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北京医院 专家号仍需排长队

来源: www.ssooee.com   发布者:搜医网 时间:2011年8月04日 09:25 浏览24次

核心提示:医院“看病难”的问题长期困扰着民众,尤其是在一些大型医院,排队看病的现象一直未得到根本性的解决。为此,从8月1日起,卫生部要求,全国二级以上公立医院挂号、收费、取药等候时间不能超过10分钟。

  “医生说今天没号了,要我们明天再来。”8月1日,北京协和医院门口,从吉林长春赶来看病的一位女士从丈夫口中得知没挂上号,眼里泛出了泪花。“今天排不上,那我们今天就白忙了,又得多一笔开销。”这位女士失落地说。而在一旁的丈夫,只得跑到外面抽起了闷烟。

  “卫生部要求全国二级以上公立医院挂号、收费、取药等候时间不能超过10分钟”,政策实施首日,记者到北京几家医院实地调查,发现挂普通号确实只需十几分钟,但挂专家号依然要排长队。

  “等了一天一宿,还是没挂上号”

  8月1日清晨6点,记者早早来到了全国闻名的协和医院。此时,医院门口早已围满了人,满地都可见到患者为了排队打的简陋地铺。挂号的队伍已经排出十几米开外,许多患者带着一脸倦容在等候。几名保安在门口维持着现场秩序。

  “我早上5点就来了,等了1个多小时才拿到号,你看我是第一号呢。”一位老大爷“炫耀”着。“5点算什么,我们4点下火车就来了,这不也才刚刚挂上吗。太慢了,挂个号真的是累啊。”从外地赶到北京看病的两位患者说。她们向记者指了指旁边,“你看那对小夫妻,听别人说,他们昨天中午就从通州赶来了,等了一天一夜才拿到专家号。”

  “我们也尝试过电话预约,但是都预约到9月份了。我们不想拖下去,所以干脆来现场了。看个病真的太费劲了。”从通州赶来的患者丈夫告诉我们。

  “老公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怎么就给我挂错了呢?这下我又挂不上专家了,这可怎么办啊?”一位中年女子的哭声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原来,她和丈夫昨天从长春赶来,等了一天一夜,就是为了让一名专家给自己看病,结果还是没挂上那位知名专家的号。“为了让这个专家给我看,我连旅店都不敢住,只敢在医院门口守着。结果还是没挂上!”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对记者说。

  她试图与工作人员沟通,但最后仍然是无功而返。她心中的失望和焦急溢于言表,“要是实在没办法了,号贩子的票我也考虑,不然我这趟就白来了。”

  在协和医院的短短1个多小时内,记者看到了凌晨4点就来排队、6点40分才挂上号的外地人,看到了早上5点来、等了1个多小时才挂上号的老年人,也看到了电话预约后顺利拿到号的老太太,“我电话预约是拿到号了,但我怕别人比我早来,拿的号比我早,我不放心,还是6点钟就来了。”每位患者都生怕由于自己晚来一步,将会错失一个看病的机会。

  一直到早晨7点半,门口依旧排着长龙似的队,周边则围坐着数不清的人。有人告诉记者,那些人有的是号贩子,有的则准备排明天的号。

  大医院:挂普通号只需十几分钟挂专家号还得排长队

  7:40,北京协和医院的早高峰结束了,这时候,专家号基本已经挂完了,剩下的都是普通门诊或者副教授级别的门诊。挂号处不再是长长挤挤的队伍,挂号时间大致能控制在10-20分钟左右。

  协和医院门诊部主任王晓波向记者介绍,目前大多数科室基本能够达到上级要求,如血、尿、便常规检验,心电图检查、超声检查等能够在30分钟内出具结果,生化、凝血、免疫等检验项目自接收标本到出具结果时间不超过6小时,收费窗口等候时间不超过10分钟。但挂号、药房等窗口的等候时间暂时难以完全达标,主要因为医院患者众多,给窗口服务造成很大压力。

  按照卫生部要求,全国所有三级甲等综合医院实行多种方式预约诊疗。目前,北京许多医院都开通了电话预约挂号,市民可拨打“114”预约。

  “我一个礼拜前预约的吧,医院发信息让我来取号,过程都挺顺利的,也不存在先来后到的问题。”一位电话预约挂号的患者告诉记者。但也有一些患者表示,对于电话预约的方式,他们还没有完全适应,不过,以后会尝试这样的途径,给自己挂号减压。

  据悉,北京协和医院每天的日门诊量达到了平均8000多人,最多可达11000人以上。“这样的要求对于所有的三甲大型综合医院来说,执行起来都是非常困难的,因为病人真的太多了。挂号难几乎是所有大医院都面临的问题。”

  王晓波主任告诉记者,为了最大限度缩短挂号等候时间,医院已决定将挂号时间前移,由原先的6:30开始挂号调整为6:15,且筹划逐步扩大预约号源,大力推广电话与网络预约挂号,此外,医院还将进一步实现分时段挂号;药房方面,也正在准备新增两个取药窗口,分流拿药等候人群,提高工作效率。医院目前已开通了化验结果网上查询系统,也提供了自助查询系统,患者可以在机器上自助查询自己的检验结果。这种举措能有效帮助患者节约时间,方便病人,也能提高院方的工作效率。

