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澳洲变态男医生私切500女患者私处遭投诉

来源: 华商网-华商报   发布者:福照→崋麗 时间:2008年2月26日 14:22 浏览1601次

  变态男医生 私切500女患者私处

  澳大利亚上周的一次电视节目揭露了一起震惊全国的丑闻: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一名妇产科医生,多年来一直性侵犯女病人及擅自切去或缝上她们的私处,受害者可能多达五百人。 

  其中一名女子被切去阴唇和阴蒂后,他竟称其丈夫已死,不需这些部分。这名医生十多年前被裁定有心理问题,却仍能继续执业,由于其中一所事发医院是当地贝加医院,故他被称为“贝加屠夫”。

  受害者上电视投诉揭开屠夫面目

  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医生利维斯被指在悉尼及新南威尔士州南岸多家医院工作时,擅自切去或缝合多名女病人的性器官及性侵犯她们。其中一名受害者德韦根内尔太太被他擅自切去阴唇和阴蒂,因为觉得耻辱而默默隐忍多年,17日,她终于痛下决心,联合另两名受害女子在电视台节目中公开利维斯的行为和自己所受的伤害,因而震惊澳大利亚全国。

  但是她们的个案只是冰山一角,节目播出后同类投诉排山倒海。

  私人监察组织“医疗事故行动”近一周内收到五百多宗同类投诉电邮,受害者指认利维斯未征得她们同意,便切去或缝合其生殖器官,进行不适当的检查,或用下流字眼调戏她们,令她们饱受耻辱和痛苦。利维斯至今仍未遭警方调查。

  已裁定心理有问题仍在继续执业

  该组织计划向所有女受害者收集证据交给警方,争取集体索赔。由于受害人来自新南威尔士州5家医院,她们要求该州卫生厅彻查为何利维斯一直能逃过调查。

  1997年,利维斯因拒绝向一名患产后抑郁的产妇给予抗生素,其后该女子及其婴儿死亡,医疗委员会决定限制其产科工作。2004年他被指违反限制及有欺骗行为,专业操守严重失当,遭停牌三年。

  其间,利维斯还成功应聘进入贝加和潘布拉两家医院工作,贝加医院还以红地毯欢迎他。他在2002年5月至12月期间,为36名产妇应诊。

  新南威尔士州医疗委员会解释说,2004年之前一直没向检察部举报利维斯是因为证据不足,并且还有医学界人士认为他是称职妇科医生,而委员会1997年处分他时,也没认为他患有严重精神病。

  但是,新南威尔士州医疗法庭文件指出委员会曾判定利维斯“有人格与人际关系问题及抑郁”,下令他接受精神病治疗。医疗委员会承诺将拒绝让他重新注册执业。

  2006年也有类似事件,澳昆士兰州某医院的医生帕特尔至少造成13名病人死亡,他2001年因“严重或多次疏忽”被美国纽约州吊销行医执照,2003年却在澳重新行医。

  受害者:“不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受害人德韦根内尔太太五年前被利维斯擅自切去阴唇和阴蒂,身心遭受不可磨灭的创伤。“我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去年她向法庭上诉要求利维斯赔偿,法官判决她获得超过16万澳元(约合105万人民币)的赔偿,可是至今仍未兑现,因为利维斯自称已经破产,无力作出赔偿。“贝加屠夫”利维斯的变态行径被揭发后,澳大利亚电视台“第九频道”记者在贝加地区访问多位受害人,德韦根内尔太太是其中一人。她回忆说,2002年她在潘布拉医院做手术,需要在阴唇损伤部位切开直径两厘米,她记得麻醉前尚有知觉时,利维斯在她耳边说:“我会连你的阴蒂也取去。”等她手术醒来才发现,利维斯切去她的阴蒂及下体其他部位。

  利维斯其后还向人“炫耀”取去德韦根内尔太太“所有乐趣之处”,并说既然她丈夫已死,她也不需要这些东西了。德韦根内尔太太说:“过去五年的生活,对我来说是折磨……我越知道有更多类似个案时,我就越感到悲痛和愤慨。不明白前科累累的他为何可以获准继续执业。”

  另一位经历了类似遭遇的36岁母亲表示,除了丈夫外,她一直将事件埋藏在心底,没有告诉别人,但德韦根内尔太太的故事改变了她的想法。她说,事件发生后她感觉无能为力,而且不再相信男医生。本报综合报道

  民众质疑:屠夫是怎么上岗的?

  1997年在悉尼,利维斯就因医疗事故被禁止作为产科医生执业。2002年,他却被“南部地区医疗系统”雇用,在新南威尔士南部的贝加地区,重新以妇科及产科专家的身份挂牌营业。

  利维斯的恶劣行径东窗事发后,澳大利亚舆论纷纷发问,这样一个败类为何能在澳大利亚的医疗体系中容身。

  人们质疑,只需通过网络作一个简单的搜索,医疗监管部门就能揭开利维斯的老底。但显然没有人对他的行医资格做过任何调查。

  面对质疑,新南威尔士卫生厅的解释是:利维斯之所以逃避了行医禁令,是因为他离开悉尼到外地行医,并且对新雇主隐瞒了自己已经被停牌的事实。而对卫生厅,他则谎称自己已经将事实对新雇主和盘托出。

  新南威尔士州医疗法庭的调查指出,在利维斯2001年应聘贝加医院和潘布拉医院的妇产科医生时,明知自己已被医疗委员会禁止从事相关工作,仍隐瞒事实顺利获得职位。

  法官麦圭尔表示:“利维斯的瞒骗行为包括当面说谎,以及隐瞒了一些可能影响他申请入职的资料,包括没有申报其执业限制。”结果利维斯成功进入贝加和潘布拉两家医院工作,上述两家医院一直无人提出他在医术或对病人的照顾上有所不足,甚至有当地医生写信赞扬他医术高明。

  该案引起了人们对医生执业资格和医疗安全的广泛关注。目前澳医生短缺,偏远地区尤为严重。另一方面,医生收入很高,尤其是专科医生,其中妇产科医生年均收入424009澳元(约合279万人民币)。为了增加人手,一些医院常常从外地甚至国外聘请医生,而对外来的医生,往往轻易委以重任,缺乏必要的行医资格审查。本报编译组 李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