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8岁男孩患脑积水 为筹钱治病随母来肥乞讨(图)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2年6月20日 19:57 浏览10次

害怕给孩子压力,造成孩子心理缺陷,八年来,范洁在孩子面前始终保持着微笑。

在合肥淮河路步行街附近,或许你能经常看到一位母亲带着一个头大如球的孩子乞讨的场景。这对母子就是本报6月5日A13版《“大头娃”随母来肥讨治病钱 》报道中的主人翁。8岁的贺贺因患脑积水,头围竟达69厘米。经过两次手术,花费20余万元后,性命倒是保住了,只是孩子的左半边身体还是没有知觉,无法行走。

6月11日,记者来到他们在合肥的15元一晚上的旅店采访,感受到了这对母子面对困难时的乐观心态。

没上过学,却会背上百首古诗

李贺贺的老家在安徽亳州市利辛县农村,出生3个月被诊断出患有脑积水,脑袋越长越大,导致大脑神经受到压迫,左边身体没有任何知觉。父母带着他去过上海、北京、广东、南京、浙江等地多家医院治疗。经历两次手术,总共花费20余万元后,孩子的命倒是保住了。只是孩子的脑袋依旧很大,头围69厘米,而正常人的头围,只有这孩子的一半多一点。

家里也因此欠下几十万元的外债。可孩子还需要七八万元的康复治疗费用,不得已,孩子的母亲范洁趁着农闲带着孩子来到丈夫打工的合肥开始了乞讨。

11日下午,记者来到贺贺在合肥的临时住所。那是一间小旅社,一间10平方米不到的房间放了一台小彩电和三张大约一米宽的床铺。贺贺和母亲住其中一个床位,每晚15元钱。贺贺的父亲在工地打工,平时就住在工地上,这几日回老家收麦子去了。

这里只能住,不能做饭,他们的伙食也很简单,给贺贺买碗饺子或者炒饭,而范洁就买个包子对付一下。

贺贺生下来就没有上过学,却能背诵上百首古诗,乞讨时音箱中播放的歌曲也都会唱,这些是只上过初一的范洁教的。和贺贺在一起,范洁总是一遍一遍地教他认识周边的东西。乞讨时贺贺是坐不住的,范洁就和他玩游戏。不管是对孩子还是对别人,范洁始终微笑着。

孩子父母从没想过放弃

贺贺其实不是独生子,他还有一个17岁的姐姐和6岁的弟弟。

范洁告诉记者,当初有医生劝他们夫妻放弃这个孩子,重新生一个。他们听了医生“再生一个”的建议,但并没有想过放弃这个孩子。所以第三个孩子出生后,就交给了家里的老人带,她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贺贺身上。

“小的和我不亲,和他爸爸亲,和爷爷奶奶住在浙江,一年也只能见一两次。”说这话时,范洁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但这笑容中分明有着无奈。

他们的大女儿从小就很乖很懂事。上初中时,奶奶建议她放学回家带小孩,好减轻一点家庭负担,孩子听话了。后来,她却不好意思再去学校上课,便出去打工。现在咖啡馆当服务员,一个月只有1000多元的工资,但过年时却带回家一万元钱给弟弟看病。

曾被媒体误解为骗子

范洁今年40岁,她的头发虽刻意染过,但白发依旧可见。

聊起以前在南京治病乞讨的故事,她说,以前她拒绝过一个老板的捐助。当时一位老板看到媒体的报道后,找到他们,说愿意帮忙,但怀疑她是骗子,带着买来的孩子故意博同情骗钱。要她将身上的所有钱全部拿出来给孩子做手术,剩下不够的才由他来支付。

TAG: 脑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