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能量瑜珈练习第一个技巧

来源: 福照搜医网   发布者:福照→妮子 时间:2010年3月22日 11:30 浏览18次

  摘要:当能量开始往上流,你将会有更多真实的瞥见(瞥见神性),而一旦它到达萨哈斯拉而从那里释放出来,你将会有绝对的喜乐,那就是涅槃,那么就没有所谓的瞥见,你就变成喜乐本身,所以,对坦陀罗或瑜珈而言,整个事情就是要如何透过脊椎、透过脊髓而将能量往上提,如何帮助能量违反地心引力而向上移。有时候,当你坐在佛的旁边,你就能够感觉到这个,突然间,你会感觉到在你里面有一股能量突然升起,你的能量就开始往上移,唯有到那个时候你才知道某些事发生了,只是藉着跟佛接触,你的能量就开始往上移,朝向萨哈斯拉。性能量怎么能够上升呢?没有通道,性能量无法上升,他们是对的,但他们仍然是错的,物质部分的精液无法上升,但那并不是它的全部,事实上,它只是性能量的“体”,而不是性能量,性能量是它“灵”的部分,而那个“灵”的部分能够上升,那个“灵”的部分可以使用脊椎的通道和它的中心,但是那个必须去感觉,而你的感觉已经死了。

  学习能量瑜珈技巧的第一个技巧,帮助大家练习过瑜伽

  将你的本质想成光线,从一个中心到下一个中心,由脊椎骨上来,因此在你里面升起“活生生”。

  有很多瑜珈的方法以这个为基础,首先了解它是什么,然后再应用。脊椎是你身体和头脑的基础,你的头脑、你的头,是你脊椎的末端部分,整个身体都植根于脊椎之中,如果脊椎是年轻的,你就是年轻的;如果脊椎是老的,你就是老的;如果你能够使你的脊椎保持年轻,你就难变老,每一样东西都依你的脊椎而定,如果你的脊椎是活的,你将会有一个非常明朗的头脑,如果脊椎是迟钝的、死的,你将会有一个迟钝的头脑,整个瑜珈都在以各种方式来尝试使你的脊椎变活、变明朗、变年轻、变新鲜,使它充满光。

  脊椎有两个末端,开始的那一端是性的中心,而顶端是萨哈斯拉(sahasrar:位于头顶的第七个中心)。脊椎的始端贴于地(贴于尘世),而性是你里面最尘世的东西,你从你脊椎开始的那个中心跟自然接触、跟尘世和物质接触;而你从最后的中心,从第二端、从头上的萨哈斯拉跟神性接触。这是你存在的两极:第一极是性,第二极是萨哈斯拉。英文里面没有萨哈斯拉这个字。这是两极:或者你的生活朝向性,或者你的生活朝向萨哈斯拉;或者你的能量从性中心往下流,流回地球,或者你的能量从萨哈斯拉释放到宇宙。你从萨哈斯拉流进婆罗门、流进绝对的存在,而你从性往下流、流进相对的存在。这是两个流、两个可能性,除非你开始往上流,否则你的痛苦将永远不会结束,你或许会瞥见快乐,但是只有短暂的瞥见,而且是非常幻象的。

  当能量开始往上流,你将会有更多真实的瞥见(瞥见神性),而一旦它到达萨哈斯拉而从那里释放出来,你将会有绝对的喜乐,那就是涅槃,那么就没有所谓的瞥见,你就变成喜乐本身,所以,对坦陀罗或瑜珈而言,整个事情就是要如何透过脊椎、透过脊髓而将能量往上提,如何帮助能量违反地心引力而向上移。性是非常容易的,因为它跟着地心引力走,地球将每一样东西往下拉,你的性能量被地球往下拉。你或许没有听说过,但是太空人有感觉到,当他们脱离地心引力的时候,他们不会感觉到很多性意念,当身体失去了重量,性意念就溶解了、消失了。

  地球将你生命的能量往下拉,这是自然的,因为生命的能量来自地球,而地球将它拉回去,每一样东西都回到它的来源。如果它以这种方式继续移动,生命的能量将会一再一再地退回去,那么你就在绕圈子,你将会好几世、好几世都一直在绕,除非你像太空人一样地跳出去,否则你将会继续无限地以这种方式在绕,你必须像太空人一样,跳出那个圈子,这样的话,地心引力的模式才会被粉碎,它可以被粉碎!

