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新生儿破伤风中医治疗

来源: disease.100kang.com   发布者:loveeblis 时间:2007年12月14日 17:50 浏览1133次
  中医病名:脐风。

  定义及释义:新生儿破伤风是由于断脐时消毒不严,破伤风杆菌侵入脐部引起的一种严重感染性疾病。

  病 因:西医病因,破伤风杆菌为革兰氏阳性梭形厌氧菌,广泛存在于泥土中。孕妇生产中应用消毒不彻底的器械或其他用具断脐,或接生者的手及包盖脐残端的棉花纱布未严格消毒时,均可导致破伤风杆菌侵入脐部。

  流行病学;解放前由于旧法接生,使许多新生儿死于破伤风,解放后我国大力推行科学接生法,使本病的发生率大大下降,但边远地区由于知识普及欠缺,发病率仍较高。

  1984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在发展中国家调查后综合报道,新生儿破伤风发病率占活产婴儿5~60‰,占新生儿总病死率的23~70%。

  发病机理:破伤风杆菌为革兰氏阳性梭形厌氧菌,芽胞发芽滋长并产生外毒素——痉挛毒素和溶血毒素。前者对神经组织有强大亲合力,一经结合不能被抗毒素中和,它抑制神经组织释放抑制性神经介质,导致肌肉痉挛;后者可引起组织局部坏死和心肌损害。

  病机探微:中医学认为,本病的发生主要是邪毒由脐带创口内侵而致。邪毒由脐带侵入后,使经络脉隧受阻,营卫壅滞,经脉为邪毒所闭,邪毒流注脏腑,引动肝风致成本病。病位主要在肝,亦可殃及其他脏腑。毒入心脾结于口舌,毒入肝肾筋脉拘急,毒入于肺喘促屏气。

  诊 断

  中医诊断

  辨 证:

  1.风邪犯表

  主证:喷嚏多啼,烦躁不安,张口不利,吮乳口松,无寒热,舌质淡红,苔薄白,指纹红。相当于本病的先兆期。

  分析:本证多因风寒、水湿之邪由脐侵犯经络所致。肺主表,首先受邪所犯,肺气不宣,经脉失和,故见喷嚏。心脾二经受邪,则张口不利,吮乳口松。

  2.邪犯肝脾

  主证:抽搐阵作,牙关紧闭,口撮不乳,时吐涎沫,啼声不出,颈项强直,角弓反张,脐突肚紧,苦笑面容,面目青紫,指纹紫滞。相当于本病的痉挛期。

  分析:本证多由于邪入经络,继犯五脏而致。病邪深入,经络营卫不得宣通,内风陡起,筋脉拘急,而牙关紧闭,四肢强直,角弓反张。气血运行不畅,气滞血瘀,故见面目青紫,指纹紫滞。

  3.气阴两虚

  主证:抽搐逐渐减轻,口撮渐松,可张口吮乳,四肢渐转柔和,肢体少动,动则汗出,苦笑容未除。舌质红绛,苔薄白,指纹色浅。相当于本病的恢复期。

  分析:本证多由余邪未尽,气阴两虚而致。余邪未尽,故诸症未全消除。正气虚,气血未复,故见肢体少动。气虚卫表不固,故见动则汗出。

  西医诊断

  病 史:常在生后第6~7天发病

  症 状:新生儿破伤风临床以唇青口撮,牙关紧闭,苦笑面容,甚则四肢抽搐为主要特征。

  体 征:

  1.潜伏期:3~14天,以4~7天发病最多。潜伏期愈短,病死率愈高。

  2.发病期:从牙关紧闭到抽搐开始。患儿烦躁不安,吮乳困难,渐至牙关紧闭,1~2天内出现抽搐。此期愈短,病死率愈高。

  3.痉挛期:约7~14天。患儿面肌痉挛呈苦笑面容,吞咽困难,四肢呈阵发性强直性痉挛,角弓反张,重者喉肌、呼吸肌痉挛导致窒息、呼吸暂停。光、声等轻微刺激可诱发抽搐,抽后可呈软瘫状态。常并发肺炎、败血症等。

