想,罗伯采取了自己那一套独特的方式。他鼓励汤姆在和家人度周末的时候,在纽奎的房车公园里当着所有人的面高唱S Club 7的歌曲,“这将帮助你战胜临场表现时的胆怯心理。”然而当汤姆开始像一颗真正的明星那样升起的时候,罗伯的生命之光却在渐渐熄灭。2006年,他的右耳后面发现了一个脑部肿瘤。手术摘走了三期肿瘤的80%,剩余的依靠放射疗法医治。和病魔相安无事了四年,然而2010年,罗伯突然感觉不好,结果发现了另一个肿瘤,这一次,因为长在颅骨后面,是无法手术的。他接受了化疗,但医生们最终还是无力回天。罗伯其实从来不曾离开过黛比和他的三个儿子,汤姆的母亲把丈夫的骨灰分成四份,自己和三个孩子每人一份,放在他们的床头,他就这样默默地陪伴他们……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