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荷丰胸

警车私用车祸造成孕妇引产

来源: 未知   发布者:Eleven 时间:2012年7月02日 12:19 浏览4次

如果不是出现意外情况,赵玉荣已经当妈妈了。

遗憾的是,在一起交通事故发生后,孕妇赵玉荣到医院检查发现,腹中的宝宝为脑积水,她含泪做了引产手术。如今,赵玉荣正在为交通事故造成的赔偿问题四处奔走。

据了解,2009年10月27日8时许,申跃东驾驶蒙OD054警用小型客车,沿呼伦贝尔北路由北向南行驶至自治区交警总队门前时,与前方同方向骑电动自行车行驶的赵玉荣发生碰撞,致使赵玉荣受伤住院治疗。经呼和浩特市新城区交警大队认定,此次交通事故申跃东负主要责任,赵玉荣负次要责任。如今,事情已经过去4个多月,她跟申跃东之间的纠纷迟迟没有解决。

3月9日,赵玉荣求助本报,希望通过本报“免费帮您打官司”栏目得到法律援助。

赵玉荣今年29岁,是一家单位的临时工。她告诉记者:“当时我怀孕将近8个月,被警车撞倒后,我的左腹部顶在了车把上,肚子疼得厉害,我立即被送到了医院。”经解放军第二五三医院医生诊断:赵玉荣腹部外伤,胎儿脑积水。这一检查结果把赵玉荣彻底击晕了,“2009年10月12日,我到医院检查时胎儿还好好的,现在怎么成了脑积水?”她怀疑胎儿脑积水跟交通事故中受到撞击有关系。为了进一步诊断,她先后到其他几家医院进行了检查,结果均为胎儿脑积水。2009年11月9日,赵玉荣含泪做了引产手术,她住院9天,花去了3000多元医疗费。

“申跃东只是在事发当天跟给我出了近200元的检查费用,其余费用都是我自己出的。”赵玉荣说。

记者了解到,申跃东是呼和浩特第一监狱下设的内蒙古兴华机械制造厂的一名警察。3月9日,该厂负责人告诉记者,事发时,申跃东不是去执行公务,那辆警车是呼和浩特第一监狱干警接待站的车,交通事故跟单位没关系。在这位负责人的协调下,赵玉荣与申跃东约定3月10日上午见面协商解决此事。

当日上午,双方在新城区交警大队门口见面,陪同申跃东一同来解决此事的一名男子在得知记者的身份后,对记者说:“你别说话,就在这儿听着!”

双方在接下来的协商中发生了激烈争吵。据那名男子说,申跃东也想对赵玉荣进行赔偿,但必须是在合理的范围之内。要解决这起纠纷,必须撇开胎儿脑积水的事情。他们咨询过专家,胎儿脑积水不是一两天就能形成的,跟交通事故中受到的外力撞击没有什么关系。“她的电动自行车坏了,申跃东给他修,修不好可以赔一辆新的。她治疗外伤以及身体检查没花多少钱,之外再给她一定的精神补偿,几项共计赔偿赵玉荣3000元。现在赵玉荣产生的费用多数是做引产手术的费用,这跟交通事故没有关系,不应该由申跃东负担。前一段时间,赵玉荣跟申跃东要7万元赔偿,这明显是讹人。”申跃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事发时确实是开着警车去办私事了。

面对申跃东给出的3000元赔偿金额,赵玉荣表示不能接受。她要求与申跃东一同到新城区交警大队,由交警来计算赔偿金额,但申跃东不去。

赵玉荣称,申跃东认为胎儿脑积水跟交通事故没有关系,双方可以申请做司法鉴定。不过,现在既然是协商解决,双方就要有所诚意。她根据住院期间产生的各项费用,按照交通事故承担的主次责任计算后,再加上精神损失费,她要求申跃东赔偿9000元。对于这个赔偿金额,申跃东表示很离谱。见双方就赔偿金额争执不下,陪同申跃东一同来解决此事的另一名男子建议:弄几个纸团,写上3000元至9000元不等的金额,赵玉荣抓到的纸团上写的是多少钱,就赔偿她多少钱。这种方法遭到了赵玉荣的抗议。

经过进一步协商,赵玉荣把赔偿要求降到8000元,申跃东把赔偿金额涨到了4000元。但是,最终双方因意见分歧较大,未能答成赔偿协议。双方均向记者表示,最好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这起纠纷。

在此,本报将积极联系律师,为赵玉荣提供法律援助。(文/本报记者徐亚军)