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燒傷戰線的“突擊尖兵”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3年1月16日 17:27 浏览5次

2-10-22 05:05:15.0本報記者 高志文 徐葉青 特約記者 花 曉燒傷戰線的“突擊尖兵”——記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附屬醫院燒傷整形科主任柴家科解放軍/enpproperty-->

柴家科在巡診。 毛會彬 攝

傳說中的“火鳳凰”,要在烈火中錘煉,生出更美的翅膀。

一次次緊急出征,千里馳援“飛”向火點;一次次爭分奪秒,撫平火魔吞噬的傷口;一次次妙手回春,點亮一雙雙絕望的眼楮……

他不是傳說中的“火鳳凰”,而是一名燒傷整形科軍醫。手術台就是戰場,在一次次驚心動魄的燒傷救援中,他仿佛一只“火鳳凰”,為使命熾熱燃燒,綻放出絢麗的光彩。

他就是柴家科,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附屬醫院燒傷整形科主任,全軍燒傷研究所所長。

“火情就是命令,作為一名燒傷軍醫,哪里需要沖向哪”

柴家科的書桌上,擺著一張特殊的合影。

中間坐著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那是他83歲的老母親,從山東高密老家來北京探親,只在醫院燒傷病房里見了兒子一面;左邊是柴家科,頭戴手術帽、身穿手術服,摘掉的口罩還掛在一只耳朵上;右邊是妻子劉繼秀。

這張“戰地全家福”的背後是一段驚心動魄的故事。

2006年5月26日,黑龍江省黑河市嘎拉山林大火肆虐,撲火武警官兵有35人不幸被嚴重燒傷,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要求全力以赴救治傷員。

當時,柴家科正在山東主持一個學術會議。接到救治傷員命令後,他火速搭乘次日第一班飛機輾轉北京、哈爾濱等地,于下午抵達黑河。

突發、危重、批量,燒傷救治的三大難題一起壓來。柴家科組織醫務人員對3名病危傷員展開緊急搶救,對13名危重傷員實施氣管切開術,為17名傷員開展焦痂切開減張術,初步控制了傷情。

然而,要想把這些燒傷特重病人挽救回來,如同讓枯死的枝葉重新綻出新綠,談何容易!當地條件有限,柴家科果斷建議將危重傷員轉運北京救治。

柴家科精心制訂轉運方案,對傷員如何擺放體位、上下飛機先後次序等細節周密部署,確保了空陸聯合千里轉運重傷員的安全。

燒傷搶救的“黃金時期”在6小時之內,傷員抵達北京時已是燒傷後的第三天。柴家科帶領救治小組連續奮戰3晝夜,完成大手術27台。

此後的80多個日日夜夜,柴家科吃住在辦公室,帶領醫護人員在病房中展開救治攻堅戰。

那天,當從老家來北京20多天沒見兒子的老母親,拄著拐杖站在柴家科眼前時,他淚水奪眶而出︰“媽,對不起,兒子最近太忙了。我是軍醫,必須把這些官兵救好。”看著眼楮布滿血絲的兒子,老母親也心疼地流下眼淚︰“你快60歲的人了,要注意身體啊!”

臨近中午,柴家科讓愛人陪母親回家吃飯,老母親卻說︰“我在這兒陪你吃個盒飯,也能多看你一眼,你要好好救這些娃娃的命。”

在柴家科和戰友的艱苦努力下,35名傷員全部轉危為安,實現了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零死亡、低傷殘、早康復”的救治目標。

戰斗,準備戰斗,這就是他日常的工作狀態。

急!2003年,齊齊哈爾市發生了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大的侵華日軍遺留化學毒劑芥子氣泄漏事件,44名群眾中毒。柴家科火速馳援,傷員轉危為安。

急!2004年除夕夜,因熱水管爆裂致重傷的一對小姐妹被轉送到醫院時,已休克3天,命懸一線。柴家科奮戰18天,將姐妹倆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

急!今年中秋節晚上,柴家科查完房回到家剛端起碗電話鈴就響了︰“一個病號血壓下降、心功能衰竭!”柴家科來不及吃飯就往外沖。

雲南森林大火、營口瀝青爆炸、蘭州火藥燃燒……這些跟大多數人相距甚遠的險境,卻是柴家科第一時間要沖到的現場︰他先後53次參與國家、軍隊重大突發事件救治或擔任專家組組長,還被指定為北京奧運會、殘奧會、上海世博會、歷次載人航天飛行等重大活動唯一的燒(創)傷領域應急專家。