  这里所谈论的技巧就是要如何粉碎地心引力的技巧,是能量如何在你里面垂直上升而达到新的中心的技巧、是新的能量如何显示在你里面,使你成为每一个动作都是一个新人的技巧。当能量从你的萨哈斯拉释放出来、从与性相反的那一极释放出来,你就不再是人了,你就不属于这个地球,你已经变成神性的,那就是我们说克里虚纳是神,或佛陀是神的意思,他们的身体跟你的身体一样,他们的身体会生病,也会死,每一件发生在他们身体的事,都跟发生在你身体的事一样,只有一件发生在你身体的事不会发生在他们的身体,那就是:能量已经粉碎了地心引力的模式。

  但是你看不到那个,它是你的眼睛所无法看到的。有时候,当你坐在佛的旁边,你就能够感觉到这个,突然间,你会感觉到在你里面有一股能量突然升起,你的能量就开始往上移,唯有到那个时候你才知道某些事发生了,只是藉着跟佛接触,你的能量就开始往上移,朝向萨哈斯拉。佛是非常强而有力的,即使地球也没有那么强而有力,它无法将你的能量往下拉,那些在耶稣、佛陀、或克里虚纳周围感觉到这个的人称他们为神,他们有一个不同来源的能量,那个能量对人来说,似乎比地球更强。

  那个模式如何能够被粉碎?这个技巧对于粉碎那个模式非常有用,首先要了解一些基本的东西,第一,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一定会注意到你的性能量跟着想象走。只要透过想象,你的性中心就开始产生作用,事实上,如果没有想象的话,它不能够产生作用,那就是为什么如果你爱上某人它会运作得比较好,因为想象会随着爱而进入,而如果你没有爱,它就非常困难,它将不会产生作用。

  性中心透过想象而产生作用,那就是为什么即使在梦中你也能够勃起和射精,这是事实,而梦只是想象。根据观察,每一个男人,如果他身体健康,他在晚上至少会有数次勃起。随着头脑每一次的移动,只要有一丝性的思想,勃起就会产生,你的头脑有很多种能量、很多种能力,而其中一种就是意志,但是你无法将意志用在性上面。对性而言,意志是无能的,如果你试着去爱一个人,你会觉得你变无能,所以,永远不要去尝试,意志从来不跟性一起作用,只有想象会产生作用。想象,然后那个中心就会开始产生作用。为什么我要强调这个事实呢?因为如果想象帮助能量移动,那么你就能够只是藉着想象而使能量往上移或往下移。你无法藉着想象来移动你的血液,藉着想象,你无法对你的身体做任何其他的事,但是性能量可以藉着想象而移动,你可以改变它的方向。

  这段经文说:“将你的本质想成光线……”将你自己、将你的存在想成光线,“……从一个中心到下一个中心,由脊椎骨上来”,从你的脊椎上来,“因此在你里面升起‘活生生’。”瑜珈将你的脊椎骨分成七个中心,第一个是性中心,最后一个是萨哈斯拉,在这两者之间有五个中心。有些系统将它分成九个中心,有些分成三个,有些分成四个,这种划分并不很有意义,你可以作你自己的划分,只要五个中心就够了。第一个是性中心,第二个就在肚脐的后面,第三个就在心的后面,第四个就在你的两个眉毛之间,就在中间,就在额头的中间,第五个——萨哈斯拉,就在你的头顶,这五个就可以了。

