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江苏法制报正文页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2年6月18日 15:46 浏览3次

船长离奇死亡,法医还原真相(2012-06-07第3版)

船长离奇死亡,法医还原真相

□顾和平 吴 玫

船长连续加班一天一夜后离奇死亡,是他杀还是自身疾病?警方排除他杀。死者家属将船主告上法庭索赔50万元,船主认为是死者自身的原因拒赔。法医抽丝剥茧,释疑解惑,5月30日双方调解结案。

船长离奇死亡

2011年9月29日上午9点多,船主张某发现韩某倒在船舱里,赶紧将韩某送往医院抢救。

韩某被诊断为冠脉综合症、心律失常、室性早搏、重度颅脑损伤等。

父亲身体一向没有什么大毛病,怎么会脑部突然受伤?女儿阿慧非常想不通。

2011年初,韩某受船主张某雇佣到他的船上担任船长,月薪3000元。父亲身体一直好好的。会不会是有人殴打了父亲,导致他颅脑受伤。

看着父亲在死亡边缘徘徊,阿慧心如刀绞。船上当时就是船主张某和父亲韩某在一起。船主居然说不知道韩某是如何受伤的。父亲受伤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她决心揪出伤害父亲的真凶。

“爸爸,是不是有人打了你?”阿慧拿着手机,打开录音功能,跪在父亲病床前反复问。

“嗯……”

“谁打你的?”

“嗯……”

“床边这个人是谁?你认识吗?”“刘医生啊……”

不久,韩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父亲临终前含混不清的话,成了阿慧心头的毒蛇,“一定有人伤害了我父亲,才导致我父亲死亡。”

船主大喊冤屈

阿慧决心为父亲报仇,她向公安机关报案称父亲死得不明不白,要求公安机关作为刑事案件立案侦查。船主张某被公安机关传讯审查。

“我跟他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害他?”张某大喊冤屈。警方经过一番侦查,排除了韩某他杀的嫌疑。

之后,阿慧和母亲向船主张某索赔60多万,船主感到很委屈,他认为死者是自身原因导致的死亡,他没有能力赔偿这么多。

张某从事水上运输之前,做生意一直坎坎坷坷,不太顺利。韩某出事后,他已经垫付了1万元进行抢救。

经公安部门和司法部门多次调解,双方未能达成赔偿协议。之后,阿慧和母亲将船主张某告上法庭,索赔60多万元。

“韩某出事前曾到医院去看过病。”张某说,因为受害人死亡原因对本案有直接的影响,对他是否承担赔偿责任有直接关系。因此他申请延期审理,待受害人死亡原因解剖鉴定结果确定后再进行审理。

死因扑朔迷离

本案争议在于:受害人韩某的死亡是自身疾病还是外力原因。经公安部门尸检发现,恶性心律失常和重型颅脑损伤均可导致受害人韩某死亡。

一审法院认为,重型颅脑损伤系因外力原因所致,现被告无证据证明导致受害人死亡的唯一因素系其自身疾病,即被告无法排除受害人系因重型颅脑损伤导致死亡,故被告应对受害人在雇佣期间遭受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判决,船主张某赔偿受害人家属50余万元。

张某认为,本案是一起因雇佣关系导致的侵权损害赔偿案件纠纷,根据法律规定,雇员在受雇期间因自身疾病导致的损害结果,雇主不承担赔偿责任。

之后,法医解剖鉴定认为,韩某生前患有严重心肌炎和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的基础上,冠心病急性发作死亡,颅脑损伤加速了其死亡进程。

张某不服一审判决,向泰州中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法医解疑释惑

泰州中院法官走访了法医,法医对此案争议的焦点作了一番剖析。

法医认为,死者的心脏符合冠心病急性死亡的特征,心脏冠状动脉75%堵塞,从死者体表、解剖病历情况看,法医更倾向于冠心病先发作后倒地,致颅脑损伤。韩某主要是冠心病急性发作死亡,颅脑损伤加速了韩某的死亡。

据警方调查,死者生前曾不间断开船48小时,他也曾向船主反映劳累,更符合冠心病发作。

张某认为,韩某提供的是驾驶船舶的资格证明,但没有提交受害人在城镇范围内工作等满一年以上的证据。

张某说,一审中,我一直不敢妄加推测韩某的死亡是由于他的自身疾病。在二审中,公安机关有了鉴定意见,我们才认为是由于他的自身疾病死亡的,如果死者家属认为韩某是颅脑损伤死亡要有相关证据证明。

据了解,雇佣关系是不可参照劳动法的规定,即便参照劳动法的规定,四种工伤亦有根本的要求,是在48小时之内抢救无效死亡才符合工伤的规定,而韩某是在48小时之外死亡的。

经泰州中院法官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张某于2012年5月30日前一次性赔偿阿慧及母亲因韩某死亡所致的各项损失30万元。双方余无争议。(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