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湖北药品招标模式由分散走向统一

来源: 健康报   发布者:福照→崋麗 时间:2008年3月25日 13:27 浏览1835次

  今年年底,湖北省将进行第三次全省药品统一招标,而此前两次“试水”分别是在2006年下半年和2007年上半年。在药品招标模式改革探索之路上,湖北省由“一家一户”的分散招标模式最终走向了全省“一个大盘子”的政府主导的统一招标模式。

  政府投入100万元

  企业节省1600万元

  “2007年,我们公司仅投标费用就省了120多万元。”国药控股湖北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邹鹏说, 在原来“一家一户”的分散招标模式中,药品的招投标都是通过中介公司来进行,药商支付的相应费用是交易额的2%。。“我们一年的药品中标交易额在6亿元左右,现在这笔巨大的相应费用就省了下来。”

  取消药品招标中介机构,由湖北省政府的综合投招标中心取而代之,是湖北省药品招标模式转变后的一个显著特点。现在,湖北省综合招投标中心承担着药品集中采购交易软件平台建设、交易操作和数据维护等具体业务工作。

  湖北省综合投招标中心主任蔡龙书介绍说,2006年,湖北省省财政投入100万元,用于开发全省药品统一招标交易网络平台以及培训医院、药商招标交易人员。2006年10月8日,全省药品统一招标交易网络平台开始试运营,并要求该省“县及县以上人民政府、国有企业(含国有控股)举办的非营利性的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和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在鄂部属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均须参加全省的药品统一招标。

  蔡龙书说,之所以要由政府的综合投招标中心承担这项任务,就是在工作经费上不收取投标企业的任何费用,所需经费由省财政专项解决。这不仅是为了解决企业负担重的问题,也是为了更好地监督药品招投标过程,使其更加规范、公平、公正、公开。

  记者从湖北省综合招投标中心了解到,截至2007年底,湖北省13个州、3个直管市和1个林区的县级以上400多家公立医院全部参与药品集中采购,累计采购金额达50多亿元。仅支付药品招标中间机构服务费用一项,药厂和药商一次投标节省的费用总额就达约1600万元。

  追求实实在在的药品价格

  邹鹏说,药品招标中间环节支付的费用的降低、配套政策的实施,鼓励了药商在招标过程中的“让步”。湖北省在2006年和2007年两次全省统一药品招标试点中,与此前的“一家一户”药品招标相比,药品价格有较大幅度的下降。

  在湖北省综合投招标中心,工作人员现场给记者调出了对比数据:与2005年武汉及周边城市中标价格对比,2006年第一批招标中,抗微生物类药品、专利药药品价格下降0.77%,原研药药品价格下降2.59%,单独定价药品下降7.82%,GMP药品价格下降40.89%;在2007年第二批招标中,抗微生物类药品、专利药药品价格下降5.14%,原研药价格下降3.34%,单独定价药品价格下降6.3%,GMP药品价格下降19.76%。总降幅平均达到26.76%。

  何斌说,药品全省统一招标后,医院80%~90%的品种是能够保证的。对医院而言,最大的好处是信息透明,药品的品种、价格等信息在招标信息网络平台上都能看到。

  数据显示,在2007年的湖北省药品招标中,共接受生产企业2709家,经营企业647家,产品注册信息近3万条,基本满足了全省426家参加药品招标采购医疗机构的药品需求,招标药品占医疗机构用药总额的80%以上。

  “我们的职责是组织和服务”

  湖北省全省药品统一招标带来了政府服务意识和观念的转变。

  湖北省卫生厅副厅长黄利鸣说:“政府主导不是心血来潮,而是体现了政府对患者、医院、药厂、药商等各方负责的精神。”

  那么,药品招标过程中政府主导体现在哪些方面?

  黄利鸣说,在工作体制上,实行政府主导、全省统一,在省政府领导下的药品采购指导委员会和药品采购监督委员会负责制。在工作模式上,采取限价、竞价、议价的办法,通过网上报价、网上限价、网上竞价、网上议价、网上交易、网上监管,实现药品集中招标的公开、公平、公正。在工作经费上,取消招投标交易服务费,所需工作经费由省财政专项解决。在具体操作上,不用中介机构,由政府下属专门机构承担集中采购交易软件平台建设、交易操作和数据维护等具体业务。

  “药品招标是药厂、药商、医院和患者各方的利益的共同体、矛盾的共同体。”黄利鸣说,政府的责任就是尽量让各方达到“双赢、多赢”,而在这一过程中,包括卫生厅在内的所有政府部门都要切断和药品招标采购的经济联系,不从中获取任何经济利益。

  黄利鸣认为,只有没有经济利益的存在,药品招标才能真正有公平、公正、公开的健康环境。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发挥药品网上采购工作作为防止腐败和逐步缓解群众看病就医问题措施之一的效能,以看得见的成效服务于当前医疗卫生工作大局。

  药品招标需要更良好的环境

  目前,在药品招标中存在一个“潜规则”:下一次的药品招标价格不能高于上一次。对此,无论是医院、药厂还是药商都颇有怨言。

  邹鹏说,目前药品招标只注重药品的价格,不太注重药品质量是不合理的。质量好的药品,表面上价格是贵了一些,但是由于疗效好、副作用较小,病人的治疗疗程缩短,费用会相对降低。

  邹鹏说,在药品招标后的服务过程中,配送能力是对一个企业的考验,有一些小企业尽管招标中标了,但由于在竞争过程中没有了利润,就不给医院配送了,医院无法购进药品。这样,药品招标也就“无功而返”。所以,药品的配送渠道一定要相对固定,这不仅可以保障服务质量,还可以有效减少药厂或者中间商到医院“二次公关”的数量。

  黄利鸣则认为,药品招标是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产生的,其初衷是规范药品流通秩序,防止药品购销过程、使用过程中的腐败行为。药品招标与药品生产、流通、使用、价格改革、医院以药补医等大的政策背景有关,在这个背景下,有一定的作用,但作用是有限的。

  黄利鸣说,当前,百姓对政府发布的药品招标的公告感觉上有差异,问题就出在这里。药品招标效能的体现需要各方面整体政策和体制的完善和改革。

  一位来自医院的负责人表示,如何保证医院在药品收入下降后的正常运营,是医院对药品招标持积极态度的一个考验。他举例说,像湖北协和医院,财政补助每年约1000万元,而由于药品招标而减少的药品收入每年在7500万元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