“火情就是命令,作為一名燒傷軍醫,哪里需要沖向哪。”柴家科家里的衣櫃里,常年有個打好的急救包;他從來不喝酒,手機24小時開機,就連體重20年都幾乎沒變。

火情錘煉了柴家科的救治技能,也促進了他戰場保障經驗的升華︰他主持制訂出成批燒傷的現場、轉運和後續治療序列實施預案,提出建立符合我國國情的成批燒創傷急救體系,為戰時軍事衛勤保障提供了理論指導和實用技術。

“戰士打勝仗靠武藝,醫生救死扶傷靠醫術,手術刀不精哪行”

柴家科的耳畔始終回響著一首患者臨終的“安魂曲”。

大學剛畢業的工程師楊春林在一次意外事故中,被燒成重傷,入住燒傷整形科病房。

每次換藥,幾名護士有的為他翻身,有的與他聊天、給他唱歌,以分散他的注意力減輕痛苦。

楊春林感動地說︰“在這里感覺像和朋友在一起,等我病好了,一定來做義工。”

然而,所有努力都沒挽回他的生命。彌留之際,楊春林說想再听听護士唱歌。在護士含淚唱起的《小草》歌聲中,他永遠合上了雙眼。

這歌聲讓柴家科心碎。在無數次同死神的搏斗中,他悟出一個道理︰“戰士打勝仗靠武藝,醫生救死扶傷靠醫術,手術刀不精哪行?”這首歌一直激勵他用一流的醫術和科研成果,為病人爭取更多的生存機會。

橫亙在燒傷科研戰場的第一大挑戰就是嚴重燒傷膿毒癥。在中國工程院院士盛志勇指導下,歷經10多個寒暑,柴家科領餃的團隊在攻克這一世界性難題上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果︰

——他們修訂了1991年由美國提出的膿毒癥診斷標準,在國際上首次提出了符合東方人燒傷實際的膿毒癥診斷標準,為燒傷膿毒癥的針對性干預提供了依據;

——他們系統、全面地總結了燒傷膿毒癥的誘因、臨床特征和轉歸,為燒傷膿毒癥臨床綜合防治方案的建立奠定了基礎;

——他們在國內外首次提出了燒傷膿毒癥骨骼肌“有氧糖酵解”的全新概念,為燒傷後高代謝、高乳血癥的防治提供了理論依據。

——他們建立了燒傷膿毒癥的臨床綜合防治方案,使我國燒傷膿毒癥發病率由20世紀90年代初的43.9%降為26.0%,燒傷總治愈率達99.8%,成果在全國100余家醫院推廣應用。

如今,在我國燒傷醫學界,流傳著柴家科的“傳奇”。曾和柴家科一起參加過重癥傷員會診的第三軍醫大學西南醫院燒傷病專家黃躍生說︰“只要他往那里一站,就知道傷得怎麼樣;上眼一看,就知道癥結在哪里!”

隨著現代戰爭樣式的演變,燒傷在戰傷中的比例越來越高。柴家科緊盯戰場,始終把戰創傷作為科研戰場突擊的主題詞。

在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國家發明二等獎、軍隊科技進步一等獎的領獎台上,領獎的柴家科總是一身軍裝。他說︰“我是軍醫,我更看重的是這些成果取得了保障戰場的通行證。”

的確,柴家科一次次給戰場衛勤保障送來喜訊︰嚴重燒傷膿毒癥的臨床研究和實驗研究成果,提高了戰場傷員救治率;多種戰創傷後損毀性組織缺損或畸形修復新辦法,降低戰場傷員傷殘率;多種創面修復材料,解決了大面積深度燒傷無皮可用難題,戰傷救治意義重大……

“我用心做水,澆熄您傷口的火焰;我用情至真,撫平您受傷的心靈”

柴家科辦公室里,錦旗掛滿牆,證書堆滿櫃。可他說,如同戰場上戰士把傷疤當勛章一樣,他最珍視的“獎章”掛在右臂上。

柴家科右臂上有塊半個手掌大小的傷疤,燒傷達到二度。那年,柴家科到哈爾濱救治4名嚴重燒傷紡織女工。在給病人換藥時,他全神貫注觀察創面,右手臂不小心貼到了高溫烘烤燈上,皮膚“嘶”的一聲,冒出一股焦味。

