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调查大医院看病难的问题

来源: 福照搜医网   发布者:福照→妮子 时间:2010年4月15日 15:31 浏览14次

  今年春季深圳的气候反常,一会儿冷得像冬天,一会儿又热得像夏天。当下正是季节交替时期,病毒复苏,正是容易得病的季节,加上天气反常,让各大医院门诊量急增。

  近日,本报记者到我市多家大医院采访,深刻体会了“看病难”三个字带给市民的沉重感。

  常说看病难,究竟有多难?

  本报记者3月17、18、19、22日及4月13日多次到深圳市儿童医院、市人民医院、市第二人民医院、市妇幼保健院和北大医院深入采访,了解患者的看病经历,几天现场目击,体会很深,总结起来只有4个字:看病真难!

  凌晨1点到医院排队挂号

  3月17日凌晨5点,记者来到深圳儿童医院,挂号处前的地上摆了8张小凳子,不远处的等候区摆着5排不锈钢椅子,10多位家长坐在椅子上等候,挂号处前面的小凳子就是这些家长带来的。一个怀抱孩子的年轻妈妈告诉记者,她凌晨3点就从葵涌出发来到这里排队挂号,孩子今年3岁,只要一感冒就并发哮喘,在葵涌的医院没治好,只好长途奔波来这里治疗。

  凌晨排队的挂的都是专家号,在儿童医院,专家不是每天坐诊,通常一周坐诊两个半天,由于患者多,医生少,每天专家号不多,来晚了就挂不上号。医院从上午7点开始挂号,但为了挂上专家号,许多家长凌晨就去医院。最严重的是在每周一,由于挂专家号的患者特别多,凌晨一点钟就有人开始排队。

  看一次病要过六关

  3月17日上午10点,记者再次来到儿童医院,在门诊大楼南面的一个侧门外,记者看到一家几口,孩子在打点滴,爸爸抱着孩子,妈妈用晾衣叉举着吊瓶,另外一个大人给孩子喂牛奶。这家人来自南山区西丽街道,孩子得了手足口病,第一天看病检验打针花了12个小时,第二天花了10个小时,候诊要排队、检验要排队、交费要排队、取药要排队、配药要排队、注射要排队,所以很费时间。今天,他(她)们来了3个大人,在孩子看病的时候,其他两个大人分别去交费处和注射室排队,几个人同时排队可以节省时间。

  儿童医院注射室任何时候都是人满为患,患者要先排队交药,交药后领到一个号码,等着叫号注射,通常等待注射需要2到3个小时。交药窗口前的队伍约有30米长。有家长反映,从挂号开始,到候诊、看病、检验、打针,走完整个过程,最长的12个小时,最短的6个小时。

  各大医院均人满为患

  儿童医院看病难,其他医院是否轻松呢。3月19日上午11点,记者来到位于东门北路的深圳市人民医院,医院里人来人往,人最多的是妇科和儿科,任何时候都是人山人海,候诊的椅子坐满了人,来这里看病,一般也要花上4到6个小时。

  在第二人民医院,该院设置了3个挂号处,因此挂号的队伍并不长,但挂专家的窗口排着长龙。3月22日清晨7时10分,一对夫妻与其他患者激烈争吵起来。这对夫妻在21日深夜11点把病历本放在挂号窗口前,22日清晨7点两夫妇来到长长的队伍最前面。后面的患者很气愤,他们很多都是凌晨一二点就来排队。这对夫妇与一群患者争吵了半个小时,最后来了一名警察调解才算平息。

  在北大医院,在牙科看病也不容易,吕小姐补牙齿要用超声波操作,龙华的医院推荐她到北大医院,因为只有这里才有超声波补牙设备。她3月20和21日都没挂上号,于是3月21日晚她特地住在福田的朋友家,3月22日凌晨5点就到医院排队。

  3月22日上午10点10分,记者来到市妇幼保健院,门诊大楼每一层都挤满患者。在5楼的超声科,一位患者抱怨说她8点就来到医院,等了2个小时,前面还有10个号。4月13日上午10点30分,市妇幼保健院的病人比记者上次来采访时更多,诊室、过道、楼梯全都挤满了人。在这个医院,做一个超声波检查要花半天时间,上午9点以后来医院的患者要等到下午才能做B超。

  医生

  症状

  检查

  药品

  药企

  文章

  问医生

  论坛

  博客

  化妆品

  整形库

  综合

  政府对策

  增加优质

  医疗资源

  我市启动多个重点项目建设

  深圳特区报讯(记者余海蓉)记者从市卫人委获悉,近年来政府大手笔地加大卫生投入,建设多个重点项目,通过增加大医院优质医疗资源的供给,特别是解决宝安、龙岗等特区外区域优质资源缺乏的情况,缓解市民大医院就医难的状况。

