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郑光亮:解除患者痛苦是我最大快乐

来源: www.ssooee.com   发布者:搜医网 时间:2015年8月18日 16:49 浏览5次

医生名片

郑光亮

厦门光亮骨伤科(颈肩腰腿痛)医院院长。现任全国高等中医院校骨伤研究会副会长、中国针刀研究会副会长、厦门市老科协医学与药学分会主任委员、厦门市科学养生协会会长。主要研究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肩周炎、骨关节炎和风湿性疾病,被誉为“颈腰腿痛克星”。

坐诊时间:周一至周日上午。

晨报记者 蔡樱柳

走进厦门光亮骨伤科医院,8个醒目的大字映入眼帘———“医术是金,医德无价”。到了约定的采访时间,厦门光亮骨伤科医院院长郑光亮刚刚结束一场院内培训,风尘仆仆地赶到与记者约定的场所。

“对一所医院来说,人才是最重要的,但作为民营医院,人才的引进比较困难,所以我一直坚持自己进行院内培训,只为更好地为患者服务。”郑光亮说,他的宗旨是“为了病人的微笑,做一名快乐的医生”。

[谈从医之路]

选骨科为战友减轻痛苦

说起为何会走上从医的道路,郑光亮讲述了一段往事:在他1岁时,父亲就因病去世。他13岁时,一手抚养他长大的奶奶也因病离世。郑光亮当时生活的山村缺医少药,别说对症下药挽救他父亲和奶奶的生命,就连病人患的是什么病都难以得到诊断。

奶奶离世给郑光亮沉重打击。从悲痛中走出来,郑光亮就开始思考,奶奶到底患的是什么病,为什么没能治好?

从那时起,郑光亮开始对医学感兴趣,于是搜集一些医学书籍来看。他的想法很简单,亲人接连因为疾病去世,如果他学会了看病,可以亲自为亲人看病,也许生病的亲人就不会离世。

1974年,20岁的郑光亮应征入伍。当时,部队给了他两个选择,当驾驶员或者卫生员。在那个年代,当驾驶员意味着可以给首长开车,是无比光荣的一件事,许多人盼都盼不来。然而,由于对医学的执著,郑光亮毅然选择当一名卫生员。

在部队当卫生员后,郑光亮开始不断吸收各种医学知识,并于1980年考进福州军区军医学校军医班医疗专业,系统地学习临床西医。此后,郑光亮更是马不停蹄地充实自己,进修普通外科、骨科、微创骨科等专业。

“最后,我之所以会选择当一名骨科医生,是因为在部队时,看到很多战友由于高强度的训练患腰腿痛。我想,何不用自己的一技之长来为战友们减轻痛苦?”郑光亮说。

[谈创办医院]

想给患者更专业的服务

从军30年,郑光亮先后在某部医院以及厦门解放军鼓浪屿疗养院门诊部工作,当他要离开南平某部队医院时,当地村民在为他送行时忍不住流泪,说:“郑医生,你离开了,我们要是有个手脚疼痛的,找谁看啊?”

2004年,郑光亮转业时选择了自主择业。2005年2月,他与8位志同道合的战友一起创办了厦门光亮骨伤科医院。

“从在部队时开始,有些患慢性疾病的病人二三十年了一直跟着我。有这么多的患者需要我,我也不能让他们失望,也想用更专业的医疗技术和服务来回报他们,于是我和几个战友便‘下海’开了医院。”郑光亮说。

医院创立之初,来看病的人并不多,对郑光亮来说,尽力做好一个医生的本分工作是最重要的。一次次付出,收获患者一次次肯定,是他最渴望的。

梁女士患类风湿性关节炎多年,辗转到多家医院看病,病情一直没有好转。去年,梁女士来到光亮骨伤科医院,找郑光亮看病,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症状有所缓解。“她对我说,这么多年了,经常经过我们的医院,一直不敢进来。后来,实在没法子,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进来看病,如今再也不走了。患者的信任是对我最大的奖赏。”郑光亮说。

[谈医患关系]

当医生要和患者交朋友

“作为医生,能够为患者解除痛苦是我最大的快乐。”郑光亮平时总是笑眯眯的,患者难得见他蹙着眉头。郑光亮常说的一句话是,“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快乐的医生,同时更是一个让患者快乐的医生”。

郑光亮有个宗旨,就是要和患者交朋友,他说:“只有这样,才能拉近与患者的距离,才能对患者病情了如指掌、对症下药。”

记者从厦门光亮骨伤科医院的医护人员那里了解到,帮患者垫付医药费,对郑光亮来说是“家常便饭”。在晋江务工的郝女士,因为患腰椎间盘突出,吃了不少苦头,听朋友介绍来找郑光亮。郑光亮在了解郝女士病情的同时,也得知郝女士离婚了,一个人带着上大学的两个孩子,对她来说,医药费压力非常大。

“如果手头比较宽裕,能够支付医药费,你就把钱交了。没钱的话也不用太担心,只管安心在这儿把病先治好。”最终,郑光亮免了郝女士近万元医药费。

“看到患者因为病情有所缓解露出微笑,我也会开心起来。”郑光亮告诉记者,“因此,为了患者的微笑,无论是为他们治病,还是在其他方面帮助他们,我都将竭尽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