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情人逼我堕胎对我冷淡

来源: 本站编辑   发布者:webmaster 时间:2007年6月18日 10:13 浏览2439次

  一次失败的婚姻,让我远走他乡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刚刚二十二岁时,父母就为我定了亲,那在我们当时的农村是很普遍的。“恋爱”,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很奢侈的词语,很难真正出现在生活中。我的文化程度不高,对方也是一个仅仅读过小学的邻村男孩,比我大两岁。见过几次面后,双方家长就选了一个好日子,宴请亲朋,为我们举办了婚礼。村里其他同龄的女孩大都是这样的,我做了幸福、快乐的新嫁娘。

  然而,婚后的日子却并不像我想像得那样简单。由于彼此原来并不了解,所以一下子觉得对方有了太多的缺点。再加上婆婆公公、小姑小叔,这些本来陌生的人都住在了同一个屋檐下,让我忽然觉得手足无措。新婚的快乐很快被这一连串的烦恼打散了。

  接下来,就是为家庭琐事不停地争吵,理不清的婆媳关系、姑嫂关系。几年下来,我疲惫不堪,只剩下一个心思:离开这个家!而促使我最终下定决心离婚的原因,竟是丈夫动手打了我,一个男人凭借体力上的优势打老婆,是我无法原谅的。我们没有孩子,也没有什么财产纠葛,在我不到三十岁的时候,我又成了一个自由的女人,只是心里多了一些对婚姻的恐惧。 

  离婚后,不断有人上门来为我介绍对象,可是由于上次的教训,我没有答应任何人。时间久了,父母有些着急,也催着我早些再定一门亲事,今生也好有个好归宿。听的唠叨多了,我有些不耐烦,就告别父母,到姐姐工作的城市里打工。

  漫漫打工路,我遇到了心中的真爱

  因为文化不高,在城里,我只能做些粗活。几年里,我当过保姆,给人家看孩子、照顾老人,还做过保洁员,后来慢慢稳定下来,在一家中型餐馆做服务员,每月几百元的工资,虽然收入不算多,可是能够自食其力。

  餐馆老板为我们在丽景小区租了套房子做员工宿舍。一天晚上下班后,经过小区门口,忽然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小娟!”原来是小区的保安,可是我并不认识他呀。见我迟疑,他连忙自我介绍,他叫小磊,和我的一个同事是老乡,经常听老乡提起我。就这样,我和小磊认识了。以后的日子,我每晚下班回宿舍时,都会在小区门口碰到值班的小磊,我们就会聊上十来分钟,而这十分钟,让我觉得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 

  渐渐的,我越来越渴望看见小磊的身影,渴望听他聊一些有趣的事,这种感觉是我从来没有过的。虽然我是一个结过婚的女人,可真的不曾爱过,难道对小磊的感觉就是爱吗?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一下子被自己吓住了,不可以!因为小磊是一个比我小十二岁的小男孩,就算我显得年轻些,可也毕竟是个三十多岁的离婚女人!他不可能对我产生什么感情的,也许,他只不过是在寂寞无聊的生活中找一个可以聊得来的异性朋友而已。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出乎我的预料。那天下班后已经很晚了,我迈着疲惫的脚步回宿舍,小区门口值班的却不是小磊,我心里顿时有些失落。当心事重重地低头往前走,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大束鲜艳的红玫瑰,我一下子愣在那儿,哦,是小磊!他手里捧着鲜花,脸上带着微笑,深情款款地望着我,“收下吧,小娟,今天是情人节,希望你能接受我对你的爱!”我有些眩晕的感觉,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虽然,我曾经梦想过,可我从来没敢奢望它会变成现实。“可是,我已经三十三岁了,比你大了整整一轮啊!”“我知道,我不在乎!”“可是,我离过婚,和你不般配。”“我知道,我不在乎!”“可是,”“不用说了,小娟,我只知道我爱你,别的,我都不在乎,我会好好爱你一辈子!”小磊用火热的唇吻住了我。我不再说话,闭上眼睛,任幸福的泪水在脸上无声地滑落,我终于找到了爱我同时也是我爱的人。>>>情感 女人一生必谈的10次恋爱 

  炽热的爱,让我们顶住了来自父母的压力

  那时候,姐姐为父母买了房子,把父母也接到了城里,我开始和父母住在一起。由于每天都回去得很晚,母亲就问我是不是谈了男朋友,我就把和小磊的事和父母说了。当他们知晓我找了一个比自己小十二岁的男友,立刻表示了强烈的反对。正处于热恋中的我,哪里听得进半句对小磊不利的话,我大声地反驳,维护着我们爱的尊严。“你们不是希望我有个好归宿吗?我现在已经找到了!我觉得很幸福,你们为什么还要阻拦?”我摔门而出,屋里传出父亲的叹息和母亲的哭泣声。