  这段经文说:“把你自己想成”,它意味着想象你自己,闭起你的眼睛想象你自己,就好像你是光,这并非只是想象,刚开始的时候,它是想象,但它也是真实的存在,因为每一样东西都由光所组成。现在,科学说每一样东西都由电所组成,而坦陀罗一直都说每一样东西都由光的粒子所组成,你也是由光的粒子所组成,那就是为什么《可兰经》说:神就是光。你就是光!先想象,你只是光线,然后将你的想象移到性中心,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那里,感觉光线正在从性中心向上升,就好像性中心变成光的来源,而光线在向上移动,朝向肚脐的中心。划分是需要的,因为你很难将性中心和萨哈斯拉联结在一起,所以小小的划分将会有所帮助,如果你能够联结,那么就不需要划分,你能够从你的性中心以上放弃所有的划分,而那个能量、那个生命力,将会好像光一样地往上升,朝向萨哈斯拉。但是划分将会更有帮助,因为你的头脑比较容易构想较小的片断。

  所以,只要想象那个能量(只是光线)在上升,从你的性中心上升到你的肚脐,就好像一条光的河流,很快地,你将会感觉到一个温暖在你里面升起,不久,你的肚脐将会变热,你能够感觉到那个热,即使别人也能够感觉到那个热。透过你的想象,性能量将会开始上升,当你觉得现在在肚脐的第二个中心已经变成光的来源,光线从那里出来,而且被搜集在那里,那么,就开始移到心的中心,当光到达心的中心,当光线来临,你的心跳将会改变,你的呼吸将会变深,有一个温暖将会来到你的心,继续往上走。

  “将你的本质想成光线,从一个中心到下一个中心,由脊椎骨上来,因此在你里面升起‘活生生’。”当你感觉到温暖,就在旁边,你会感觉到一个“活生生”,一个新的生命来到你身上、一股内在的光在升起。性能量有两个部分:一部分是身体的,另一部分是心灵的,在你的身体里面,每一样东西都有两个部分,就好像你的身体和头脑,每一样在你里面的东西都有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物质的,另一部分是精神的。性能量有两个部分,物质的部分是精液,它无法向上升,没有它的通道,因为这样,所以很多西方的生理学家说坦陀罗和瑜珈的方法是荒谬的,他们完全否定它们。性能量怎么能够上升呢?没有通道,性能量无法上升,他们是对的,但他们仍然是错的,物质部分的精液无法上升,但那并不是它的全部,事实上,它只是性能量的“体”,而不是性能量,性能量是它“灵”的部分,而那个“灵”的部分能够上升,那个“灵”的部分可以使用脊椎的通道和它的中心,但是那个必须去感觉,而你的感觉已经死了。

  我记得一个心理治疗家在那里有写到关于一个病人,一个妇女,他告诉她去感觉某些东西,但是那个心理治疗家觉得,任何她所做的,她都没有去感觉,而只是去思考感觉,那是不同的。所以那个治疗家将他的手放在那个妇女的手上面,然后用力压,告诉她闭起她的眼睛,然后叙述她的感觉,她立刻回答:“我感觉到你的手。”但是那个治疗家说:“不,那不是你的感觉,那只是你的思想。你的推论。我将我的手放在你的手中,你说你在感觉我的手,但是你并没有,这是推论。你感觉到什么。”所以她回答说:“我感觉到你的手指。”那个治疗家再度说:“不,这不是感觉。不要推论任何事情,只要闭起你的眼睛,而移到我的手的地方,然后告诉我,你感觉到什么。”然后她说:“喔!我错过了整个事情,我感觉到压力和温暖。”

  当一只手碰触你,并不是那只手被感觉到,是压力和温暖被感觉到,手只是推论,那是智性,而不是感觉,温暖和压力才是感觉,这么一来,她才是在感觉。我们已经完全丧失了感觉,你必须去发展感觉,唯有如此,你才能够做这些技巧,否则它们将无法产生作用,否则你将只是将它智性化,你将只是认为你在感觉,而什么事都不会发生,那就是为什么人们来到我这里说:“你告诉我们说这个技巧非常重要,但是却没有什么事发生。”他们尝试了,但是他们错过了一个层面——感觉的层面,所以,首先你必须去发展那个层面,你可以尝试一些方法。