  4.恢复期:此期患儿仍有肌张力高、苦笑面容及四肢强直,但不引起窒息,吃奶恢复正常,肌张力的恢复需2~3个月。

  实验室诊断:患儿脐部常有感染,分泌物涂片染色镜检及厌氧菌培养阳性。

  鉴别诊断

  1.新生儿化脓性脑膜炎:可表现为烦躁不安,肌张力增高及抽搐,需与破伤风鉴别。但前者全身感染中毒症状明显,有前囟隆起等颅内压升高表现,腰椎穿刺脑脊液检查可确诊。

  2.其他新生儿惊厥性疾病:如低钙血症、低糖血症、颅内出血及胆红素脑病等,均无牙关紧闭及苦笑面容,根据各病的病史、体检及实验室检查可予以鉴别。

  治 疗

  中医治疗

  治法与方药:

  本病的治疗重在驱风止痉,宣通经络。痰涎较盛者,加以豁痰开窍。大便不通者,宜理气通腑。如寒邪化热,应佐以清热解毒。后期痉挛渐止,诸脏已伤,则应调理气血,滋补肝肾,扶正固本,以利于康复。

  辨证选方

  1.风邪犯表

  治法:祛风散邪,疏经活络。

  方药:玉真散加减。防风、白芷各5g,地龙4g,南星、天麻、羌活、白附子各3g。脐疮末愈者加公英、连翘;咳嗽有痰加杏仁、陈皮。

  2.邪犯肝脾

  治法:祛风通络,化痰止痉。

  方药:撮风散加减。钩藤、僵蚕各5g,蝎尾、蜈蚣各3g,朱砂、麝香各1g。高热加黄连、生石膏;便秘加大黄、枳实;痰多加陈皮、天竺黄。

  3.气阴两虚

  治法:益气养阴,健脾和胃。

  方药:人参养荣汤加减。太子参、茯苓、黄芪、当归各5g,白术、白芍、熟地、甘草名3g,肉桂1.5g。四肢强直明显加地龙、僵蚕;汗多加龙骨、牡蛎;四肢厥逆,呼吸微弱者以参附汤回阳救逆。

  外治法

  1.贴敷:杏仁7粒,桃仁7粒,青黛3g,全蝎3尾,芒硝6g,山栀6g,薄荷6g。共研细末,加飞罗面30g,米醋煮沸调匀做饼。趁热敷于脐部,每日换药1次。适用于新生儿破伤风。

  2.灌肠:以白附子、羌活、白芷、防风、天麻、南星为基本方。抽搐剧烈加钩藤、蝉衣、蜈蚣;发热加银花、连翘。上药文火煎取30ml,共煎2次,合计60ml,纱布过滤,灌肠,每日1剂。适用于本病痉挛期。

  3.吹鼻:蜈蚣1条,蝎梢5个,僵蚕7个,瞿麦1.5g,为细末。每次取0.3g吹入鼻中。若有反应而啼者,取薄荷1g煎汤,调上药末0.6g,内服。适用于本病痉挛期。

  成药

  1.玉真散:具有祛风散邪,疏经活络的功效。适用于本病初起者。每服1.5g,日服2次。

  2.小儿脐风片:具有熄风止痉,消积解毒,祛痰镇惊的功效。适用于本病初起者。每服1/2片,日服2次。

  3.小儿惊风散:具有镇惊熄风,宣通经络的功效。适用于本病属邪犯肝脾者。每服0.25g,日服2~3次。

  4.人参固本丸:具有补益气阴,增元固本的功效。适用于本病恢复期。每服1.5g,日服2~3次。

  5.人参养荣丸:具有温补气血的功效。适用于本病恢复期气血两亏者。每服1.5g,日服2~3次。

  专方验方

  1.驱风开口液:紫苏15g,前胡15g,僵蚕 (炒)15g。将上药水煎去渣,以棉花蘸药滴入病儿口中,频滴,以开口为度。适用于脐风撮口。

  2.新破汤:全蝎1.5g,僵蚕6g,蝉衣6g,胆南星6g,葛根6g,田基黄6g,双花6g,防风6g,钩藤6g,蓖麻根15g。水煎至80~100ml,每服5ml,鼻饲给药,每2小时1次。适用于本病痉挛期。

  3.驱风通络镇痉散:蜈蚣1.2g,蝎尾0.6g,僵蚕1.8g,朱砂 (水飞)0.3g。上药共研细末,和匀,用竹沥调拌分服,每服0.9~1.5g,日服2~4次。适用于本病痉挛期。

