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唐玄宗致杨玉环

发布者:佚名 时间:2007年4月24日 18:32 浏览2435次

  (一)
  有一天,我的一个久未谋面的朋友奇怪的问我,这十年间,为什么没有见你露出真心的笑。你已经不是那个开朗的大唐明主了。是啊,已经十年了,我总是在忧郁和感伤中生活着。常常,我能听到从遥远的宇宙传来阵阵天籁:唐玄宗已经死了,他的心已经死了。
  这是一个黄昏,西风轻轻吹去了天空的阴霾,漫天的云霞晶莹着目所能及的视野。夕阳金黄着我的环境,我沐浴在这温暖的心的海洋。这熟悉的气味,这熟悉的氛围,竟然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小环,你现在怎么样呢?我的思绪一发不可收拾,沿着记忆的忧伤的河,返回了我们悠长而美好的曾经。那是怎样的让人心醉。
  我清楚的记得那时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早霞吐露出绚丽的光辉,露珠温馨着我的足迹。城市的脚步太匆匆了,在我的记忆中,这样的感觉很少有,所以我记得很清楚。你来了,就那样静静的来了,明眸皓齿,皓腕霜雪。你的眼睛宛如一湾美丽的西湖,让我心的海鸥轻轻的游泳。后来,我在我的日记中描述了对你的印象:玉环此人,润其色而工其质,秀其外而慧其中,光其表而现其神。隐约有昔年赵飞燕之风。也就是从那一天起,我坠入了思念的深渊。
  在我的眼里,你是那么的清纯与脱俗,仿佛广寒宫的嫦娥,任何功利性的东西都会侮辱你好象月亮清辉的光明。前一段时间,我知道你陷入了郭子仪家酒风波,我为此感到齿寒。这不是误会就是污蔑,这不是你的一贯作风,玉环。你美丽的双眸根本与丑恶的金钱天然绝缘,我深知这一点。整个中国的道德舆论机构对准了一个无辜的女子,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我出离愤怒了。此时,我显然已经无法控制我的感情了,我仿佛看到忧郁的你消瘦的样子,花容失色,宛如雨后凋零的桃花。我的心,玉环,你明白吗?你可知道我伤心的状况吗?白发越来越多,玉环,我的心好痛。伤心本来就是一种说不出的痛。不要理睬那些记者们疯狂的舆论炒作,害死了戴安娜还不够吗?玉环,我会请一些大报的记者来摆平此事的,你放心好了。
  (二)
  玉环,还记得我们一起看的《唐朝粱祝之波斯版》吗?老实说,我刚开始看的时候是抱着批判的眼光来进行这项操作的。你知道,我向来喜欢从批判的角度来进行我的思路。这部电影是波斯京剧的经典,浮华奢丽,有巴洛克歌剧式的意味。其最大意义可能是面对自然和死亡的威胁,爱情的崇高和无奈。这似乎是一对悖论,爱情似乎无所不能,又似乎仅仅停留在形而上的层面。但我以为这部京剧的缺点也在于此处。从精神的层面片面的描述爱情,有一种空中楼阁的感觉。所以,曾经,我对这部电影不屑一顾。
  真正改变我的看法是在一次国际帝王艺术家的聚会,我仔仔细细的看完了它,我感觉心潮澎湃,我仿佛回到了如花的岁月,那些日子像画一样精致、像山水那样挺拔和平和、像梦那样迷幻,那是我们的曾经,我为此沉溺和激动。玉环,祝英台多么像你,而我分明就是梁山泊。仔细的想一想,我们的爱情究竟比他们又能差多少呢?我陷入了哲学家般的沉思。
  我依稀看到我们一起挽着手漫步走入长安帝王城,因为价格的问题你与售货员争执的情景,你唇枪舌剑,据理力争,那是你高贵品质的积淀,也是你智慧和力量的象征,你甚至没有一句赘语,直奔主题,指挥若定,威严和唾沫齐飞,美丽与气势一色。这是怎样的一种气度,这又是一种怎样的人生。玉环,从那时起,我发誓要爱你一万年!!!
