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扣婴索费折射出什么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3年1月16日 17:27 浏览0次

深圳一对夫妇日前表示,因欠该市宝安区妇幼保健院12万元医疗费,新生双胞胎被扣在医院达两个月,夫妇俩至今未能抱过孩子。而院方对此说法予以否认。

家长因为没有能力交清治疗费用,被禁止接触新生双胞胎,甚至在孩子出生两个月后,“都没有抱过一下”。如果情况属实,医院的行为就背离了医德。而院方澄清,这对新生婴儿因脑积水与视网膜病变正在重症监护区治疗,按医疗规定,家长一律不得入内。这一规定并不针对具体个人,“禁止接触”是部分媒体和公众的误读。

当然,厘清事实的同时也要正视错误。医院错在知悉新生儿转到权威医院继续治疗对其病情会更为有利的情况下,拒绝了家长“先接双胞胎出院,再攒钱还医院”的提议,扣留了新生儿。尽管在此期间,院方并没有停止对新生儿的救治,但仍有将其当作催款“人质”之嫌,既不合情理,又涉嫌侵犯新生儿的人身自由和家长的监护权利。

不过,如院方所说,他们也有苦衷:患者拖欠费用,政府不会补助医院,全靠院方自我消化。医院固然有其特殊的社会公益性,但毕竟不是慈善机构,如果常年被拖欠费用,又如何维持正常的运转?在曾经出现过患者家属逃费,并且医院每年被拖欠的费用超过百万元的前提下,医院有顾虑,也可以理解。

一方面是贫困家庭无力承担高昂的医疗费用,一方面是医院担心被拖欠费用而出此下策,问题似乎难有回旋余地。其实不然。根据深圳市社保局对少儿医保新政策的详解,参保的适龄儿童每年个人缴纳174元,住院医疗费用即可按90%记账,封顶线高达28万元。另外,据透露,国家有关部门每年有60亿元的医疗补助结余,这部分“救命钱”花不出去,不少是因为无法确认使用的条件。

破解难题,首先应建立医疗、民政及财政等各部门间的沟通协调机制,对确实无经济支付能力又无其他渠道解决医疗费用的病人,按相关规定进行救助;其次,应进一步提高普惠型基本医保的城乡覆盖面,并建立特惠型的大病保障制度作为补充,切实减轻大病患者的医疗费用负担;再次,主管部门应该做好医保制度的宣传工作,避免部分群众平时不参保、临时抱佛脚;最后,还应该建立医疗信用保障体系,提高恶意拖欠费用者所要付出的代价,降低医院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