柴家科忍著疼痛,堅持把病人的藥換完。作為燒傷科專家,柴家科有一手皮膚燒傷整形絕活,但這塊傷疤在胳膊上25年他都沒顧得上處理。

忘我,是突擊的另一種境界。柴家科先後為2萬多人實施手術,每次都為患者考慮得細之又細——

河北保定小伙梁瑞不幸被高壓電擊傷,手腕腫得像大腿,深度昏迷。醫生會診後認為,要保命就要截肢。梁瑞59歲的母親得知消息,當場暈倒在手術室門口。柴家科實施留肢手術,先後化解了數十次大大小小的手術險情,為他保住了雙手。

一位20多歲的小伙子重度燒傷,下身腫大,病情危急。專家會診結論是必須馬上切除睪丸。同樣,柴家科力排眾議實施數次手術,現在這位小伙子早已結婚生子。

從醫40年,柴家科撰寫發表論文250多篇,但他說自己給患者寫的一封回信印象卻最為深刻——

收信地址︰寧夏銀川市西軸集團寧夏鐵合金分公司北京西路16號;收信人︰曹丹;寄信人︰北京304醫院燒傷科柴家科;郵戳上的時間是︰1998年8月4日。

打開這封信,柴家科從治療方案、心理健康等方面為患者詳細分析了病情,逐條逐項告知了治療方案和費用,還鼓勵她勇敢戰勝傷病、爭取早日康復。

這封信,患者曹丹一直和家里的戶口簿、身份證、存折等放在一起,珍藏了14年。

1996年7月,曹丹上班的車間發生煉銅坩堝側翻事故,銅水將她嚴重燙傷。40天後,當她從昏迷中醒來,87%面積燒傷、下肢殘疾、生活不能自理的殘酷現實讓她痛不欲生。

在醫院里躺了兩年的曹丹,抱著試試看的想法給柴家科寫了封信,沒想到收到了這封回信。曹丹輾轉千里來到北京,柴家科先後為她實施十余次手術,終于讓她重新站了起來。出院那天,她又穿上了夢寐以求的裙子。

“我用心做水,澆熄您傷口的火焰;我用情至真,撫平您受傷的心靈。”這是燒傷整形科護理守則中柴家科最喜歡的一句話,也是他和全體醫護人員對患者的承諾。今年國慶節,柴家科收到了許多短信︰“最美警衛戰士”高鐵成的祝福,救治過的武警戰士的問候,昏迷七天七夜被救活的患者張坤學又能下地干活的喜訊……

烈火見證使命擔當

■本報評論員

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附屬醫院燒傷整形科主任柴家科轉戰突發事故戰場救死扶傷、勇攀醫學高峰攻堅克難、胸懷大愛忘我奉獻的先進事跡,讓我們看到了一個牢記使命、勇于突擊的人民軍醫的形象。

烈火見真金。救命如救火,燒傷救治總是與“火”連在一起,時間緊、任務重、技術要求高。從醫40年來,從一名戰士衛生員成長為國際燒傷領域的知名專家,柴家科時刻牢記軍人的使命,一次次搶救沖鋒在前、全力以赴,在重大救援任務中交出了優秀答卷,集中體現了軍隊醫務工作者良好的精神風貌和崇高的價值追求。

使命擔當不是一句空話。面對燒傷救治的諸多難題和挑戰,柴家科始終以對黨、對祖國的無限忠誠和對軍隊醫學事業的執著追求,以非凡才智和崇高人格,在燒傷學科領域辛勤耕耘,頑強拼搏,取得了一系列科研成果,引領燒傷醫學跨越式發展,為履行使命打下了堅實基礎,確保了“沖得上、救得下”。

“我用心做水,澆熄您傷口的火焰;我用情至真,撫平您受傷的心靈。”面對燒傷患者這個特殊群體,柴家科帶領醫護人員不斷創新燒傷救治技術,既救人又讓患者活得有尊嚴、活得有質量,以先進技術守護生命,用一流服務情暖病患,贏得廣大患者的稱贊。軍隊廣大醫務工作者要像柴家科一樣,對黨和人民無限熱愛、對業務不斷創新、對患者高度負責,甘于奉獻、勇攀高峰、德技雙馨,以優異成績迎接黨的十八大勝利召開。

(責任編輯︰)

【上篇文章】一級軍士長董井泉巧治裝備“高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