  我沿着记忆的隧道,仿佛又走入了国际饭店,那时花开花落,燕子飞翔在如雨的黄昏,小桥流水,暮霭中有许多的宁静。你听了一些人的谣言,来到这里来拷问我的灵魂。我现在发誓,我的的确确是在与宫女谈工作,因为有很多技术性的工作要处理,所以我们谈了整整一夜。可是你误解了,你以为我在做什么不好的事情,玉环,你错了。但我对你的确没有怪意,我看到了你幽怨的样子,仿佛一帘幽梦,感伤充斥了你的灵魂,哀怨着你紫色的双眸,我怦然心动了。“肌理细腻骨肉匀,态浓意远淑且真”,杜甫分明是在讲述着你的故事啊,我的玉环。那一刻,我真想揽你入怀,在明月夜、在笛声中,完成我们灵与肉的对话。遗憾的是,当时围观的人太多了,生性传统的我根本不敢如此举动。玉环,对不起。
  我想到的不止这些,我还想起了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我为了体验生活,决定不坐我的龙辇,坐一次马车。害怕别人认出我,我还特意去阿拉伯买了一身制服,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以至于一位农村老大娘以为我重感冒了,建议我吃一些中药。那时,我真是太感动了,中国的老百姓真是太伟大了。这也是我后来写《我的父亲母亲》的原因。很多人从道德的平面上对我进行了攻击,我以微服私访的举动告诉他们,我是唐朝人民的儿子,我深情的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直到今天,我还为此激动。我自己以为这是一件非常高尚的事情,我准备有机会还要这样做。玉环,为什么我要提到这件事呢?我想告诉你,在人生的长河中,谁也会遇到不如意的事情,即如我,造谣中伤,恶意诽谤,还少吗?众口烁金,击毁销骨,我曾无力承担。但我后来就熟视无睹了。对敌人的最大进攻就是藐视。现在你也遇到了别人的诽谤,怎么办,我的答案是不要悲伤,也不要哭泣,平静的面对,最终你会战胜的,玉环。
  (三)
  我说,过去是一段悠长而美好的回忆,是盛唐景象。那天,当我孤独的在西安远眺落日的时候,残霞映红了我的视野,流云悸动了我精心保管的回忆。我突然发现,我们的过去竟然是那么的绮丽,悲艳,好像赋到了晚汉,奴隶王朝到了战国一样,笼罩着一种轻雾,让人无法自持。
  这一天是我们分手的前夕,两只燕子无力地拍打着翅膀各自东南飞去。这是一种宿命吗?后来我常常想到这一点。我像一个老人,不能停止怀旧,却又不能容忍怀旧,这是人生所共有的一个悖论,无法改变。我对自己停止了抱怨,长长的叹息一声,踯躅在黄昏的余晖下,夕阳拉长了我的影子,忧怨地像一幅中世纪的油画。
  也永远忘不了我们分手的那一个晚上,清风徐徐地吹过我的心旌,明月荡漾着我快乐的心,你轻轻地偎依着我,让梦想浮动在你美丽的睫毛上,你说你想起了你的过去,在梦里你回到了你水乡的外婆桥,芦苇葱绿,芦花飞扬,精致的乌篷船月亮般的游动在碧波当中。你说你想起了我们在一起的日日夜夜,算起来已经是几度春秋了,为什么不把美好的回忆深藏在心里,像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你说你需要灵感,更需要激情,可是感情在平淡中式微,魅力在承诺中消亡,你说你害怕心存的默契像一只仙鹤翩翩而上,远去了昔日的感动。你说你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更是一个有悲剧意识的人,你更愿意把美丽撕破,而不愿意让美丽在自我的发展各种消亡。你像过去一样抬起了你的眼睛,满是茫然,像一个儿童看着浩海无边的星空。
  你终于要离我而去了吗?我怎么竟然不明白你的话呢?我甚至怀疑我的听力,可是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已经确定了你的决心,无法改变。那一刻,我想我已经濒临心灵的死亡,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寂静向步兵一样的向我走来,我触觉到灵魂的玻璃破碎了。时空终于要为我而停止了吗?我问自己。
  但是你已经走了,正如你轻轻地走来。你曾经在月夜用萧声倾诉你的悲哀,如今还有人倾听吗?你曾经像猫一样蜷缩在我的身旁,如今有人为你提供休息的港湾吗?告诉我,当京师大学堂的学生用最丑恶的方式攻击你,辱骂你的时候,你在哪里哭泣?当你高处不胜寒的站在波斯戏剧节的主席台的时候,你的美人寂寞又何以言说?!夜深了,人静了,你的理想远去了吗?你的激情已经死亡了吗?巍峨的性格大厦中,你还是那么眷恋纯洁吗?你还喜欢一个人寂寞地走,不管雨还是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