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雪中弃婴案中案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2年7月12日 19:39 浏览10次

不满15岁的打工少女王梦未婚先孕,在厕所生下婴儿后,将婴儿扔到了窗外的茫茫大雪中。女婴的生父成为本案之谜,王梦指认的孩子生父坚称与王梦并无肌肤之亲。亲子鉴定引发案中迷案,青春少女吞下血泪隐瞒大案真相

大雪无痕难掩死婴

2010年1月3日,京城突降大雪,气温骤降到零下16度。

雪花吹洒在北京市丰台区。下午5点,某写字楼的锅炉工张师傅冒雪沿着两栋楼的夹道,去锅炉房加煤。

血迹 !走了50多米张师傅突然停住,墙上的血迹让他大吃一惊。张师傅探头往地上一瞧,一个紫红色的婴儿头躺在雪中,光着身子,肚子上还留有脐带。

张师傅用手一摸婴儿的身体,还有些暖意。可等120赶到时,婴儿已停止了呼吸和心跳。

同时赶到的警方立即对周围住户进行排查。二楼是某织绣公司的女工宿舍,二楼北墙有血迹的位置正好是女厕所的窗户。

人们纷纷猜测是谁这么狠心把刚出生的婴儿扔掉。公司领导逐一询问,当问到15岁的王梦时,她正躺在床上,浑身冒着冷汗。

15岁的王梦2009年10月6日经同乡王晓梅介绍来织绣公司打工。1月3日,王梦因肚子疼请假没有上班,下午4点多,王晓梅看到王梦在厕所蹲了好久都不出来,便问她怎么回事,王梦说肚子痛来月经了,王晓梅赶紧送去卫生纸和卫生巾。

后来王晓梅看到王梦右手有好多血,忙问她怎么回事,王梦汗珠和着泪水一颗颗从脸上滚下来,虚弱地说:“是月经,没弄干净。”王晓梅正想带王梦去医院,突然听到楼下一阵骚动,听同事说宿舍下边有个刚出生的孩子被扔掉了,她心中微微一颤。

王晓梅连忙向经理作了汇报。面对警察、同事的询问,王梦突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孩子是我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扔的啊!”

身怀六甲回家疗伤

“孩子的父亲是谁?”警察和同事几乎同时发出了询问。

王梦咬着牙不说,但警察和同事们紧追不舍,希望她说出真相。最后,王梦低声说:“他叫范民,是我在老家纺织厂打工的工友。”

王梦说,初二时她的父亲横遭车祸,肇事车辆逃逸后,父亲留下后遗症,丧失了劳动能力,一直病卧在床。家中只靠母亲一人打工养家,每月仅600元的收入。

为帮父母分担一些家庭重负,2009年王梦来到县里的纺织厂打工,认识了大她7岁的范民。两个寂寞的青年人很快成了男女朋友。在纺织厂干了4个月后,王梦觉得这个活枯燥又辛苦,每月只赚七八百块钱,加上惦记家中的父母,就辞职回了老家。离开时,王梦没有告诉范民。

回到老家一个多月后,王梦发现自己没来月经,还伴有恶心、呕吐的症状。她不懂,就问母亲是怎么回事,母亲一个巴掌打过来:“傻孩子,你怀孕了。”

王梦和母亲都不知道怎么办。最后,还是王梦悄悄跑到县里,买了一张检查怀孕的试纸,一查,果然怀孕了。这更招来母亲的一顿责骂:“是哪个男人的你就去找他,让他娶你,让他负责。”王梦听后,茫然不知所措。

母亲逼迫她去找孩子的父亲,王梦只好再次返回县城,但她没有去找范民,只是在县城闲逛了一天,直到傍晚才怏怏地回了家。

岂料父母逼女出走

王梦拿定主意,回家先找父母要钱把孩子打掉。王梦先是对母亲说:“妈,给我2000块钱。”见母亲不答应,又说:“妈,借给我2000块钱,我去打胎。”

但母亲指着王梦说:“你不是小小年纪有本事在外面胡来吗?有本事你再去找跟你睡觉的那个人要钱去!”

王梦小声嗫嚅着:“我去找了,找不到。”“找不到你也走啊!我管不了,你找他管去!”母亲冷冷地说。

每月只有600元收入的母亲,还要照顾卧病在床的丈夫,当女儿提出要2000块钱时,王梦的母亲懵了。她知道一旦出去借钱,女儿怀孕的消息会很快传遍全村,孩子的丑事会传播几十年,想到这些,她吓得腿都软了。她和丈夫一样不敢面对现实,心里充满恐惧。内心怯懦的母亲在女儿面前显示出了她声色俱厉的一面,她冲着同样不知所措的女儿喊道:“我没有钱,你已经长大了,自己解决!”

