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武汉三甲医院药品直供试验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者:福照→崋麗 时间:2008年4月10日 17:12 浏览362次

  4月8日上午,武汉市普爱医院住院部一楼大厅,挤满了前来就诊的病人和家属。王女士用手轻点查询机触摸屏,丈夫的住院费呈现在她的面前。

  “药费确实便宜了,5000多元的医疗费中,药费只有1000多元。”王女士紧绷的脸突然放松。尽管高额的医疗费仍让王女士难以承受,但已走低的药费让她感到欣慰。

  王女士丈夫所使用的不少药品的价格低至几角钱。“这在原来不敢想”。王女士感慨。

  武汉市普爱医院,一家普通的三级甲等综合医院。2006年,通过招标,该院与民营药品流通企业九州通集团公司“联姻”,独家实施药品直供,改变了原来由50多家医药公司分散供药的方式。

  武汉大学医学部一位研究医药经济的专家认为,在中国20年的医改路上,武汉在全国首次实施由一家医药流通企业直供一家医院药品直供试验,在某种程度上具有标本意义。

  武汉正酝酿推进这一胜利果实。

  武汉市卫生局局长林国生曾表示,武汉药品直供今年将扩大试点,试点选点二级以上大医院,方案正在起草中。知情人士称,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内即可实施。

  普爱医院院长胡绍表示,“药品直供”具有借鉴意义,也有其弊端,细节问题仍需完善。

  600万与6000万

  这是一场由政府主导、医院参与的试验。

  “政府拿出600万元,老百姓少掏6466万元买药钱,这笔钱花得值!”今年3月7日,全国人大代表、武汉市副市长刘顺妮在参加“两会”湖北代表团讨论时表示。

  作为武汉市医改的试点,普爱医院于2006年8月份在全国率先实行药品直供。当时,武汉市政府拿出600万元作为该院改革“风险金”,其中100万元用于补贴医生收入。

  选定武汉普爱医院做试点,武汉市卫生局做了慎重考量。

  武汉市普爱医院是非营利性的三级甲等综合医院,也是武汉市唯一的骨科医院。

  该院院长胡绍说,普爱医院的非营利性是被选作试点的先决条件。再则,普爱医院为三级甲等医院,规模在武汉市处于中等水平,有显著的专科特色,综合以上条件更适合试点。

  胡绍说,政府每年除拿出500万元,对医院进行科研补贴外,还另挤出100万元,加上医院每月40余万元的配套资金,按技术等级,给全院350余名医生发放“风险津贴”。

  普爱医院一王姓副主任医师告诉记者,推行药品直供后,对冷门科室医生的收入影响不大。“这些科室一直用药不多,药品提成很少。”但是,对外科以及普爱医院的特色专科——骨科的医生来说,收入影响更为明显。

  “现在医院每个月给医生都有一定数额的补贴,让医生们的收入落差不至于太大。”上述医生称。

  统计显示,该院推行药品直供试点以来,截至2008年2月29日,医院门诊每人次药费65.70元,同比下降17.16%;住院病人每床日药费117.11元,同比下降35.18%;全院医药比例由直供前的43.67%下降至32.16%;抗生素使用金额占医院药品总金额的比例由直供前的46.70%下降至20.78%,共为患者减少了药费支出7296万元。

  据武汉市有关部门调查,药品直供以来,武汉普爱医院尚未发现一起医生收受药品回扣事件,原在医院内走动的医药代表也近乎绝迹。

  单就药品收入占全院业务收入的比例而言,普爱医院所占的比例至比为武汉市同类医院低15个百分点。

  武汉卫生局官方人士称,这一数据是评价“普爱模式”成败的关键。

  与此同时,普爱医院根据三甲医院用药特点及各临床学科用药要求,制订出直供药品基本目录,该院中西药品由直供前1400余种精选“减肥”至600余种。

  阵痛与反复

  “普爱模式”推行一年多,并非顺风顺水,中间经历了颇多曲折。

  武汉市政府对普爱医院补贴的方案甫一出台,便备受人大代表质疑:医生抵制回扣为何不能靠医德,而必须让政府出台“高薪养廉医”之策?

  武汉市普爱医院院长胡绍表示,医改试验给医院及医生收入上造成的损失,理应由政府来补贴。

  在胡看来,如果不对医生进行补贴,一个最直接的现实就是医生的收入会明显减少,药品直供的推行可能会遭到医生的抵制。

  此外,普爱医院的药品直供行动,在最初还遭受药厂的“集体封杀”。

  据普爱医院人士介绍,在药品直供的一个月后,医院药房一度出现“断药”。而原因在于,普爱医院的大部分药品低于招标价,一些供药厂认为九州通集团破坏了“价格规则”,于是停止向其供货,企图“封杀”九州通,致使医院30多种常用药断档。

  武汉市卫生局、药监局等多个相关职能部门协助普爱医院渡过了改革的阵痛期。面对一些进口合资药商的“封杀”,普爱医院不得不在药品价格上作了一些让步。医院药剂科主任和采购人员甚至到九州通集团上班,敦促其按需按时按量供药。

  一周后,药品供应恢复正常,基本保证了医院临床用药需要。

  普爱医院内部也曾出现过反复。

  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从推行药品直供以来,普爱医院平均每月的药品采购额为480万元,但2007年8月份药品采购额上升到了618万元,9月份达到690万元。

  用药量的上升引起了武汉市卫生局及医院的注意。各方迅速遏制,10月份药品采购额回落到349万元。

  大面积直供的梦想

  普爱医院院长胡绍认为,当前采取的独家直供模式,有其弊端。问题在于,药厂大多是采取委托代理的方式,有些药品,某一家经销商并没有代理权,在药品采购方面存在一定问题。

  再者,引入竞争机制,也能提高供应商的服务质量,为采购价格更低的药品提供可能。

  在胡绍看来,药品直供最直接的影响是降低了药品价格,减轻了病人的负担。而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影响是,医生的收入不再与药品有直接联系,让医生专注为病人看病,大处方的问题亦迎刃而解。

  在九州通人士看来,药品直供的终极目标应是医药分家。

  九州通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宝林在一次讲话中提到,在时机成熟时,可选择一家试点医院,门诊病人凭医生处方到社会药房购药,住院病人在医院药房购药实行药品零差价,政府允许医院适当提高诊疗费和治疗费的收费标准。

  此前,上海、北京及福建等一些省市均进行过医药分家的尝试,但由于难以取得各方利益的均衡,大多无果而终。

  独具特色的武汉药品直供试点,到底能走多远,尚需经过时间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