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耿福能:建议清理、取消对中药提取物的批准文号

来源: www.ssooee.com   发布者:搜医网 时间:2016年3月07日 11:51 浏览5次

新华网北京3月6日电(郑玮、袁泳、钟思思)医药产业,事关民生、牵动民心。医药产业的发展,必须建立在满足人民群众的健康需求基础之上。围绕这一领域的问题,新华网记者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四川好医生药业集团董事长耿福能。

新华网:我们经常会看到有百姓反映现在医药价格是偏高的,对此您怎么看?作为一名医药企业的经营者,您对于价格调整有何建议?

耿福能:我们来剖析一下这个问题,医和药其实应该分开来看,我们国家的医和药的价格并不算高,很多常规药物和医疗费用比一些发达国家要低。问题在于医保体系还不够完善,政府层面出的钱稍微少了些,商业保险、慈善行为并没有跟上。老百姓的负担相对重了,自然就感觉价格高了。

作为一名医药行业的人大代表、医药企业经营者,经市场调研,我发现近年来医药行业原料药垄断现象比较严重,这也是造成药品价格上涨的主要因素之一。垄断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部分原料药生产企业及经营企业,利用《药品管理法》及相关法规定“对实行批准文号管理的原料药,生产其制剂必须釆用有批准文号的原料药”,利用手中掌握的批准文号资源,釆取提高原料药价格,或不外卖原料(仅供自己生产),造成市场制剂药品价格虚高或老百姓无法买到这些救命药。二是部分不应按批准文号管理而发了批准文号的中药提取物。

对此,我的建议是:完善和落实《反垄断法》,制定《反暴利法》;立即清理及取消对中药(天然药物)提取物的批准文号;对部分原料药施行价格干预(如:政府定价)及量产任务;设置鼓励原料药注册准入制度。

新华网:这次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到要加快培养儿科医生,对此您怎么看?

耿福能:儿科医生要专门培养,不是所有医生都可以做儿科医生。成年人看病会讲述自己的感受,儿童则不能准确地表达出来。实施正确诊疗,对儿科医生的专业水平要求更高。此外,近些年医疗市场医患关系紧张,特别是我们都很心疼自己的小孩,一旦发生不好的事情,儿科医生首先遭殃,这就导致很多医生不愿意从事这一专业。

我建议国家应该在这方面有政策导向和倾斜,提高儿科医生的报酬待遇和社会待遇,鼓励年轻人喜欢医学、喜欢儿科、报考医科学院,这样人才就会慢慢回流到这个行业。

新华网:《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今年要完成1000万以上农村贫困人口脱贫任务。凉山州是四川省脱贫任务最重的地区之一,您作为凉山人,对于脱贫攻坚工作有什么看法?

耿福能: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大面积、大规模的贫困地区已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多元化的、分散的贫困对象。所以,现阶段的扶贫工作必须在总结过去扶贫模式与成效的基础上,针对贫困地区的实际情况,从以往的“授人以鱼”的扶贫方式向“授人以渔”的扶贫方式全面发展,实现贫困地区的可持续发展。

我认为当前的产业扶贫要有效地将产业扶贫与市场需求、当地实际情况相结合,政府应支持并鼓励企业参与产业扶贫项目,从政策、税收、融资成本等方面给予参与产业扶贫项目的企业实际支持。边远地区是中药种植的最佳环境,因为没有受到任何污染,所以我们在凉山开设了几个工厂,不仅为当地居民解决了部分就业问题,同时也使当地老百姓在原有种土豆、荞麦的基础上增加了好几倍的收益。我认为这样的案例是可以复制的,我们正在把这个模式推到越西,推到冕宁,推到云南。

未来的发展赢在资源上,解决连片贫困的问题也应该在资源分配上。拿凉山州来说,凉山是大山大水大资源,凉山的水电资源富集程度可以说是富甲天下,如果充分开发,可以带来百亿元的税收收入。所以我认为要以法律制度的形式,明确资源所在地的边远贫困地区原住居民,享有一定的资源开发收益权,确保资源所在原住居民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