  你可以做一件事:如果你家里有小孩子,每天跟随小孩子一个小时,这比跟随一个佛来得好,也来得更令人满足。让小孩子用四肢走,而你也用四肢走,只要跟着小孩用四肢走,你将会首度感觉到有一股新的生命能量来到你身上,你将会再度变成一个小孩子;注意看那个小孩子,只要跟随着他,他会去到每一个角落,他会摸每一样东西,不仅是摸,他还会尝每样东西、闻每一样东西,只要跟随,而且做任何他所做的。

  你以前也曾经是小孩子,你也做过这些事,小孩子是在感觉,他不会智性化,他不会思考,他感觉到一股气味,所以他就移到那个传来气味的地方,他看到一个苹果,他就尝它。只要像小孩子一样地尝。当他在吃苹果的时候,注意看着他,他完全专注在它上面,整个世界都被忘掉,世界已经不复存在,只有苹果存在,甚至那个苹果也不存在,小孩子也不存在,只有那个吃(存在)。只要跟随一个小孩子一小时,那个小时将会使你觉得非常充实,你将会再度变成一个小孩子。

  你的防卫机构将会抛弃,你的铁甲将会抛弃,而你将会开始像小孩子一样地看这个世界——从感觉的层面来看这个世界。当你觉得现在你能够感觉(而不是思考),你将会去享受那个地毯的织地,你将会感觉到那个压力和温暖。只要藉着天真地跟随一个小孩子。成人可以从小孩子那里学到很多,迟早你真正的天真将会迸出来。你曾经是小孩子,你知道成为一个小孩子意味着什么,你只是忘记。

  感觉的中心必须开始产生作用,唯有如此,那些技巧才能够有所帮助,否则你将会继续想象能量在上升,但是将不会有感觉,而如果没有感觉,想象是无能的、是没有用的,只有有感觉的想象才能够给你一个结果。你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而不需要特别的努力去做它们,当你进入睡觉,只要感觉你的床、感觉你的枕头、感觉它的冷、只要对它敞开,用枕头来玩。闭起你的双眼,仔细听空气调节器、交通、时钟、或任何东西的噪音,只要听,不要给它名字,什么都不要说,不要使用头脑,只要活在那个感觉里。早上的时候,在醒来的第一个片刻,当你觉得睡意已经消失,不要开始思考。有几个片刻,你能够再度成为一个小孩子——天真、新鲜。不要开始思考,不要想你将要做什么、不要想你几点要上班,或是要赶什么火车。不要开始思考,你将会有足够的时间去做那些无聊事,只要等待,有几个片刻,只要听那些噪音,一只小鸟在唱歌、或是风在吹动树木、或是一个小孩子在哭、或是送牛奶的人来了,而他正在发出声音,或是那些牛奶被倒出来,对于任何发生的事,你都要去感觉它,对它敏感、对它敞开,让它对你发生,那么你的敏感度将会成长。

  当淋浴的时候,全身到处都感觉它——每一滴水都碰触着你,感觉那个碰触、那个冷、那个温暖!每当有机会的时候,就尝试这个,不论在什么地方,有机会的时候,就尝试这个,每一个地方都可以!当你只是在呼吸,感觉那个呼吸,感觉它内在的活动和气的呼出,只要去感觉它!只要感觉你自己的身体!你都没有在感觉它。

  我们非常害怕我们自己的身体,没有人以一种爱的方式来碰触他自己的身体。你曾经将任何爱给予你自己的身体吗?整个文明都害怕任何人碰触到他自己,因为从孩提时代开始,身体的碰触就一直在被拒绝。以一种爱的方式来抚摸自己的身体看起来好像是在手淫,但是如果你不能够以一种爱的方式来抚摸你自己,你的身体将会变成迟钝的、死的,它已经变成如此。用你的手掌抚摸你的眼睛,感觉那个抚摸,你的眼睛将会立刻觉得新鲜和活生生的,感觉你身体的每一部分、感觉你爱人的身体、按摩是好的,两个朋友可以互相按摩,互相感觉对方的身体,这样你将会变得更敏感。

  创造出敏感和感觉,那么你将会很容易就能够做这些技巧,然后你将会感觉到“活生生”在你里面升起,不要将这股能量留在任何地方,让它走到萨哈斯拉。记住,每当你做这个实验,不要让能量停留在中途,你必须去完成它,小心不要让别人来打扰你,如果你让这个能量停留在中途的某一个地方,它可能会有害,它必须被释放出来,所以要将它带到头顶,感觉好像你的头变成一个开口。