  据了解,根据我市2010-2015年医疗机构设置规划,除盐田与东部生态组团外,在各城市规划组团至少设置一家按三级甲等标准建设的综合性医院,重点扶持宝安、龙岗、光明新区、坪山新区发展区域医疗中心,按照服务需求在各区设置专科医院,形成门类齐全的专科医院集群,促进医疗资源的均衡化布局。

  目前,各个规划的重大项目建设正在加快推进,今年5月,位于龙岗区布吉李朗的市第三人民医院新址将正式投入使用。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滨海医院)明年将启用,首期开放600张病床;市人民医院外科大楼明年也要启用;市儿童医院改扩建工程今年基本完成主体建设。到2015年前,新安医院、新明医院、宝荷医院、学府医院、聚龙医院、市心血管医院新址、肿瘤医院、口腔医院、健宁医院、市针灸推拿医院等新建的医院都将全面启用。

  通过医疗机构的新建、改建、扩建项目,到2015年,全市达到每千人口床位数3.9张,每千人口执业(助理)医师数3人,每千人口注册护士数3.9人,使医疗服务供给与群众医疗服务需求相适应。

  行业数据

  深圳医生

  压力巨大

  日均门诊量是全国平均两倍多

  市卫人委的数据显示,深圳医生的缺口很大,全市4.5万多名医生,其中49%还是临聘人员。

  近几年,我市医疗机构门诊量呈快速增长趋势,去年全市诊疗量达到近7000万人次。医护人员长期超负荷工作,在一些大医院,每个医生一天门诊量上百人的现象很普遍。

  有一组数据直观地反映了一线医护人员超负荷工作的状态:2009年,深圳按实际管理人口1200多万计算,每千人口拥有卫生工作人员5.02人,拥有卫技人员4.0人,每千人口拥有执业(助理)医生1.60人。而全国2008年每千人卫生技术人员数(市级)为5.58人,其中执业(助理)医师(市级)2.28人。与大城市北京、上海差距更大,北京2008年每千人卫生技术人员数为12.21人,每千人执业(助理)医师为4.79人;上海2008年每千人卫生技术人员数为9.16人,每千人执业(助理)医师为3.67人。深圳全市医生日均担负门诊量逐年增加,从2006年的人均11.71人次增加到2009年的15.31人次,而全国平均是6.2人次,深圳超过全国平均水平两倍多。

  医院声音

  大医院人满为患,医务人员加班加点超负荷接诊病人

  一个班打针300人

  忙得没时间喝水

  近日,北京大学深圳医院每天门诊量有6000多人,而医院设计门诊量只有4000多人。市儿童医院更是挤爆棚,每天平均有5000多患儿到这家医院门诊看病,门诊接诊量创下了历史接诊的最高纪录。为了尽可能地满足患者就医的需求,医务人员不得不加班加点。上班时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昨天中午12点,记者在市儿童医院输液区看到,配药室的窗口前还排着六七十人的长队。注射室里很嘈杂,小孩的哭声、家长焦躁的声音混在一起。家长们抱着孩子拼命地向前挤,一度有五六层人“压向”打针台,局面差点失控。几个护士手脚非常麻利地给小孩打吊针。叫号显示,这时她们已经给420名患儿打了针。

  “最近患者太多了,昨天一天有1478个孩子来打吊针。打针打得多的护士7小时内打了300多人,平均1分多钟就要打完一针。对患者名字、对药单、找好血管、消毒、打针、贴胶布固定……每个环节都不能少,还要保证安全,这个速度已经是极限了。”急诊科的护士长刘芙蓉对记者说。

  “往年从3月中旬才开始逐步进入高峰期,一直持续到8、9月。但今年由于天气原因,从元宵节后患儿就开始激增,3月中旬更是超过了去年甲流最高峰时的数字,创下历史纪录。我们急诊护士要负责输液、急诊抢救、分诊、留观、皮试、雾化、抽血多个区域,一共才60多个人,大家只能连轴转。昨天我们有个护士本来是下午6点下班的,但患儿太多,一直加班到凌晨1点才离开。”刘芙蓉说。

  中午12点15分,市儿童医院门诊内科主任刘灿霞看完了上午最后一位患儿,这才匆匆地去食堂吃了个快餐。本来只挂25个号的她,上午加到了35个号。“没办法,有的家长为了挂号,凌晨三四点就到医院来排队,要尽早地给他们看病。”刘灿霞告诉记者,最近内科门诊患者非常多,平均一天有2100多个患儿,一名医生平均每天要看百余患者。从早上8点半到晚上11点半,专家门诊都不停诊,内科专家们接力看门诊,都放弃了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