  找到小磊,我向他诉说我的委屈,小磊拥抱着我,为我擦着眼泪,“小娟,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对你的爱都不会变,永远不会变!我们不要去理会别人的世故好吗?”我好欣慰,不住地点头,小磊的爱给了我去面对父母的勇气。

  经过了一番番的冷战和唇枪舌剑,父母终于妥协,他们说要找小磊来家里谈一谈。小磊忐忑不安地望着我,看得出来,他有些胆怯。

  唉,想想小磊只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小男孩,却要去面对这样的场面,我的心里忽然有些不忍。可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我对小磊说:“走吧,一定要让父母承认我们的爱是纯洁的!”

谈话进行得不是很友好,父母显然是带着满脑子的疑问和太多的挑剔去审视小磊的。父亲坐在小磊对面,直视着他,意味深长地说:“小磊,你看你才刚过二十,年纪轻轻的,什么样的女朋友找不到?娟子已经三十三了,还离过婚,你怎么会看上她?”小磊不知是因为怯场,还是因为心生怨气,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父亲见状,声音大了起来,“你总得给我们做父母的一个理由吧?让我们也好放心啊!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问一问你,并不过分吧!”小磊站起身来,同样大声地说:“你们放心吧!我不嫌弃小娟,我会好好爱她一辈子的!”

  虽然不欢而散,虽然父母心中还是一块石头落不了地,可他们默认了我们的关系,不再阻拦我们在一起。

  同一屋檐下,男友的变化让我不安

  得到了双方家长的认可,我和小磊订了婚,然后在外面租了房子。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守在一起,我们都辞掉了原来需要熬夜的工作。我设了个摊点卖菜,而小磊暂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先歇一阵子。

  小磊原来做保安时,晚上值班,白天闲暇时经常去网吧玩,现在白天晚上都没事干,他竟然在附近的一家网吧办了会员卡,每天都上网到深夜。我起早贪黑地卖一天菜,中午还要去给他送饭。晚上回去家里没人,我就去网吧找他,他总是在网上和人聊天,QQ,我不是很懂,但从亮着的头像能看出对方是个女孩。我凑到电脑屏幕前,小磊就用手挡住,不耐烦地对我说:“你又看不懂,别看!别看!”我安静地坐在他身旁,看着他和别的女孩热火朝天地聊着,心里真不是滋味。终于等到对方说了“拜拜”,小磊才恋恋不舍地从网吧回家。

  晚饭后,躺在床上,望着小磊捧书夜读的背影,我委屈地说:“小磊,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是不是不爱我了?”“没有,快睡觉吧!”小磊头也不回地继续看书,不再有第二句话,任凭我的泪水浸湿了枕巾。

  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心中不由得一阵惊喜,“小磊,我怀孕了,咱们结婚吧。”可小磊却坚持不要这个孩子,理由是他还小,根本就养不起孩子,而且他也没有到结婚的法定年龄。最终,我没能保住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孩子。做了流产,小磊就把我送回父母家,他则一走了之,回老家去了。母亲流着泪为我做好吃的补身体,那时,父母最常说的话就是:“娟子呀,你醒醒吧,你说小磊爱你,那为什么不结婚?为什么不想要孩子?为什么做了流产都不照顾你?傻孩子,你对他,心里有底吗?”一连串的问号,让我泪如雨下,小磊,你不会一去不回吧?你当初的表白难道都是假的吗?

  生活归于平淡,未来在我心中已是未知

  还好,走了不到一个月,小磊回来了,只是他变得越来越沉默。是不是因为和我在一起,他的心里已经有了悔意,才变得如此落落寡合?还是因为他性格的深处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我已不敢去想这个问题。

  这次,我们找了份同样的工作,在同一家洗车店洗车,一日三餐一起吃,晚上一同回到租住的家,表面上看来像无数打工的小夫妻一样,和和美美的。小磊不再去网吧,但晚上依旧捧本书读到深夜,也许是为了消磨他自觉寂寞的漫长时光。 

  我只是安静地陪在小磊的身边,为他洗衣做饭,照顾他、呵护他,在他的生活中,我像母亲,像大姐,倾注着我心底那份深深的爱。我再没有向小磊提起过结婚的事,我觉得,结婚是你情我愿的事,不应该是谁逼迫谁的结果,我耐心地等他主动提出来。

  但是,在寂静的夜里,我经常会被噩梦惊醒。每一个梦里,我的小磊,穿着结婚礼服,脸上是幸福满足的微笑,手挽着年轻漂亮的新娘,走在红红的地毯上。而那新娘,永远都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