  在印度,我们把萨哈斯拉画成好像一朵莲花——一朵千瓣莲花,萨哈斯拉意味着千瓣的——一个千瓣的开口。只要构想一朵张开的、有一千个花瓣的莲花,这个光的能量从每一个花瓣进入宇宙,这也是一种爱的行为,不是跟自然的爱,而是跟“那最终的”的爱,这也是一种“性高潮”。

  有两种性高潮:一种是性(sex)的性高潮,另一种是灵性的性高潮。性的性高潮来自最低的中心,而灵性的性高潮来自最高的中心。从最高的,你会碰到最高的,而从最低的,你会碰到最低的,即使当真正在性行为里,你也可以做这个练习。将能量往上提,然后性行为就变成坦陀罗的实践、变成静心。

  但是不要将能量留在身体某一个地方的某一个中心,某一个人或许会来,而你将会有一些事要做,或是有人会打电话来,而你必须停止,所以,必须在没有人打扰你的时候做,不要将能量留在任何中心,否则你留下能量的那个中心将会变成一个创伤,而你或许会创造出很多心理疾病。所以,要小心,否则就不要做这个,这个方法需要绝对的私有性和不受打扰,而且它必须做得很完整。能量必须来到头顶,而且必须从那里释放出去。

  你将会有各种不同的经验,当你感觉到能量开始从性中心往上走,在性中心将会有勃起或激动的感觉。有很多很多人非常害怕、非常恐惧地来到我这里,他们说,每当他们开始静心,每当他们开始深入,就会有勃起,他们怀疑:“这是什么?”他们害怕,因为他们为认为在静心当中性不应该存在,但是你不知道生命如何在产生作用,它是一个好的迹象,它显示出能量活生生地存在,现在它需要移动,所以不要害怕,而且不要认为有什么不对劲,那是一个好的迹象,当你开始静心,性中心将会变得更敏感、更活生生、更兴奋。在开始的时候,那个兴奋将会跟任何性的兴奋一样,但那只是在刚开始的时候,当你的静心变得更深,你就会觉得能量往上流,当能量往上流,性中心就会变宁静,而比较不兴奋。

  当能量真的流到萨哈斯拉,在性中心将不会有激动的感觉,它将会完全静止和宁静,它将会变得完全冷却,而温暖将会来到头上,这是身体的现象。当性中心兴奋的时候,它就会变热,你可以感觉到那个热,那是身体的现象,当能量移出,性中心将会变得越来越冷、越来越冷,而那个热将会跑到头上。

  你将会感到晕眩,当能量来到头上,你将会感到晕眩,有时候你甚至会感到反胃,因为能量第一次来到头上,而你的头并不熟悉它,它必须去适应,所以不要害怕,有时候你或许立刻会变得无意识,但是不要害怕,这种事会发生。如果有很多能量突然跑到头上,而在那里爆炸,你或许会变得无意识,但是那个无意识不会维持超过一个小时,在一个小时之内,那个能量就会自动退回来,或是被释放出去,你无法维持那样超过一个小时,我说一个小时,但是事实上它刚好是四十八分钟,它不可能比那个更长。在好几百万年的试验里,它从来不会那样,所以不必害怕,如果你变得无意识,那也没有问题,在那个无意识之后,你将会感到非常新鲜,就好像你处于从来没有的睡觉当中,处于最深的睡觉当中(之后所感觉到的新鲜)。

  瑜珈用一个特别的名字来称呼它——“瑜珈谭德拉”(Yogatandra):瑜珈的睡觉。它非常深,你进入你最深的中心,但是不要害怕。如果你的头变热,那是一个好的迹象,将那个能量释放出去。感觉你的头好像一朵莲花在张开,好像能量被释放到宇宙里面。当能量被释放出来,你将会感觉到有一个“冷”来到你身上,你从来没有感觉过在这个“热”之后所出现的“冷”。这个技巧必须做得很完整,一定不可以做得不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