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军训取消体温超38℃学生

来源: 福照搜医网   发布者:福照→妮子 时间:2009年10月31日 22:20 浏览22次

  昨日,两名军训新生在亲友的陪同下离开基地。27日,北航一名大一新生军训期间患甲流身亡。

  大兴基地北航老师称,教官已撤离,体温超38℃学生已被转送医院治疗

  北航大一新生军训期间患甲流身亡消息公布后,陆续有家长前往大兴高校学生训练基地将学生接走。在基地的北航老师称,27日早上已停止军训,28日教官已撤离、军训取消,体温超38℃的学生已被转送医院治疗,体温正常者如有家长来接可离开基地,居家隔离。

  按学校计划,10月22日至11月4日,北航3000余名新生赴大兴基地军训。

  家长深夜赴基地接学生

  昨日下午,北航新生军训所在的大兴区高校学生训练基地门外,停有众多私家车。基地大门敞开,众多身穿军训服装的学生正提着物品等待家长。

  “学生和家长都需填一份接孩子的证明,才能将学生接走。”一名家长称,他是前晚看新闻时才得知军训学生患甲流的消息,赶到基地后校方向家长提供了一份告知书,并要求家长和被接学生同时在单子上签字。告知书称,学生被接走后需在家隔离7天,校方会每日与学生联系,了解学生身体状况。

  “没有说什么时候开始到校上课。”该家长补充说。

  一名甘肃籍学生称,前晚学生们才得知有同学患甲流死亡一事,昨日凌晨就有家长前往基地将学生接走。

  未被接走学生将留在基地

  “我们一刻也不想呆在基地,就想离开这儿。”一名黑龙江籍学生称,没有人接的学生将继续留在基地,不能返校。他说,学校宿舍已被参加“挑战杯”科技竞赛的人员住满,他们返回学校没有住宿的地方。

  昨日,多名学生证实,北航往年军训都是在大一下半学期的暑假进行,没有在秋季军训的。今年校方为了给参加“挑战杯”的人员提供住宿,就将新生拉往基地军训。

  学生们称,老师给他们开会时讲,前日基地再次出现100例发热学生,这些学生全被隔离在基地。

  “隔离不是一人一间房,而是很多人在一起。”学生们担心,隔离的学生中如果有人再次被确诊甲流,那一起被隔离的其他学生情况将更危险。

  体温超38℃学生已被送医

  昨日,基地多名学生称,基地内仍有很多发烧的学生被隔离,被确诊的患有甲流的学生已被转至地坛医院救治。

  对此,基地内北航老师称,确诊的患有甲流学生及体温超过38℃的学生,已于27日被转至地坛等多家医院进行救治。

  ■ 举措

  北航校医院增隔离区空间 每天上午首堂课学生需自报体温

  针对甲流致军训学生死亡,北航党委宣传部部长蔡劲松昨日表示,校方已成立了善后处理小组,学校会“尽最大努力来处理这件事”。他还表示,北航校医院增加了隔离区的空间。

  昨日17时许,北航学校网站发布《致全校师生员工的一封信》,要求全校师生员工积极配合学校的流感防控工作。其中规定,发烧症状还没消退前,学生不得上课或参加公共活动。

  已有个别学生佩戴口罩

  虽然北航新生军训出现了疫情,但昨日北航校园跟往常没有大的变化。操场上,许多学生在进行活动;主楼里,“挑战杯”全国大学生科技作品竞赛正在举行。不过也有个别学生已佩戴口罩。

  昨日18时许,北航党委宣传部部长蔡劲松表示,目前北航校内秩序非常平稳。

  北航现已在各院系成立了应对工作小组。昨日下午,死者所在的航空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杨超在给班主任布置任务。杨超要求班主任督促学生量体温,坚持体温报送制度,对请假和不上课的学生要特别注意。

  校医院发热学生排队待查

  北航校医院新增了发热隔离区。即日开始,校医院正常门诊改为集中门诊,发热患者需到发热门诊和急诊室看病,普通患者到全科诊室就诊。

  昨日17时许,北航校医院内的发热门诊仍有30名学生在等待筛查,而问诊医生除戴上双层口罩外,也戴上了透明手套。

  根据校医要求,每名患者都被要求留下详细资料,其后开始测体温、验血等,情况较严重者转诊附近的北医三院。医院入口虽设有电子测温仪,但并未强制测量。

  宿舍开始喷洒84消毒液

  昨日下午,一名戴着面具的物业工作人员背着药桶,在对各宿舍楼喷洒84消毒液。多名学生称,从前日起,校方要求每天上午首堂课自报体温,宿舍楼内通过仪器测量体温。不过,记者穿行于10号宿舍楼、G座会议室等处并未遇到任何检测。