       “为了孩子治病,就算买号我也愿意”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以眼科著称的北京同仁医院。记者看到,原本并不宽敞的院前小路被车辆与行人挤得水泄不通。走进门诊大厅,这里也是人山人海,排队挂号的、拿药的、交费的人络绎不绝。几个同时开放的拿药窗口前,早已排起了长龙。

  记者采访得知,虽然排队等候的人多,但拿药的速度还是挺快的,而一边的挂号处由于进入了一天中的“波谷”,并没有出现拥挤的景象。

  在同仁医院门口,记者遇到了从广州赶来给孩子看病的一家人,孩子父亲是湖南籍在粤务工人员。孩子的母亲告诉记者,孩子玩耍时不慎让石灰进入了眼睛,现在情况很不好,惟一的希望就是换眼角膜。“我们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从广州来,下午一点多下了火车就直接到了这里。”他们告诉记者,孩子的叔叔今天上午从北京周边地区赶到同仁医院,从11点多等到了下午接近3点,都没有挂上号。

  此时,一直在挂号的孩子叔叔急匆匆地走过来,“快,急诊科大夫让我们把孩子接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记者跟着这又急又喜的一家人来到了急诊科室,此时是下午2时53分。一行人在外面等候。

  大约10分钟后,孩子从急诊室出来了。接着,孩子的父亲和叔叔再次回到了单独设立在门诊大楼边的眼科挂号室,记者则陪同孩子及他的母亲、姨妈一同等候。孩子的母亲在一边掩面哭泣,姨妈只得不住地叹气。“之前在广州看眼科,我们看了很久,医院都没有让我们见到专家和主治医师。这次来北京,我们就是想看上专家门诊,这孩子的病拖不得了。我知道大城市看病难、看病贵,但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孩子的姨妈告诉记者,“我好希望他们可以挂上号,今天就能看到,不然一天就白忙了。今晚的住宿费又是一笔开销,我们这种农村人家,打点工不容易。”

  说话间,孩子的叔叔和爸爸一脸失望地回来了:“没有号了,医生说让我们明天早上再过来吧。”孩子的母亲听了,眼泪都快要流下来,而一边的孩子好像也明白了,眨巴眨巴那只完好的眼睛,然后,默默地把左眼蒙上的纱布重新粘好。

  “要号吗?我可以给你。”正当一家人愁眉苦脸时,一个号贩子走近了他们:“我能给号,但不是专家的,上午的号没专家的。你要号的话,我明天早上陪你们一起去看病,看完给钱。”女号贩子熟悉地介绍着自己的业务。

  之前还在和记者说不会相信这些号贩子的这家人,眼神中突然充满了希望,忙上前问多少钱,以及相关的事宜。一个号200元,当听到这个数字,他们迟疑了一下,最后,孩子的爸爸咬咬牙说:“买了!”

  当一切条件都谈妥后,女号贩子领着孩子的爸爸和叔叔进了大厅,去办诊疗卡。“200就200吧,贵是贵了点,但只要能拿到号,不耽误孩子的病,我们也愿意。好多有权的、有钱的,甚至不用排队挂号,就能直接看病,有好多号不知怎么就到了这些号贩子手上。我们看个病不容易,只能自己苦苦地等着,有时候好不容易轮到我们了,医院又说没有号了,挂满了。这些情况我们都遇到过,但是真的没有办法,但凡是我们家乡的医院能治,我们都不会跑到这里来。”孩子的姨妈说。

  临走之前,记者问他们对于新出台的“10分钟挂号”政策怎么看,孩子的叔叔说:“好事是好事,但恐怕真的很难实现,你知道吗,去年有一次我去挂号,等了3天都没有挂上。挂个号,真的难啊!”话毕,一家人便匆匆告别记者,消失在人海中。

  当记者准备离开医院时,看到眼科门诊挂号专区的屏幕上显示,今日已不能继续挂号。不断地有人失望而归,不断地有号贩子主动上前,此时是下午3:40。

  中型医院:挂号时间基本在10分钟以内

  8月1日下午,在以中医药著名的北京东直门医院门诊大楼一楼大厅里,记者看到,此时的大厅内开放了5个窗口,前来挂号的人并不是特别多,一切秩序井然。几位排队等待挂号的患者表示,在这个时间段挂号不是太难,一般能控制在10分钟左右,但早上挂号的时间要稍长些。多数患者对这里的挂号情况比较满意。

  医院挂号与收费科室的闫副主任告诉记者,医院每天都要接待几千名患者,除去早高峰时段,其余时间挂号并不是特别困难,但要想彻底执行这项政策,还需要一些时间来作出调整,“现在是三伏天,来贴伏贴的人非常多,所以这段时间也是医院人流量的高峰,算是一个非常时期。这阵子挂号能否严格按照上级的规定来,我们也很难保证。”

  业内人士认为,改变“看病难”顽症,不仅需要医院提高管理水平,患者也要改变看病习惯,如果病情不是特别严重,尽量挂普通门诊,不必过分强求专家门诊。

  而许多患者则告诉记者,挂号、交费、拿药这些工作,十分钟之内解决现在真的还不太可能,特别是对于很多奔着专家号来的人而言。

  清华大学医院职业化管理研究室主任周生来认为,推行量化管理的关键,是找到标准化和个性化之间的平衡点,既要尊重医疗规律,又要保证患者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