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乳腺癌骨转移的中医治疗

来源: 本站编辑   发布者:本站编辑 时间:2010年5月27日 17:09 浏览17次

  病情到此程度,要想癌细胞在你体内完全消失,几乎已是不可能的事了。理智一点:通过科学、合理、综合的方法,来尽可能控制癌细胞的生长速度,带瘤生存,也不失为一种现实的生活方式。

  许多患者,当癌细胞在身体各个脏器扩散转移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怎样把这些恶毒的癌瘤全部消灭杀光,但很遗憾地告诉大家:医学发展至今,确实还没有一种药物,没有一种治疗方法能把这样已经扩散转移的癌细胞全部杀灭,除非只有两种可能就是:癌没了,人也死了;或者真的出现奇迹了。

  但这样的奇迹,只是个例,没有统计学上的意义。我也实事求是地告诉大家:虽然在我以往的临床治疗中也有奇迹的发生,但这种病例,特别是终末期的癌患者,真的只能做到1%—2%以内的概率。

  所以,今天我来讲乳腺癌骨转移的中医治疗,虽然这个病情还未到终末,但至少已是晚期。我不可能用我的方法来使每个这样的癌患者都起死回生,出现奇迹,但我相信,用我的医学技术至少能够尽可能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控制与延缓癌细胞的生长速度。

  前年10月份我接治过一位江西的乳腺癌骨转移患者,她是在2004年6月份做手术的,当时淋巴结已有转移,2007年年初开始出现腰部无力、脊柱疼痛等症状,去医院检查确诊为乳腺癌术后腰椎转移。之后患者的情况一直不好,到7月份的时候骨转移病情加重,导致无法行走,只能每日躺在床上,生活无法自理,需人照顾。她的丈夫跟我说:他们夫妻这些年来共同经历过很多困苦磨难,如今生活好转富裕了,他的妻子却患生这样的疾病,看着妻子日渐消瘦,加之癌痛折磨,他自是无法言说心中的疼痛,只希望我能帮助他的妻子,减少她的痛苦。

  我在详细询问病情后,抓住了一个重点:患者每当天气阴冷时腰部麻胀,疼痛更剧,口中味淡,察其舌质淡红少苔,脉细弦。了解我中医理论学说的人都知道:其实我对脏腑辨证不是很讲究,我一直以为这套理论误人子弟、害人不浅,哪有什么脏腑该用什么药?这是谁规定你要这样子去用的呢?

  我在行医过程中,摸索过许多方法,也走过一些弯路,以前对中医脏腑理论非常相信,但后来我发现:理论的完美并不能给现实的治疗带来同样完美的结果。比如针对这例乳腺癌骨转移的患者,若是按照脏腑学说相对应的中药,就该是以:柴胡、郁金、夏枯草、蒲公英、瓜蒌皮、杭白芍、全蝎、守宫、香附等为主,但我不禁要问:这些中药对于患者在阴冷天气时的腰部麻胀、疼痛更剧、口中味淡有丝毫作用吗?对于癌细胞在阴寒体质环境里面生长与扩散的状况有丝毫控制吗?

  所以中医的关键还是在于阴阳,阴阳的核心则是寒热,你只要准确把握住了寒热,那么就拥有了中医十之八九的精髓。这例患者通过上述症状传达了一个明显的信息就是阴寒,此时主要需要的是温阳驱寒攻癌,而不是疏肝清热抗癌。

  我给她的药方:鹿角片30克 制附子10克 干姜10克 葛根15克 守宫2枚 蜈蚣2枚 全蝎5克 露蜂房15克 炙甘草3克 活蟾蜍一只并加适量黄酒。

  另:全蝎、守宫、蜈蚣、穿山甲、海马各等份研粉灌胶囊服用,一日三次,每次3颗。

  外用:蟾皮粉与鹿角粉按3:1比例视皮肤情况每日贴敷骨转移病灶处及疼痛的地方。

  以此方加减调治3月有余,患者体色日渐好转,最令人惊奇的是:从2007年12月份开始,患者竟然能够奇迹般地下床行走,腰部与脊椎的疼痛也基本消失。之后患者每日与其丈夫晚饭后出门散步,街坊邻居见此情形无不称奇。有此疗效确属不易。

  患者于今年8月份终因病情恶化无力回天,在用中医治疗的近两年时间里,除做过几次骨转移病灶处的放射治疗外,我都是紧紧遵循患者的阴阳寒热属性来作为用药的核心:寒则热之,热则寒之,或者寒温并用;当然选用一些对于癌瘤具有针对性的中药如:蟾蜍、守宫、蜈蚣、全蝎、蜂房、海马等也是必不可少的;同时配以柴胡、香附、瓜蒌皮、郁金、当归以贯通运行经血与奶水的经脉。

  以上的处方格局,我是完全抛开了自宋元以来近千年的以脏腑辩证为主导的用药思想。在我的中医理论体系里面,首先着眼的并非是患者在哪个脏器患生了何病,然后再去对脏用药;而是先通过对患者的四诊结合,判定出他的阴阳属性,到底是寒是热还是寒热兼杂?再去温阳、清热或者寒温并用,然后参合他所患的疾病,在哪个脏器,配用一些针对性的药物。

  今天,我同样诊治了一位乳腺癌骨转移的患者,她的病情与上面的那个病人基本相似,但症状有所不同。她没有表现出在阴寒天气腰部麻胀,疼痛更剧、口中味淡的症状,但她的叙说中提到了小便清长、夜尿频多这个情况。我结合四诊:患者从舌脉与其他症状里并不能判定出偏热还是偏寒的属性。但恰恰她的小便清长、夜尿频多的情况,还有她十指半月痕全无的表象,反映了一个明显的信息:这就是阳虚,就是阴寒,就是典型的肾阳气化不足,无以统摄膀胱,无以贯通气血的症候特征。所以可以判断的是:患者是以阴寒的体质,提供了癌细胞生长的环境,治疗上,按照君臣佐使的用药格局,就必须以温阳散寒为君,以解毒抗癌,疏通经脉为臣,再配用一些针对乳房、腰椎的药物为佐使。

  我给患者的处方也很简单,就是与上述那位乳癌骨转移的病例一样的药方。不同的症状用以相同的药方,在我经治的病人里面,有个更奇特的现象就是甚至不同的疾病往往也会用相同的处方,我希望大家能够好好参透其中隐含的中医道理,这样就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