  4.于氏脐风方:僵蚕10个,蝉蜕10个,蜈蚣1条,朱砂1.5g,牛黄0.15g。前三药先炒黄,诸药共研末,每服1/4量,乳汁送服。适用于本病痉挛期。

  针灸:

  主穴取大椎、风府、风门、颊车、合谷、曲池、承山穴。角弓反张配身柱、长强、昆仑、太冲穴;神昏配百会、人中、涌泉穴。以毫针刺,用泻法。

  西医治疗

  一、止痉

  止痉是治疗本病成败的关键。

  1.安定:为首选药。具有抗惊厥及松弛肌肉作用。作用强而迅速,副作用小,安全范围大。首次缓慢静脉注射2~3mg,止痉后采用鼻饲法给药,轻者每日2.5~5mg/kg,重者每日7.5~1Omg/kg,分4~6次鼻饲,达“安定化”后,使患儿处于深睡状态。大剂量维持4~7天,逐渐减量至患儿张口吃奶,痉挛解除时停药。

  2.苯巴比妥:止惊效果好,半衰期长达20~200小时,副作用小。负荷量为15~20mg/kg,维持量为每日5mg/kg。必要时监测血浓度。

  3.氯丙嗪:每次1~2mg/kg,静脉点滴,6~8小时1次,作维持治疗。

  4.水合氯醛:止惊快,安全。临床常用浓度为10%溶液,每次0.5ml/kg,灌肠或胃管注入。

  5.副醛:每次0.1~0.2ml/kg,稀释成5%溶液,肌肉或静脉注射。

  6.硫喷妥钠:如以上药物均无效时可选用。每次10~20mg/kg,配成2.5%溶液缓慢静注,止抽后立即停用。注意监测生命体征。

  7.维生素B6:为促进氨基丁酸合成的辅酶,肌肉或静脉注射,每次lOOmg,每日1次。

  二、病因治疗

  1.破伤风抗毒素:须尽早应用破伤风抗毒素,中和未与神经组织结合的外毒素。脐周皮下封闭剂量为3000~500001U,静脉滴注剂量为每天1万~2万IU,连用2~3天。

  2.人体破伤风免疫球蛋白:无过敏反应,半衰期比破伤风抗毒素长2~3倍,可用500单位深部肌肉注射。

  3.抗生素:首选甲硝唑,剂量为日龄≤7天者每日15mg/kg,分2次,日龄>7天者每日30mg/kg,分3次,疗程7天。也可用青霉素,剂量为每日10万~20万u/kg,疗程7~10天。

  4.伤口处理:用3%过氧化氢或1:4000高锰酸钾液清洗脐部,清除坏死组织,再涂以2%碘酒,然后以75%酒精脱碘,每日1次,至创面完全愈合为止。

  三、合并症治疗

  合并肺炎、败血症时,应加强抗生素及对症治疗 (详见有关章节)。

  其他治疗

  1.新生儿破伤风一经确诊,应争取早期注射破伤风抗毒素,以中和病灶内尚未被吸收的破伤风毒素,从而减少毒素达到中枢神经系统。另外,应有针对性地应用抗生素,抗菌消炎,并防治并发症。中药在解痉、镇静方面有一定效果,中西医结合治疗,可提高疗效,尤其病情需要大量应用镇静剂时,为防止该类药物用量过多造成的呼吸抑制,以及反复使用造成的蓄积中毒,可使用中药熄风定搐之品,以减少西药毒副作用的发生。

  2.病情基本控制后,患儿正气已虚,此时配合中药益气养阴,扶助正气,使阴生阳长,气 运血生,虚损得补,余风尽除,并可增强小儿抗病能力。

  12.护 理

  1.室内安静,光线要暗,集中安排各项护理。

  2.及时清除痰液,保持呼吸道通畅,防止肺部继发感染。

  3.保暖、保证液体入量及营养,给予鼻饲或静脉滴注高营养液。

  4.保持皮肤清洁,注意消毒隔离。

  5.必要时吸氧。

  历史考证

  《小儿卫生总微论方·脐风撮口论》指出:“初生剪脐,不定伤动,或风湿所乘,其轻则病在皮肤,而为脐疮不差,其重则病入腑脏,而为脐风撮口,亦如大人因破伤而感风。”已经认识到小儿脐风与成人破伤风是同一病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