  校内超市工作人员称,两日来每天口罩都多卖数十个,为此专门放在了门口显眼处,不过她坦言并无医用口罩。

  ■ 博客摘录:排队打电话要家长来接

  第六天,白天没有什么事,到了晚上,恐慌爆发了。教导员进来拿着个电话给我们一同学让他接家长电话。之后他跟我们说,北航军训团28例甲流,死了1个。我们当时一下炸开了。大家好像都知道了消息,奔走相告。

  当我们从教导员口中获得证实后,大家蜂涌向服务社,互相借电话卡,站在那里唯一一个能用IC卡的电话亭排队(之前禁止打电话,军训禁止带手机)。自己偷着带手机的,都把手机拿出来,大家在门口排起了队打电话。

  当听到有北京的孩子已经被接走时,所有北京的同胞都马上寻求各种联系方式,要求家长马上到大兴军训基地。

  就这样,外地的孩子也慌了。有人竟对着电话大喊“你来不来北京?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一个刚刚考上大学什么还都没学到、对大学生活满怀憧憬的大一新生,就这样离开了。而我要不是知道死人的消息,就算有甲流也不会主动提出撤退的。我走之前,去服务社买了一些吃的和纸牌留在宿舍,有些不舍又有些急切地离开了宿舍。——一个刚从大兴军训基地出来的北航学生

  ■ 质疑

  1 新生基地生活条件很差?

  “女生住宿条件还好,男生们住宿条件极其差。”昨日,训练基地内多名学生表示,多数学生都是居住在简易房内,一间仅有10多平方米的房子摆放4张上下铺,中间过道仅有1米多宽。且所盖的被子较薄,很多学生晚上睡觉都不敢脱衣服。

  “从来到现在我就没有洗过澡。”一名等候家长的学生称,基地的洗浴间离宿舍约600米距离,洗澡所用喷头是用自来水龙头替代的,每次洗澡都是四五名学生共用一个水龙头。谈及伙食,多名学生们称,基地的伙食只能够保障学生们吃饱,但饭菜质量不好。本报记者 张汉宇

  2 举办竞赛迫使军训提前?

  北航BBS上,有同学批评说,根据往年惯例,大一新生会在大一进入大二学年的暑假军训,但今年北航举办“挑战杯”,为了迎接来自全国各高校的4300多名参赛选手和领队,北航新生宿舍被临时用于参赛选手住宿。

  北航学生批评说,在甲流发生,该回避的时候,依旧承办了挑战杯;在本不是军训的季节,3000人要收拾所有物品开往大兴军训,然而,有一个学生永远回不来了。

  针对上述说法,昨日,北航党委宣传部部长蔡劲松解释说,该赛事安排是北航两年前决定的,当时还没有甲流疫情发生。

  3 学生病情为何推迟上报?

  因患甲流死亡的学生病情,为何10月22日出现发热症状,却直到26日才上报北京市卫生局?

  对此,昨日,北航党委宣传部部长蔡劲松认为,这些情况需由大兴军训基地的防控疫情工作领导小组负责解释。目前,有关部门已在大兴军训基地成立了防控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并设有医疗救治组、疾病控制组、卫生监督组和后勤保障组。

  蔡劲松说,上级部门已专门调拨、配给了防控和治疗流感的特效药品,发至每一名同学手中,并及时开始按照治疗和预防要求,进行服用。

  ■ 保障:参赛选手体温领队负责监控

  目前,“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正在决赛,共有来自海内外及港澳台的4300余名学生在北航。蔡劲松表示,此前组委会已制订有针对甲流的预案。

  蔡劲松说,现在所有进入北航新主楼会场的人员都要测体温,要确保没有人员发热、发烧。平时由各高校领队负责督促队员测体温,一旦发现有发热发烧,就需跟海淀区疾控部门联系,“目前为止队员体温都很正常”。

  此外,大赛组委会已联系参赛选手入住的酒店,要求关注代表团成员的身体状况,一旦有异常需及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