母亲的冷漠让王梦感到了无助,她只好转身又去找父亲,没想到,父亲给了她狠狠的几个嘴巴。这一刻,王梦绝望了。但她的父母怎么能够想到,几个嘴巴差点把孩子打上绝路。

隐藏孕情赴京打工

只有15岁的王梦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知道自己岁数小,还没有结婚就怀孕,父母接受不了别人的闲话和白眼。无奈之下,王梦只好联系在北京打工的小伙伴王晓梅,请她帮忙介绍个工作,以便离开老家这个伤心之地。

王晓梅打工的公司正缺人手,加上王晓梅又虚报了王梦的年龄,老板答应可以立即上班。随后,王梦离开家乡来到北京。

王梦想到过去死,甚至想过很多种死法,但她最终还是活了下来,她留恋这个世界,毕竟,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来到北京的织绣公司后,王梦跟王晓梅一样当了一个刺绣女工,她不敢跟王晓梅说出真相,更不敢跟单位说。

王梦想过去医院做人工流产,但一打听,像她这样怀孕六七个月,要流产必须住院,最少也要花五六千块,她根本拿不出这些钱来。王梦只是简单地想,孩子一生下来就马上送人,别人谁也不会知道。

打定主意后,王梦平时睡觉也不脱衣服,很少出门,基本上就是上班下班、吃饭睡觉;为了避开别人的目光,她总是早上六点多钟别人没醒的时候起来洗澡,然后再穿上衣服眯一会儿;平时,她用两根腰带,把自己的肚子勒了又勒,以免显出怀孕的迹象。整天担惊受怕隐瞒自己的孕情,王梦的精神几近崩溃。

时间终于熬到了2010年1月3日16时,王梦突然觉得肚子痛,跑到女厕后,蹲着生下了一个女婴。

王梦用手托起婴儿时,婴儿突然啼哭起来。王梦怕别人听见,慌忙地用手捂孩子的嘴,打开厕所的窗子就把孩子扔了出去,慌乱中连婴儿是男是女都没顾得上看一眼。

后经法医鉴定,王梦所生女婴为活产儿,系颅脑损伤死亡。

亲子鉴定否认生父

由于王梦坚称孩子是范民的亲骨肉,警方在王梦的老家找到了范民。王梦怀孕时还不满14周岁,按照法律规定,无论王梦是否自愿,范民与王梦发生性关系都涉嫌犯强奸罪。

但令警方吃惊的是,范民大呼冤枉说:“我只是跟她在一个床上睡过觉,没脱衣服,更没干那事啊!”

既然范民不承认,警方只好进行DNA鉴定。2010年2月1日,经法医鉴定确认:范民不是该女婴的生物学父亲。

王梦隐瞒了生父的名字,难道另有隐情?2010年7月13日,就在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开庭前一天,检察官告知王梦,鉴定结果显示婴儿的父亲不是范民。

王梦低着头沉默了,面对检察官的质询,最后,王梦一字一句地说:“我是被强奸后怀孕的!”说完,她的脸变得扭曲不堪。

案中迷案血泪涟涟

因为案情重大,检察机关对王梦被强奸一案展开补充侦查。经过查证,2009年冬天,当时王梦在老家县城打工时。一个公休日,好姐妹小林约王梦在县城玩时,见到了小林的哥哥和另外一名男子张强。张强带着她们看电影、上网、吃饭。晚上喝了酒的两个女孩住到张强的出租房里。

半夜,王梦感觉有人在脱她的衣服,她刚要喊叫,张强扑过来捂着她的嘴说:“你要喊,我就掐死你。”张强对王梦说,他早就打好招呼,小林的哥哥不会管闲事……

第二天一早,张强恶狠狠地对王梦说:“你要敢说出去,我先杀了你,再杀你全家。”刚从恶梦中醒来的王梦吓得不敢说话,和小林赶回了工厂。在张强的恐吓下,王梦不敢报警,就将这件事瞒了下来。

在确认张强涉嫌强奸罪之后,张强被河北保定警方逮捕。

噩梦醒来母女悲哭

经过一番波折,2011年12月8日,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在法庭上,检察官出示了小林的一份证言。小林称,之所以怕张强,是因为张强是小混混,谁都不敢惹他。王梦说:“我怕传出去丢人,也只有忍气吞声的瞒下这件事,连父母都不敢告诉。”

王梦母亲哭着说:“这事出了以后,她爸没和她说过一句话,我想她出来打工后,没人知道她的经历,她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我的女儿真是太不幸了。”

审判长说:“孩子没有处理危机的能力,在危机面前束手无策甚至采取不当策略,甚至陷入更大危机,这种案例比比皆是。作为家长,孩子不管在外面出了什么事儿,父母应该首先搞清楚原因,并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不能用简单粗暴的办法对待孩子,更不能把孩子打出去。”

听到审判长的话,王梦的母亲含泪点了点头说:“我没有照顾好女儿,让她遭受这么大的罪,我对不起她。”

日前,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对这起弃婴案作出一审判决,鉴于王梦犯罪时不满15周岁,尚未成年,加上王梦自愿认罪,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梦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

雪洁 黑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